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斐濟媒體現況和iTaukei語使用的挑戰
陳睿哲[1]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2015年七月的統計斐濟人口約為九十一萬人,其人口組成由當地原住民(iTaukei) 56.8%、印度裔37.5%、羅圖馬1.2%,及其他4.5%(包括華人、歐洲人及大平洋島民),官方語言為英語、斐濟語(iTaukei)以及印度語 (Hindi)。

斐濟的平面媒體相當活躍,早在19世紀後期就有報紙的出現,斐濟時報(Fiji Times)在1869年九月四日在斐濟舊首都Levuka,由美國Rupert Murdoch公司的澳洲分部全資擁有,並開始提供英文服務。

隨後1874年英國吞併斐濟,成立斐濟殖民地,將首都遷往蘇瓦(Suva),斐濟時報也將總部遷往首都蘇瓦,現今發行量為每日43,000份。現存最老的 斐濟時報印刷頁紙本為1889年11月1日的報紙,典藏於南太平洋大學(University of the South Pacific)斐濟校區圖書館。

1889.1.1的斐濟時報,上面刊登許多廣 告,甚至還有紐西蘭與澳洲的商業宣傳。

1889.1.1的斐濟時報,上面刊登許多廣告,甚至還有紐西蘭與澳洲的商業宣傳。

斐濟時報在1935年五月十一日成立支部,發行印度語報刊 Shanti Dut,意思是「和平的訊息」,是現在斐濟印度社群中最有影響力的報紙,今年歡慶發刊第八十週年[2]。

同樣提供英語服務的斐濟太陽报(Fiji Sun)由澳洲媒體人Russell Hunter於1999年9月投入服務。然而斐濟於2006年再次發生第四次軍事政變,也讓政府對媒體的管制趨於嚴格,包括報紙、電視、和廣播電台等媒體全遭軍方監控。

除了不準媒體報導任何與前總理萊塞尼亞・恩加拉塞(Laisenia Qarase)相關的新聞,並要求電視節目,全面停播以字卡代替。這個狀況一直持續,斐濟政府也像外資設立的媒體開刀,斐濟太陽報創辦人在2008年被斐 濟國防部長以「危及國家安全」的理由遭到驅逐,並由政府接管至今,而該報發行量是與斐濟時報相當,也是斐濟現今第二大的報紙。2009年,斐濟政府開始發 行官方報紙「新黎明報」(New Dawn),採雙週刊的模式,目的是希望幫助民眾了解政府施政及開發計畫。

斐濟其他的出版品包括以華文為主的斐濟日報及斐濟華聲報,內容為報導斐濟華人及中國訊息,網路媒體有Fiji Live、Fiji Village。主要雜誌有Islands Business Magazine在太平洋島國發行量约1萬册。[3]

Lialiaci季刊,除了介紹政府對iTaukei語研究的近況,也會介紹南島民族的資訊,圖中為介紹台灣原住民族。

Lialiaci季刊,除了介紹政府對iTaukei語研究的近況,也會介紹南島民族的資訊,圖中為介紹台灣原住民族。

但使用原住民語言「iTaukei」的紙本媒體,相比英文、印度文和華文媒體來說卻是絕對少數,USP副教授Paul Geraghty就指出使用斐濟原住民語的報紙市佔僅不到5% [4]。斐濟時報週報Nai Lalakai,是至今最具代表性的斐濟與報紙,從1962年開始服務,並在2012年三月Nai Lalakai慶祝出刊五十年,正式開始提供線上閱讀的服務。[5]

斐濟政府也透過原住民族文化與語言研究中心(iTaukei Institute of Language & Culture),在2013年斐濟新憲法保障原住民族語言的政策下發行「Lialiaci季刊」,Lialiaci是斐濟語「深刻反思(reflect deeply)」,主要介紹原住民族法規以及南島語族的情況。[6]

 

Fiji One FBC TV Mai TV
Free to air
Language Hindi/ iTaukei/ English English
Broadcast area Nationally
Funds Pvt (By Gov) Pvt (By Gov)Japan Aid Pvt
News Production Local Local TVNZ / Al Jazeera / Australia Network

