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舞蹈夢
姑牧瓦歷斯
前往國家:法屬波里尼西亞群島-大溪地

一、    前言

為何我的熱忱在學習大溪地舞蹈?

從2009年開始在台灣推廣大溪地舞蹈到現在,已有6年時間。一次一次的出國進修、看表演、參加研習營、專業舞團練舞、到站上比賽舞台與國際上的舞者競爭切磋。每次的經驗與成果一個能量持續著我在台灣推廣大溪地舞蹈。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這麼喜歡跳舞? 為什麼是跳大溪地舞? 其實,我從沒有預設我要當什麼舞蹈的舞者?我甚至不曉得我會成為職業舞蹈老師與舞者。我其實很訝異我人生中可以很認真的學一項「才藝」。並且持續學習不間段有10年之久。按照我對其他課程與物品的喜好都不會超過兩年。大溪地舞蹈是一個媒介可以讓我遇到很棒的老師、很棒的學生、很棒的同好跟著我一起成長、互相扶持。大溪地舞蹈讓我抒發我生活上的不愉快、但也更綻放我跳舞的喜悅。路途上遇到好多困難,不過為了繼續往這條道路上走,我學習如何調整與進步。大溪地舞蹈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曾經在班上害羞、無法在同學面前很有自信的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現在,我可以在600人、1000人面前跳舞、介紹大溪地、介紹大溪地舞蹈、介紹南島文化。在追夢的過程中,我努力成長,而這也是原因讓我更愛大溪地舞。

台灣原住民與大溪地人

我是台灣原住民,遇到同是南島民族的大溪地特別的親切。有時會反過來思考自己的文化是否可以像他們一樣推廣。不過,很多時候兩個族群歷史不一樣、有不同的殖民影響、有不同的地理環境、不同對外來族群文化衝擊的經驗,造就出來不一樣的文化與觀念。

與大溪地面臨相同的問題就是文化流失的太快。受到主流文化的影響,原住民族群的文化被邊緣化不被重視。下一代繼續傳承祖先的文化。這次我除了吸取舞蹈知識外, 我還希望了解從大溪地舞蹈來看,大溪地人如何試著解決這樣的狀況?

介紹大溪地舞蹈的歷史

18世紀大溪地人與西方人開始接觸,慢慢的西方國家來到南島地區宣揚基督教。慢慢許多大溪地貴族和人民因為想成為或是被迫成為文明人而接受成為基督徒。在1819年傳教士禁止大溪地人跳舞、刺青或是帶著花飾與花環到教會。一直到1842年,傳教士開始允許大溪地人在特定的場合跳舞。1959年Madeleine Moua,一位舞蹈老師與大溪地貴族合作決定復興大溪地舞蹈。一開始大溪地女舞者在公開場合跳舞, 在那封閉與壓抑的年代, 是一件很困難的一件事情。民眾有時會看不慣的。不過因為 Madeleine Moua 致力的推廣, 民眾開始覺得跳舞其實也不是很罪惡的一件事情。

這裡很有趣, 因為大溪地舞蹈本來就是大溪地人的文化,但傳教士的禁止,大溪地人被教導認為跳舞是一件很罪惡的事情。所以當復興人士開始在公眾場合跳舞的時候, 大溪地人一開始不是很贊同,覺得跳舞是一件很不文明的舉動。)

Madeleine Moua 老師厲害的一點是他把舞蹈、手勢動作、服裝、歌曲、歌詞、音樂完美的配合在一起,讓人們覺得有趣、美麗與愉悅的。十年後,Madeleine Moua 的學生們開始創立自己的舞團,招生自己的學生。

20世紀開始,大溪地正推廣大溪地觀光。許多舞團被邀請到當地飯店和郵輪上演出,甚至被邀請到其他國家演出。因為Madeleine Moua 致力推廣舞蹈,讓舞蹈的展現方式讓民眾較為接受甚至願意推廣。因此,全世界最大的舞蹈比賽 Heiva I Tahiti 因此誕生。吸引各島嶼、甚至別的國家的舞者/舞團到大溪地當地參與盛會。

