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題:大洋洲的傳統政治與公共領域
時間:2013年6月28日(五)10:00~12:00
地點:國立台灣博物館  土銀展示館3樓簡報室
講者:日本國立民族學博物館館長須藤健一
(演講以日文進行,現場逐步口譯)

須藤健一館長以哈伯瑪斯「公共領域」的概念,來檢視大洋洲諸島在脫離歐美的殖民後所建立的現代國家,其傳統社會和政治與近代的「公民社會」、「民主政治」之間的對立和競逐。館長將大洋洲的傳統政治區分為三種:首長制、立憲君主制和分散的政治體制,分別以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得薩塔瓦爾島、波里尼西亞的東加和美拉尼西亞的索羅門群島為例,說明三種政治制度的特色,以及個別社會/國家如何因應全球化傳播影響的公民社會和民主政治的概念。接著,館長藉由大量的照片,說明各別社會/國家的歷史淵源、政治結構、生活景況、對外關係等面向。

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得薩塔瓦爾島是以母系相連結,女性負責農耕種植芋頭,土地亦是由女性繼承;男性則是負責捕魚、海龜,由首長在集會上分配食物。受美國議會制度的影響,密克羅尼西亞聯邦有州會議和「首長會議」,首長除了是政治領導人之外,也往往是資源管理者,多為居住在都市的菁英擔任。薩塔瓦爾人雖然因為人口增加及對高等教育的追求而逐漸移居海外,仍積極維護傳統,並透過傳統連結形成政治、經濟支援組織,來抵抗全球化。

位於波里尼西亞的東加王國在獨立後,制定憲法明定階級區分,也確立王權的正當性。東加的經濟模式為移民、匯款、接受援助(MIRAB),2008年的調查顯示該國移居海外人數超過在東加的人數。移居海外的東加人仍保有東加的習俗,教會在移居地扮演重要的角色,在信仰、傳統傳承或是經濟援助方面,協助處於移居社會邊緣的東加人生活與發展。1980年代後半,東加開始有民主化運動的風潮,以遊行、陳情等方式,表達對於國會議員席次分配不均以及體制新聞等的不滿。2000年後因為物價上漲、國家財政窮困等問題,出現公務員罷工、排華事件的事件,以及要求政治改革的聲音。

索羅門群島是分散的政治體制的例子,多民族組成的索羅門社會是「大人物社會(big man)」,族群分散而有自立的聚落,財富掌握人心、政治動盪;種族關係緊張造成不少民族紛爭。境內雖有豐富的資源,但漁業森林的開發以海外資本為主、中央政府獨佔利益,導致勞工、土地的問題,引發排斥運動。索羅門的社會組成使該國走向地方分權化和聯邦制國家,州社會認同逐漸萌生,政府也將權限移讓給州,亦發生馬萊塔島的獨立運動。

分析了三個政治情況不相同的大洋洲社會,館長指出大洋洲受殖民宗主國的影響而成立近代民族國家,在國家和國民之間又形成了「中間類別‧集團」,這些中間類別有居住都市的菁英、工會、政黨、市民運動、NGO、教會等等。雖然這些社會中出現看似可以形成「公共領域」的群體,但是都不是「透過討論以形成積極政治意志為目標、自動自發的結社」,而是有明顯的「國家下層組織或海外捐贈者主導」的特質。然而,這些群體多是出現一時,無法長久有效的交流意見,並未形成長久的「公共領域」。館長據此推論大洋洲社會尚未出現從私領域轉換到公領域的趨勢。

須藤館長演講後由中研院民族所副研究員郭佩宜擔任對談人,郭佩宜的回應主要針對須藤館長採用哈伯瑪斯「公共領域」的概念來看待大洋洲社會的民主發展是否合宜。哈伯瑪斯提出的概念有其歷史文化發展淵源,在歐洲社會政治的脈絡下,「理性個人」是參與政治和公共領域的基礎。然而,大洋洲的人觀是「關係中的個人」,受到親屬關係緊密的影響,難以清楚區分公私領域。郭佩宜舉了索羅門報紙Solomon Star以及論壇Malaita Ma’asina Forum為例,當地人透過批判性強的媒體和論壇,關注並批判政府和政治人物不當做為,亦形成一種「公共領域」。

館長回應在他的論文中有清楚討論哈伯瑪斯概念的適用性。雖然處於「中間類別」的菁英清楚認知到不能一味的追隨全球化的浪潮,外來的觀念必須和傳統結合,才能發展出適合原鄉的制度。但他認為大洋洲不太可能自發性的產生「市民社會」。此外,他認為媒體雖然可以整合公民的意見,但是例如Solomon Star的例子在其他地方並不顯見,部分島國的言論自由是受到箝制或是受政府操弄的。儘管如此,館長認為當代手機普及的情況,在未來或許可以成為邁向公共領域的作法。

演講結束前有兩個提問皆以博物館為主,一是詢問三個社會對博物館的概念對於當地政治傳統的影響,另一個是有越來越多原住民族的博物館及文化中心,館長對此現象的看法為何。館長指出若島國社會有博物館,不能只是展藏品,館員應與民眾互動和溝通;許多島國是由多族群組成,館長認為博物館的全球化如何與個別族群民族意識的發展相連結,比族群各自發展出自己的博物館適當。

IMG_7929

紀錄/攝影:李孟珊

你的電子郵件將不會被公佈. * 為必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