而在電子媒體部分,斐濟最大的媒體集團斐濟廣播有限公司(Fiji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Limited),成立於1985年為全國性廣播網,斐濟語、印度語和英語各2個電台,營運方式是私人公司,但背後的金援來自政府,相關新聞節目為當地自 製。

斐濟電視台(Fiji TV),由紐西蘭電視公司、斐濟開發銀行於1994年成立,播放3个頻道節目,2005年設立太平洋島國付費天空衛星電視(SKY),同時該集團下設巴布 亞新幾內亞媒體公私和所羅門群島媒體公司,播送相關節目。營運方式是私人公司相關資金來自政府與國際援助款(Aid),是斐濟國營公司,新聞節目也為斐濟 當地自製,並播送斐濟語、印度語和英語,該公司使用執照經政府核准,將延長到2027年。

Mai TV也是斐濟全國免費收視的一環,主要以英文為主要的播送語言,但節目內容多來自紐西蘭電視台(TVNZ)、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及澳洲Australia Network。

斐濟在全國共有13個AM電台40個FM電台但並無短波電台,在廣播網的建置以斐濟廣播有限公司為最大,擁有兩個公共電台及四個商用頻道[7] ,旗下Radio Fiji One和Bula FM提供斐濟語的服務,Gold FM和2Day FM提供斐濟語和英語的雙語服務,該公司其餘頻道提供英語及印度語服務。同樣受到當地斐濟人喜歡的Viti FM,也是提供斐濟語,並由商業公司成立。

斐濟至今共發生四次政變後,終於在2014年9月17日舉行大選,巴依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總理領導之斐濟第一黨Fiji First(FFP)囊括59.2%的選票贏得國會50個席次中之32席,成為國會最大黨。巴依尼馬拉馬總理並於同年9月22日宣誓就職组閣,並兼理原住 民族事務部(Ministry of iTaukei Affairs)及糖業部長。

由於斐濟政局並不穩定,並均由軍事強人主導,政府曾多次驅逐外籍報紙發行人或總編輯,2009年4月依據緊急命令直接要求事先審查刊登內容。根據美國自由之家的調查,斐濟屬於部分言論自由的國家,在言論自由拿到56分過半的分數(滿分一百,分數越高代表言論越不自由)。

其原因為政府多次監禁記者,及監控媒體得內容,雖然這個情況在2012年獲得政府通過影視修訂法令改善,但儘管媒體的官方審查結束,政府卻繼續監測網絡使 用者,特別是要控制批評政府的部落格如:Coupfourpointfive、Fijileaks、和Fiji Today。也有證據指出,政府監控私人郵件及電子訊息。

斐濟在近幾年網路使用者的比例提高,來到全國人民的36.7%,而手機平均擁有率也達到每百人97隻的數量,隨著4G網路和無線上網(Wi-Fi)的普及,讓媒體的使用習慣和資訊的流通方式由傳統的報紙電視,開始流動到透過網路媒體接收訊息。

Fiji Taiwan
PRESS STATUS Partly Free Free
PRESS FREEDOM SCORE
(0 = BEST, 100 = WORST)
54 27
LEGAL ENVIRONMENT
(0 = BEST, 30 = WORST)
18 9
POLITICAL ENVIRONMENT
(0 = BEST, 40 = WORST)
24 10
ECONOMIC ENVIRONMENT
(0 = BEST, 30 = WORST)
12 8

斐濟政府也透過斐濟原住民族事務部下設的原住民族文化與語言研究中心(iTaukei Institute of Language & Culture)復振iTaukei語言的使用,該中心研究指出斐濟原住民主要媒介是廣播,透過每週半小時的廣播節目在Fiji One上播送,在30分鐘的節目向觀眾進行斐濟人傳統曆法、歷史事件、風俗、自然歷史、草藥、工藝品、傳說和斐濟語言的展示。

該中心也透過紀錄片的拍攝,製作出斐濟第一部以首領去世祭儀為主的紀錄片,全片以非常嚴肅方式,並尊重喪葬程序和符合iTaukei相關儀式的拍攝準則,讓更多民眾可以了解iTaukei的文化 [8]。

在新聞及媒體內容的產製上,南太平洋大學(USP)法律與藝術學院,也設立新聞學程,包括短期一年、兩年及三年學位的訓練課程,特別著重於學生產製太平洋新聞和關注區域與全球媒體。

