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題:部落地圖繪製與泰雅族遷徙
講者: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林益仁副教授
時間:2013年 6月21日(五)10:30~12:00
地點: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703會議室

對於繪製部落地圖的緣起,來自於講者十餘年前參與政府計畫,於北台灣山區設置「馬告(Maqaw)國家公園」。內政部進行環境評估時,以與原住民部落進行「區域共管」的概念,來委託學者調查探勘預定區內的泰雅族(或言泛泰雅爾語族,以下為行文方便採取該日與會人共識之泰雅族泛稱)的固有疆域、獵場。是以講者以研究者身分進入山間部落,探訪耆老,並借助現代地理資訊系統輔助,以期繪製出有疆域的地圖。

開始進入部落訪談調查時,在角板山的部落內,首先遇到的是村長對於研究者們「代表政府」的身分有了誤解,以族語廣播「政府派一群學者來調查土地狀況,將要把土地還給我們!」,喚來全村居民熱情地來到集會所。這是研究者首先面對到的認知落差,及現今國家體制中泰雅人「土地歸屬」似乎已成了問題。

由數個耆老憑記憶在數位輸出的大地圖上指出過去舊居地,泰雅人過去幾世紀以來遷徙的足跡逐漸地浮現;而搭配以田野調查訪談中,聆聽長老們吟唱古調,作為口述歷史的紀錄,也發現了在區域上的一些特性:

  1. 泰雅人不斷地在遷移;
  2. 遷徙定居的路線,大致上由中央山脈中部向北,主要沿著三條河,分為三大群;
  3. 前述群體間的我群認知,隨著沿不同河流分散分居,也逐漸地分化。

#以「流域」為範圍

遷移過程當中,開始分離的各個群體,對於疆域的概念是以流域為本,因為遷移的過程是沿著河流。又因不斷再遷移,是以要達到原本營建署希望劃分出的「固有疆域界線」幾無可能。因為界線不斷地在變動著。講者感慨,為了調查了解,首先需要的是以原住民族自己的語言來記錄,以求真確;再者,泰雅人的空間與地域概念,與現今社會以經緯度明確分別不同。

#文化保存

講者於此案之後持續與泰雅人接觸,一方面在大學當中以「生態環境學課程」,結合司馬庫斯部落耆老吟唱敘述來介紹原民與環境關係,讓修習的學生能更了解原住民文化;另一方面也鼓勵司馬庫斯部落的青年進入學院,以自身泰雅文化、自己部落為題來研究與保存文化。

#衝突的解決

逐漸遷徙的過程中,若遇到其他泰雅人,決定的方式為求告祖靈 gaga;靈意的彰顯在過去常以兩方何者先獵得人頭為定。有了決定之後便繼續分別發展。

#口述歷史

沒有文字的泰雅人大部分的歷史保存於古老曲調中。敘說著這一代的某人由何處因某原因去了某地,從這口述歷史的累積,可以得知:

  1. 「起源地」於今南投縣仁愛鄉一帶;
  2. 開始遷徙時,是各戶各有人遷出,並非如平地漢人遷離聚落的模式─某幾戶留下、某幾戶遷出。以今日觀點視之,有優生的考量;
  3. 後來分出的三分群,各自的歌謠都約莫上推至14~15代,也就是四、五佰年左右的時間;
  4. 古調的源頭皆為由石頭迸出的創生故事。基於前述,或許有真實的歷史意涵─亦即這三大分群都是由伍佰年前起源開始;
    (講者補充:為何是伍佰年值得探討。因為那時期恰為地理大發現的航海時代,即西人荷蘭人來到台島的時間。)
  5. 沿主流域 (Llyung) 分布為大範圍分界,領域以流域水系整體為概念;
    (講者補充,在今日地理水文的「集水區」概念。)
  6. 沿水系分布順流而下的文化意涵:
    i. 不忘源頭,不忘本。泰雅本同源一家。
    ii. 雖然泰雅分散,但仍互相合作。
    iii.要彼此分享,不獨佔資源。

結語:泰雅人不斷遷徙、沿著河流遷徙,以流域集水區為領域概念,直到日本政府刻意想辦法讓他們定著不遷移。而遷移過程中,領域是「擴張」,並非放棄原居地的使用權。因此,所謂「傳統領域」是流動變遷的。這也使得繪製營建署原來預想如漢人社會的地界圖,更是難以達成。

撰稿:楊伯威

你的電子郵件將不會被公佈. * 為必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