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台北電影節入圍紀錄片《排灣人撒古流:十五年後》

排灣人撒古流:十五年後

影片簡介

        一部好的劇本,必須包含「情理之內、意料之外」的特質,故事才會吸引人。紀錄片吸引人之處,在於它無論是對於導演、演員或是觀眾,絕對是「情理之內、意料之外」。

        《排灣人撒古流:十五年後》這部紀錄片描述一位熱愛故鄉、傳統文化的排灣人撒古流,他是一位原住民運動者,也是一位藝術家。他有一個藝術工作坊,以自己的 雙手、雙腳製作出一件又一件藝術作品,陳述他心中對排灣人、原住民的情感與期望。然而,在這部紀錄片中,導演陳若菲抓住了一個轉折點:莫拉克風災重創了屏 東縣原住民的居住地,包含撒古流的家鄉大社村。天災,往往被人視為意外,不可避免亦無力轉圜。然而,天災的發生其實透露出許多值得留意的訊息,其中之一是 社會脆弱性(social vulnerability)[1]。 莫拉克風災揭露了台灣既有的社會結構中,造成原住民處境艱困的諸多因素:城鄉差距、社會資源分配不均、原住民教育與認同、土地與傳統領域、部落間的合作與 緊張關係等等。上述總總,皆不是任何個人能夠對抗、解決的問題。即便如此,撒古流還是基於對大自然、對族人的情感,在莫拉克風災後,帶著他構思許久的部落 教室重建村的模型,回到族人身邊,與大社村民們一起規劃遷村、重建等事宜。

        然而,即便這一切看似是如此的「合乎情理」,事情的發展卻冒出許多意外。面對部落內、部落間,以及部落外不同群體之間的張力與拉扯,撒古流最終選擇放棄重建委員會主席的位置,回到他的藝術工作室,以另外一種方式,持續表述他對故土、故人的關懷。

議題探討

        本片藉由撒古流這個人,在災後重建的過程中所遭遇的種種,突顯原住民文化在時代中的變遷與困境。撒古流就好像一顆石子,被放置在湍急的溪水中,在漢人與原 住民的身分之間,在族群認同的狹縫中,找到接力賽中屬於自己群體的跑道,接下棒子繼續跑。它或抵抗,或磨蝕,仍舊只是這洶湧潮水中的一顆石子。在這個故事 裡,我們不僅看見撒古流這個人,更彷彿看見台灣原住民群體的縮影。即便撒古流很努力地活出自己的信念與精神,在災後重建過程中,他仍然面臨重重考驗,特別 是如何傳承排灣人的精神與文化,他的理想與抱負,在這片洪流中還是在抵抗與磨蝕中,無法看見明確的未來。

        除了這個主題之外,本片還可延伸出許多值得更深入探究的議題,以下特別列出三點:

一、災難臨時安置的問題
        當大社村的居民被安置在臨時安置中心(活動中心)時,每個人的居住空間是相對 沒有隱私的。影片中由上往下拍攝的角度,更加突顯出居民們想以紙箱堆砌出私密空間的心理。然而,居民離開活動中心,被安置到靠近城市的地區(營區宿舍) 時,卻又面臨人際關係疏遠的問題,特別是年輕一輩的人對長輩的態度,不再像過去住在部落時那樣尊重且關係緊密。對於災後重建的期待,有的人只想擁有一個屬 於自己的房間,也有人希望回到部落生活的團體感。
        災難的發生,讓我們看見人對於隱私的需求並非一成不變,隨著不同階段的災後重建,每個人對於個人安全感的 認知程度也同樣發生改變。

二、部落既有的階級結構因素
        撒古流在大社村推動災後重建的過程中,面臨到一個極大的困難,就是排灣社會中既有的階層結構。排灣社會在分類上,偏向階層社會,有頭目階層與平民階層之 分。撒古流的重建與部落教室等計畫,獲得比較多平民的支持,部分頭目基於不同的考量,並不支持他的計畫。這使得他花了許多心力在回覆其他村人對他的質疑, 在部落內進行溝通與協商。
        這讓我們看見,在部落內要形成集體共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沒有任何一個領導者可以說了就算,如果想讓在地的力量自己動員起來,則需要更多時間來了解地方的社會結構,找出凝聚在地集體共識的關鍵。

三、部落間的歷史情結
         當大社村民決定遷入瑪家農場時,瑪家村的頭目和村民對於他們沒有被事先知會,以及大社村民直接使用「向祖先借土地」的儀式,感到不被尊重。這一點,也是撒古 流推動重建時遇到的瓶頸。在現代國家體系建立之前,排灣族人便分居在目前屏東縣和台東縣境內,他們各自形成不同的聚落,彼此之間時而結盟,時而戰鬥,各社 之間獨立自主,各自管理,甚至各自有不同的神話歷史來源。這些部落間的歷史情結,仍舊在現代國家劃分出明確的行政區域界線後,影響到他們的社會互動。
         即便同樣是排灣人,也會因為來自不同的村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文化背景。面臨災後重建、土地問題等如此敏感的議題時,反而突顯出原住民群體內部的異質性。

映後座談側寫

        在映後座談會上,撒古流以河流中的青苔、小魚小蝦做比喻,青苔是滋養河流生命的養分,如同台灣這塊土地是孕育人們的養分。他以詩意、故事性的語言來表達他對土地、原鄉、母文化的熱愛,熱切之情溢於言表。

        觀眾提問時有問到,他在部落歷經種種衝突和不信任等問題,他是懷抱怎樣的信念繼續完成他的志業?撒古流表示,樓梯很高,他一直在往上爬,遇到挫敗只是要提 醒自己暫時休息一下,不是放棄,之後會再繼續。在代代傳承的脈絡中,他不能缺席。這也巧妙的回應了製作團隊對記錄片所下的英文標題 The Conditions of Love,在眾多艱困情境和取捨之下,撒古流仍保有對排灣文化和原鄉的熱愛。
(完整的映後座談文字記錄請參見台北電影節座談記錄

Sakuliu

 

       《排灣人撒古流:十五年後》這部紀錄片,記錄的不只是撒古流這個排灣人,更記錄了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發生的歷史,記錄著生命中存在的各種「情理之內,意料之外」。製作團隊也用心的經營《排灣人撒古流:十五年後》 Facebook 粉絲頁,分享更多製作團隊所記錄下來的撒古流生命故事和排灣文化介紹。邀請您欣賞這部紀錄片,看看撒古流這個人的十五年前與十五年後,或許您會在他身上看見似曾相似,又或許您會看見許多意想不到的事。

        此外,位於台大圖書館地下室的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在七月的週末電影院,週末的下午兩點開始播放《排灣人撒古流》,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前往觀賞。

 

圖片來源:《排灣人撒古流:十五年後》 Facebook 粉絲頁
撰稿人:杜奕寧、李孟珊
攝影:李孟珊


[1] 參考Introduction: Why Anthropologists Should Study Disasters一文,收錄在 Catastrophe and Culture: The Anthropology of Disaster 一書中。

你的電子郵件將不會被公佈. * 為必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