課程計劃涵蓋的專業新聞寫作、採訪技巧、研究法以及和廣播、平面、電視和網路新聞產製等現代的新聞技術。學生也必須選擇主要課程,包含經濟學、教育學、心 理學、社會學、地理、歷史、政治、文學、語言、太平洋語言研究等,讓記者可以專精自己的專業,也有了解世界的知識。根據USP的統計,新聞學程已有100 名畢業生在世界10個不同地區和國家30媒體組織工作,許多畢業生已成為斐濟和南太平洋具有影響力的記者。

台灣與斐濟原住民人口都在五十多萬人左右,但最基本的差異是斐濟原住民族為全國人口的多數,超過百分之56且為單一族群,語言使用上相對單純主要以Bau 省為通用語及14種方言。而台灣原住民族為全國人口的2.54%,原民會官方承認族群為十六族,語言使用上共有42種方言。

原住民族為一個沒有文字的族群,唯有透過文化的展現,現代傳播科技的使用,來大量傳遞文化內容並記錄正在流逝的文化,原住民族電視台使用的族語語言、文化內容、節目製作、新聞議題等正是傳遞文化及歷史最好的媒介。

台灣原住民媒體實踐的進展始於1994年,公共電視舉辦原住民電視人才培訓,並在公視開播時,由原住民主導製作【原住民新聞雜誌】和【部落面對面】論壇節 目。 [9]中華民國政府在同年由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現已改制為文化部)所舉辦的「原住民文化會議」,由時任總統的李登輝在致詞中首次以國家元首的身份在正式場合 中使用「原住民」,同年中華民國憲法修改,「原住民」正式取代「山胞」。而在之後於1997年通過「原住民族教育法」,其條文明定「編列預算成立原住民專 屬頻道」,原住民族的傳播權確立就此開始,然而原住民族電視台卻一直到2005年才開播。

台灣原住民族電視台雖為亞洲第一個開播的原住民族電視台,但其地位及角色卻時常受到質疑,而因為受限於政府採購法的規範,原民台就如客家電視台並不具備一 般電視台的具體組織、規模及設備,由「原住民電視之節目製播勞務購案」為方式設置,經依《政府採購法》辦理,2005年至2006年底,原民台由台視、東 森得標辦理。並在2007年度起,交由公共電視基金會辦理,並在2014年移轉至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經營之今。

前東華大學原住民族學院教師現任文化大學傳播系副教授林福岳就提出原住民族媒體的意義在於(1)實踐原住民族傳播的主體性,表達原住民觀點以及掌有主控 權;(2)建構自我的論述,以表達意見、傳遞文化、建構認同;(3)原住民族媒體應是建構原住民族傳播網絡以及促進族群發展之工具[10]。

在長期被殖民的台灣原住民族,即使在多次原住民運動後十多年的現在,原住民族在使用及接受傳播媒介一直都有相當的限制,而原視的成立本來應為原住民族傳播權最佳的體現,但因為政治、經濟等因素至今還是搖擺不定,也無法改變台灣原住民族在媒體中所被扭曲的形象。

筆者更認為原住民族媒體更要對抗及更正主流意識型態,其族群媒體的公共價值並非止於接近權和使用權,而是在免於被刻板印象化的自由。這是台灣原民台長面臨的挑戰,究竟是「族群性」優先還是「公共性」優先。

斐濟原住民所面臨困境的是需要以iTaukei和太平洋島民觀點與語言所製作的節目,斐濟原住民在平面媒體已經有超過50年的經驗,這是台灣原住民族望塵 莫及,但在電子媒體詮釋權上卻還是比較缺乏的,根據筆者與寄宿家庭的訪談發現,斐濟大多數的電視台節目內容都來自鄰近的紐西蘭及澳洲,再加上政府對於媒體 的言論限制,導致媒體的內容單一化,而且具有濃厚的國家觀點,反而iTaukei觀點或是iTaukei文化的節目卻是少數。

