活動名稱:Embrace the Pacific─與心共舞‧航向大洋:太平洋南島航海文化與藝術交流活動
上午─紀錄片《潮浪譜寫共鳴》與《我在這裡看見你》放映&導演映後座談
下午─斐濟航海文化 Setareki Ledua & 薩摩亞舞蹈文化 Tupe Lualua
時間:2013年6月5日(三)9:10~17:00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B1國際會議廳

由台北利氏學社成立的台灣太平洋研究學會(Taiwan Society for Pacific Studies)近年來積極推廣原住民族間的文化交流,本次(2013年6月5日)舉辦的「與心共舞、航向大洋」活動不僅邀請兩位分別來自斐濟的青年航海家Setareki Ledua和薩摩亞的舞蹈家Tupe Lualua來臺灣進行部落參訪,也安排了由學會邀請贊助拍攝的兩部紀錄片:《潮浪譜寫共鳴》和《我在這裡看見你》的放映和座談,可以看到學會期能增進一般大眾認識南島文化和太平洋島嶼社會的用心。綜合了映後張俐紫與陳潔瑤兩位導演的簡介,可知兩部影片在出發點上雖略有差異,其實不約而同地都運用了影像觀照不同族群間從陌生到理解,進而以自身經驗反思彼此相似與殊異的過程。鏡頭捕捉到的展演和話語看似充滿機遇,事實上正是為觀眾留住一幅幅自古亙今不間斷地在日常中發生的風景──異文化間更深層的交融與互動,可以同時透過有形的物與流轉的情感來呈現。

物不僅訴說著一個社會累積的技術資本,更重要的是其所承載的文化記憶。張俐紫導演提到《潮浪譜寫共鳴》的拍攝動機是為了要給年輕人看,而她所選擇的出發點正是物的歷史。跟著部落青年的步伐,鏡頭首先帶著觀眾拜訪南澳金洋、武塔與澳花等村的耆老,努力捕捉瀕臨失傳的技藝。視線隨著阿公緩緩舉起的拐杖而稍微拉遠,原來掛在簷下數個編工相當細緻的藤器就是身為村中最後一位匠人所努力守護的技藝/記憶。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正當負責帶路的孫子一邊為阿公介紹,一邊略為靦腆地描述著小時候跟在老人身旁學習的情景時,阿公再次引導鏡頭照向一個網目略顯疏鬆,卻顯得樸拙可愛的小藤帽;接著,答案揭曉,原來竟是孫子自己都已經遺忘的童年作品,而阿公細心保留至今!都市化驅動孩子長大後離鄉繼續求學、工作,而傳統的黃藤編織、泰雅織布不再是維持生計的必備技能。當村裡的長輩漸漸地更老了,體力和視力愈來愈難負荷精細的手工,該如何吸引新一代拾回這些技藝,並傳承其所蘊含的文化記憶呢?

緊接在這個發問之後,鏡頭突然將時序切換到這些部落青年參訪加拿大原住民部落和2012太平洋藝術節的剪輯,尤其特別聚焦在他們從認識新事物到與當地人接觸、溝通及交換經驗的過程。雖然導演並未在片中說明部落青年團前往海外的機緣,也未明確提及在藝術節裡特定擇選所羅門群島、薩摩亞和努埃(Niue)等國的片段與上一部份討論南澳泰雅傳統的連結關係,且青年團對於加拿大原住民將部落生活轉化為觀光資本背後涉及的政治認識也較為表面,但從一個觀眾的角度,似乎導演仍有意透過這兩項參與經驗暗示文化復振的可能路徑。

文化復振絕非僅限於原住民族群,不過對身為社會中少數的原住民而言,認識自己的文化並珍視原生社會世代相承的價值,對保存風俗免於受主流偏見的蝕殆尤其重要。就人類學的觀點來看,文化變遷既不是近代的產物,當然也非絕對負面的代名詞。人類學者一方面對於探問風俗的消逝很有興趣,另一方面,我們更好奇於理解特定活動以變形的方式融入傳統,甚至被社群認定為「新風俗」的行為。換句話說,文化變遷本就是日常生活裡的現在進行式。即使在一片文化再造和文化創意的口號聲中,能被提出來標記成「特色」的行為與價值,彷若都可以被當前的實踐者加以包裝成具有潛在商業利益的亮點,人類學依然傾向從變遷的角度觀察人們如何轉化、調整和詮釋。《我在這裡看見你》片中的第一部份即在這個層次上開啟了一扇窗──在棲包屋(Tjibaou)駐點的期間,當代藝術創作者以他們的身體與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印象互動。從木雕、版畫到大型的織品裝置藝術,他們不僅運用自原鄉習得的線條和圖騰來回應感知到的島嶼環境,在訪談中也不時提到那些短暫與當地人接觸的經驗與過往身為原住民在都市生活的歷練產生共鳴之處。正因如此,陳潔瑤導演在映後座談裡也強調了擇取以「後臺故事」的方式來突顯當臺灣原住民走出島嶼,走向更開闊的大洋時的思索與觀照。

 《我在這裡看見你》涉及幾項影響成果的現實因素。首先,根據導演在座談中的解說,由於從接受委託到執行拍攝的準備時間不長,加上實際前往當地拍攝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一個月,導演既不諳法語(新喀里多尼亞的官方語言),也受限於當地人的英語溝通能力,在訪談的後製方面特別費一番工夫。其次,因為語言的隔閡,導演採取了以「膚色認同」為基調,透過臺灣原住民當代藝術家反覆提到的,對「黑黑的朋友」的認識來呈現對自我和他者文化的認同,並貫串之後導演在首都努美亞地區的漫走見聞。這個手法似乎有意將重點置放在當地原住民的「樂活」,包括描繪家人間的情感連結、親族內的相互支持和個人的生命哲學,從而沖淡了新喀里多尼亞的殖民政權造成的貧富差距和社會矛盾等問題而無傷大雅。再者,棲包屋藝術中心最初的成立源於族群衝突的歷史,日後發展也與地方勢力的折衝協商緊密相關,不過片中的介紹較為簡略,而偏向強調該建築的美學設計,削弱了與臺灣原住民的藝術與政治相互比較的討論與批判力道。

IMG_7630

圖片說明:《我在這裡看見你》導演陳潔瑤(左)與《潮浪譜寫共鳴》導演張俐紫(右)

從影像到聲音,從實地訪攝到後製創作,紀錄片內蘊的豐富意涵提供導演和觀眾無窮的詮釋空間《潮浪譜寫共鳴》和《我在這裡看見你》兩部小品從南島的原鄉──臺灣啟程,探尋千百年來航海者所攜、所創、所思、所行的點點蹤跡,以原住民的關懷為本,向廣袤的太平洋島民敞開胸懷,帶給我們一次有趣的族群對話嘗試。

紀錄/評論:蔡馨儀(匹茲堡大學人類學系)
圖片:李孟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