70年代開始,有名氣的舞團受到邀請到外國授課並開設舞蹈學院。培養許多外國舞者與舞團。現在在世界各地約有600,000大溪地舞者。並且持續的增加中。

現在的大溪地舞環境

法屬波里尼西亞藝術學院就在大溪地本島,是政府設立的。裡頭有各式各樣的樂器以及音樂課程,四年學習,必須通過考試才可以拿到政府藝術學院的畢業證書。其中大溪地舞蹈也包含在裡頭。拿到畢業證書後就可以教授大溪地舞蹈。

不過這樣的政策卻引來大溪地舞團的不滿,甚至結合起來成立舞蹈聯盟協會來抗議政府對於大溪地舞蹈的做法。大溪地各舞團的舞蹈風格鮮明,每個舞團都確定他們的資源以及經驗來自於祖先與自己的舞蹈老師是正統的。政府一旦選擇了少部分的資源(老師) 來做為大溪地舞蹈的指標。想成為老師的人必須擁有藝術學院的畢業證書以及學習藝術學院裡的風格舞蹈。各舞團深怕政府的對舞蹈的政策否定了他們在舞蹈界的努力與付出, 所以團結起來抗議政府與藝術學院。

二、    實際執行情形:

我這次來大溪地除了回到去年一起參加Heiva I Tahiti (大溪地舞蹈大賽)的舞團 Tamariki Poerani 受訓外, 我還到了Hitireva舞團和Tahiti Ora舞團上了課程, 觀察老師們怎麼教授課程,有著什麼樣的風格? 今年來的時間是10月份, 剛好碰上Hura Tapairu 與 Ori Tahiti Nui international solo competition 兩場盛大的比賽。Hura Tapairu 是當地的比賽, 讓當地的舞團參與,人數需在20人以內。Ori Tahiti Nui 比賽就國際賽,除了獨舞比賽之外還有5人一組的慢舞(Aparima) 比賽。這次我參加了Ori Tahiti Nui International solo Competition的獨舞比賽。晉級到了第二輪就被刷下來。但心情不差,因為能與各國心目中的偶像舞者們一起站在台上競賽,我心已深感榮幸。知道自己可以進步的地方,我非常高興能夠參與盛會。我一定會繼續努力。

除了連續看比賽之外,這次我也到了藝術學院參加了課程。每年藝術學院辦兩次為期一星期的研習營。此研習營是專門給外國學生參與,研習營總共有六級。不管舞者的舞齡,都是要從第一級開始上課與考試。考試過了才可以繼續下一級的課程與考試。完成每一級都會有一個證書。但此證書不是畢業證書。每年吸引很多國外舞者到大溪地上課拿證照。課程裡我們不只學習舞蹈,還學習了打鼓課程以及大溪地優克麗麗。

(一)10月29日~12月29日-舞蹈訓練

地點:Tamariki Poerani (Ecole De Danse Vahine Tapairu)
執行概況:每週四天, 一天三小時的大溪地舞蹈訓練課程。

(二)11月29日-Ori Tahiti Nui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地點:Le Meridien Hotel Tahiti
執行概況:參加獨舞比賽, 進級第二階段

 (三) 11月30日- 1st Ori Tahiti World Championship

地點:Le Meridien Hotel Thiti
執行概況: 觀看大溪地舞蹈獨舞世界賽

(四) 11月26日 -~11月28日,12月3日~12月5日-

 Hura Tapairu
地點:Grand Theatre
執行概況: 觀看大溪地舞蹈團體賽

(五) 11月15日-Ecole De Danse Tumata 舞蹈訓練

地點: Ecole De Danse Tumata
執行概況: 三小時課程

(六) 11月13日- Faafaite 獨木舟航行

地點: 茉莉島Moorea到大溪地島Tahiti
執行概況: 20人獨木舟利用大溪地人的古老航海技術從茉莉島航行到大溪地島(坐郵輪只需30分鐘, 但搭上大溪地獨木舟需要8小時) 利用天上的星星,海流與風的力量航行。