就如同USP設立新聞學程來培育相關原住民傳播人才,而台灣政府在2001年東華大學設立原住民民族學院,其中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更是台灣第一個以原住民 族語言文化為主體的系所,該系所的學生在畢業後多投入原住民族紀錄片、新聞、語言調查等領域。筆者建議兩校應該簽署交換學生和訪問學者的協議,促成師生之 間的交流,也可以將太平洋島國關注的議題帶回台灣。

在Web 2.0興起後,給予另類媒體一個新的機會,另類媒體的發行量可能不及主流媒體,但在對於社群媒介的經營上卻是勝出。像是筆者發現斐濟普遍民眾關注太平洋島 民的生活及權力,像是印尼西巴布亞省獨立的問題,這些斐濟主流媒體的報導就相當少數,多數的資訊民眾都必須透過境外媒體或是網路媒體才可以得知。這跟台灣 原住民在爭取的媒體所有權、參與權和內容權,對抗及更正主流意識型態,有明顯的差異。

台灣原民台在2008年加入世界原住民族廣電聯盟(World Indigenous Television Broadcasters Network, WITBN),透過節目、新聞交換讓觀眾可以透過各國原住民族的視角去觀察世界和文化觀點,其16個會員電視台包括紐西蘭毛利電視台、澳洲全國原住民電視 台(NITV)、加拿大的原住民族電視台(APTN)、挪威的薩米廣播電台(NRK SápmiRadio)、蘇格蘭的BBC ALBA、愛爾蘭的TG4、威爾斯的S4C、南非廣播公司(South Afric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SABC)、美國的First Nations Experience(FNX)、夏威夷的Oiwi TV和Pacific Islanders in Communications(PIC)、瑞典的SVT Sápmi、芬蘭的YLE Sápmi、泰國公共電視(Thai PBS),以及台灣的公共電視與客家電視台。但很可惜的是,斐濟和南太平洋島國電視台卻沒有加入WITBC的運作,這可能也會讓島國原住民族關注的議題, 難以進入國際原住民族媒體的討論。

而台灣與紐西蘭於2013年簽署「臺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與紐西蘭經濟合作協定」,該協定就有原住民族的專章和電視電影共同合作的協定。斐濟的原住民媒體是 否可以循WITBC模式,加入國際媒體合作網路或許是一種出路,而台灣原住民媒體是否可以給予政府壓力和遊說,促成台斐之間的原住民族專章和媒體合作協 定,這也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方向。

台灣與斐濟原住民族除羅馬拼音外是沒有文字紀錄的族群,唯有透過文化的展現,現代傳播科技的使用,來大量傳遞文化內容並記錄正在流逝的文化,電視臺和廣播使用的族語語言、文化內容、節目製作、新聞議題等正是傳遞文化及歷史最好的媒介。

台灣原民台在今年邁入十年,但仍然無法解決各方言都有播映時段的困境,這也跟斐濟大多以Bau省方言的狀況類似,如何讓不同方言有機會可以在媒體上面使用,是現在兩國媒體現今最急迫必須面對的課題。

 

[1]國立台灣大學新聞學研究所碩士班,南投縣仁愛鄉發祥村泰雅族人,族名Nagao Kunaw。
[2]Shanti Dut celebrates 80th birthday:http://fijione.tv/shanti-dut-celebrates-80th-birthday/
[3]斐濟國情簡介,中華民國外交部:http://www.roc-taiwan.org/FJ/ct.asp?xItem=102138&CtNode=6960&mp=601&xp1=601
[4]FIJI: More iTaukei dailies needed, says linguist http://www.pmc.aut.ac.nz/pacific-media-watch/fiji-more-itaukei-dailies-needed-says-linguist-8091
[5]Nai Lalakai Online background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s5ETTjSgd4gJ:nailalakai.fijitimes.com/Story%3Fid%3D308086+&cd=7&hl=zh-TW&ct=clnk&gl=th
[6]Ministry of itaukei Affairs  – Lialiaci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898626730175090&id=794777863893311
[7]斐濟國情報告,美國中央情報局: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geos/fj.html
[8]iTaukei Institute of Language & Culture:http://www.fijianaffairs.gov.fj/IILC.htmlz0
[9]公共電視與台灣原住民 http://web.pts.org.tw/php/news/abori/exh/docu_1.htm
[10]《原住民族知識體系中傳播研究的可能脈絡》。台灣原住民研究論叢第五期。(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