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6/21)的午後,在台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與水源校區內,有一場充滿南島氣息的饗宴。赴宴的人有從南太平洋遠道而來的斐濟領航人Setareki Ledua、薩摩亞舞者Tupe Lualua、馬紹爾留學生Eseta Cama,還有台大的原住民學生,以及其他對南島文化有興趣者如筆者。這天的行程很簡單,然而,在這場饗宴裡,筆者卻發現大洋洲不再只是陽光、椰子樹、熱情的代名詞,卻成為每個人生活經驗中累積的點滴。

Setareki Ledua與Tupe Lualua此行受邀於臺大原住民族研究中心和臺大太平洋研究中心。Setareki從19歲開始在海上生活,學習傳統的航海知識,或許是受到海上生活的浸淫,Setareki給人的感受相當沉靜,彷彿隨時都在觀察周遭環境一般。聊及在台北的交通方式時,在台灣一個大字都不認識的他,居然能夠獨自搭乘計程車、捷運而不會迷路,不禁讓人佩服他在海上培養出辦識方向的能力。介紹到傳統航海技術時,Setareki清楚地表示他習得的航海知識與技術,並非出自斐濟傳統,在談話間,他也有意識地對大洋洲不同族群的差異做出區分。

Tupe雖然出生、成長於紐西蘭,但是從小受到家庭、教會的影響,對於薩摩亞的文化仍然熟悉。從小便生長在多元文化的環境,加上日後學習多樣族群舞蹈的經驗,使她能夠在不同文化之間連結與轉換,成為游走於傳統及現代的人,再加上多年舞臺經驗的累積,使我們在與她相處時,很自然地感受到她的大方與友善。Tupe的這種特質,令筆者想起在與紐西蘭毛利人的生活經驗,兩者相互對照之下,更逐漸明白「文化中介者」在當代原住民社會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文化中介者」就是像Tupe這樣,具備連結與轉換不同文化能力的人,這樣的人在原住民族爭取權益、與外人交涉時,扮演重要的角色。文化中介者一方面從小自家庭、家族與部落活動中,接受傳統文化的教育與浸淫,另一方面又在現代教育裡學習知識與學問。因此,他們能夠同時明白部落裡的狀況和價值觀,以及外在社會的溝通規則、價值觀,成為不同文化之間的連結者。這樣流暢處理內與外,過去與當代多種脈絡的處境,或許也可以提供有相似經歷的台灣原住民族青年來自大洋洲的一點參考。

從Setareki與Tupe身上,可以發現文化認同是流動的,卻又不是毫無定向。在大洋洲,所謂的「傳統文化」不侷限於某個國家裡的某群人,乃是指向泛太平洋的傳統文化,像是Setareki所學習的傳統航海技術,並非來自斐濟的傳統文化,而是東波里尼西亞區域;Tupe的舞蹈不只含有薩摩亞的元素,更融合毛利、庫克群島等舞蹈。他們可以清楚地告訴你,他們來自哪個國家、是哪裡人,但是滋養他們成為一位航海家或舞蹈家的文化養分,是泛太平洋的。

062113 photo

這場夏至的午後饗宴最後以歌舞畫下句點,由臺大的原住民學生們,帶著大家跳一首阿美族的樂舞。跳舞時,大家手拉著手圍成一圈,帶領的Tana與眾人一唱一和又一合。然而,這樣的歌舞對Setareki與Tupe一點也不陌生,在來到台大與我們交流之前,太平洋研究學會已經帶著他們到東部的原住民部落參訪與交流,Tupe還與我們分享她此行錄下布農族祈禱小米豐收歌的影片。臺灣的原住民與太平洋的島民順著太平洋的海水偶有往還,在學術領域裡,我們常以「南島人群」這個單位將二者串連在一塊,但是在這一天,當Setareki、Tupe與原住民學生們實際交流時,筆者發現這個單位所連結的文化認同、生活經驗與想像,遠超過一個名詞解釋可以陳述的範圍。

更多活動當天的影像紀實: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210911385728604.1073741828.195234397296303&type=1

撰稿:杜奕寧
攝影:童元昭

你的電子郵件將不會被公佈. * 為必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