三、成效評估

每次來到大溪地都還是會有文化衝擊,每次的衝擊讓我更認識大溪地,讓我更為此舞蹈文化而著迷。這次的旅程比較不一樣的一點就是,我竟然遇到了我該選擇哪一類風格的大溪地舞蹈。雖然基本舞步都是一樣的,但每個舞團的重點畫的不一樣。例如: 舞團A在臀部轉圈的時候是往後推的力道多。舞團B在臀部左右搖擺的時候, 腳必須呈現8字型。舞團C在跳舞的時候, 很多的蹲下動作與腳張開的動作。雖然臀部搖擺的方式一樣,但是著重的力道的部位不一樣的時候, 風格就不同。身為學生必須要尊重每個舞團。身為學生必須要有能力調整力道,才不會讓老師們反感。

以前我羨慕著大溪地有這麼多豐富專業的舞團,有這麼多舞蹈學校讓小孩子可以去學習自己的文化。但深入了解後, 發現原來真的不是那麼簡單走到這一步。首先大溪地復興在1819年被傳教士所禁止的舞蹈。到1959年開始光明正大在公開場合上跳舞。20世紀因為觀光關係, 大溪地舞蹈漸漸受到遊客喜愛,因此許多舞團漸漸地成立。到70年代各舞團建立自己的派系,還在大溪地的藝術學院裡增開一門大溪地舞蹈課程。大溪地舞蹈因為觀光以及大溪地人外移而推廣到國外,大溪地本土學校及各舞團吸引外國舞者們到大溪地本土學習。

身為舞者, 在這個時代可以很容易的就找到學舞的地方、拿證照的地方與比賽的場合。雖然舞蹈的資源還不比西方國家推廣舞蹈那樣的精緻,也沒有很扎實的制度,不過我知道大溪地舞蹈還是在往前走,創造一個能夠讓本土原住民舞者還有國外舞者繼續學習與創新的一個環境。

四、檢討與建議

反思台灣的原住民舞蹈文化的推廣上,除了因為政府與大環境不太關切上,各族群也互相競爭資源(少少的資源)以利各族群的發展與延續。但我深深的覺得, 競爭資源倒不如自我茁壯。除了向政府不能拿經費外, 其實各個族群都有能力與本事創造自己的舞蹈制度與發展。雖然會很艱難,雖然會沒有經費,但是如果自己站起來勇敢跨出去,我們就無法傳承給下一代這美麗的文 化。有強壯的底子就不用依賴強國/強權/財主…。這是一個世代, 我們被壓抑後要漸漸站起來,學習祖先的自主精神,因為我們還活著。

圖說:我乘坐大溪地獨木舟從茉莉島航行到大溪地本島費時8小時。大遊輪只需要30分鐘就到達的地方,乘坐獨木舟的時間卻是好幾倍。原因是因為獨木周沒有任何的引擎,沒有讓何的導航系統。只有南島民族航行的知識,看著星星與風向來航行。

圖說:我乘坐大溪地獨木舟從茉莉島航行到大溪地本島費時8小時。大遊輪只需要30分鐘就到達的地方,乘坐獨木舟的時間卻是好幾倍。原因是因為獨木周沒有任何的引擎,沒有讓何的導航系統。只有南島民族航行的知識,看著星星與風向來航行。

 

 

 

 

 

 

 

 

 

 

圖(左):第一張參與Ori Tahiti Nui International 獨舞比賽, 進入第二階段,台灣的第一次!

圖說:第一張參與Ori Tahiti Nui International 獨舞比賽, 進入第二階段,台灣的第一次!

 

 

 

 

 

 

 

 

 

 

 

圖(右)第二張是取得大溪地藝術學院第一級的大溪地舞蹈證書。

圖說:第二張是取得大溪地藝術學院第一級的大溪地舞蹈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