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成一顆樹了
陳秋潔Arik Fusai前往國家:斐濟

一、    前言

研讀了相關的文獻資料主要對於東加、斐濟和薩摩亞等群島的傳統樹皮布製作方面的探討比較詳細,而日本岩佐嘉親先生的樹皮布蒐藏品中,又以來自斐濟群島的樹皮布181件最多,因此,會以斐濟群島的Vatulele和Moce兩個島嶼的樹皮布製作為主要探討,並參考Kooijiman(1977)和Ewins(2009)兩本介紹樹皮布的著作,來討論傳統樹皮布的製作與技藝,因為這兩本書所介紹的樹皮布相關資料最為完整,且目前尚再生產。斐濟群島的Moce島和Vatulele島,這兩個島嶼也是樹皮布最大的生產地。

台灣擁有豐富的纖維植物,古時候人們使用纖維建造房屋、生活器物及衣飾。如今,人們漸漸遺忘要如何和大自然相處,而傳統技術在時代驟變、生活形態改觀、機械製作產品興盛的潮流下逐漸沒落,甚至,為了便利性而破壞我們賴以為生的大自然。

樹皮,是人類早期取自於大自然編織而成為生活日用品的材質,累積和發展的技術與素材,代表著人類與自然交織最初的文明智慧。反應這個能夠大量複製的社會,以逆向思考,回溯編織古老工藝的源頭,珍惜並重新和老人對話和學習,並關注生活環境和我們的親密關係及活絡的可能。
在全球化議題與網路流通火熱發燒的年代,一切異質文化透過媒體平台,逐漸傾向均質與類同,造成各地自我特色稀釋在此洪流之中,但人類喜愛異中求同、同中求異的本能仍在,在交流的同時,更為自我找尋定位與特質。因此回溯母文化的脈絡,成為不可被取代的立足點。能在這塊肥沃的傳統染織土壤上吸收養分,又具有美學涵養與旺盛的創作企圖,加上敏銳於當代生活的視野,便極有潛力,開創出深具個別特色與藝術性的纖維產品或當代藝術的表現。

從前,相信樹靈存在的阿美族人用石頭和樹木交換樹的枝幹,取其樹皮以為身體遮蔽及保暖。在還未有紡織技術進入台灣時,台灣原住民已開始有使用無紡織布來製作帽子、裙子、腰帶等紀錄,但使用樹皮的技術中斷六、七十年,15年前,都蘭部落耆老依據兒時共同的記憶,以及努力不懈地研究,終於找回傳統阿美族「樹皮衣」製作的方法,並延續創作及使用至今,是使用樹皮布非常重要的先驅!

當你親自拿起木槌開始敲打這樹皮,祂開始展延,開始變得鬆軟了,你也開始和祂有了關係!

台灣東部這塊美麗的土地匯集許多族群,可喜的是許多原住民部落仍保有傳統或逐漸創新的活絡編織文化。然而不論是傳統編織老藝師,或林立的手藝工作室等,普遍遇到類似的發展瓶頸。那就是技術有了,但美感設計、整體文化內容與個別特色並沒有出來,無法使產品躍氒至優質文化手工作品之列。纖維創作有一種特質,就是要深入、沉潛編織技藝的傳統中學習,往古老文化伸長觸手,再透過自我情境和當代思維的揉製,然後勇於發出未來的一種聲音。以傳統的工藝染色、編織等手藝的基礎上,開展和蛻變出來的纖維藝術創作,注入當代思維和個人情感,藉由樹皮創作,表達獨具魅力的材質造型、情境,或延展至空間建造場所氛圍,或形成地景藝術、環保行動等。

二、    實際執行情形:

2015-11-5 ESITERI 的葬禮 (LOUTOKA勞托卡)
每個部落幾乎都是由一個家族組織起來的。ESITERI的葬禮在NADI舉行,前一天KALANBU部落的人清早帶著枕頭、林投蓆、樹皮布,搭巴士從SUVA到NADI。(圖1-4)

2015-12-10 TAITO AND VOLAO 的婚禮 (KUBUKAWA蘇瓦 ):婚禮的前晚,親人們陸陸續續帶著枕頭、林投蓆、樹皮布,枕頭在婚禮時是賀禮,葬禮時是自用。女性在深夜裡張羅宴客用食物,男性則圍著yaqona,老人聊天,青年彈吉他唱歌,也是單身趴的一種。(圖5-8)

三、成效評估

樹皮,這個斐濟古老的傳統技藝,從未因被殖民或異族或宗教或社會結構變遷而改變甚至消失,樹皮文化一直都是斐濟原住民在生命禮儀非常重要的媒介,更是一種身份的象徵。無論是對土地、部落自治、傳統祭儀…等,斐濟原住民都堅持且有股傲氣。

在台灣,九年前開始接觸這個中斷七、八十年的樹皮傳統技藝,在都蘭部落耆老依據兒時共同的記憶,以及努力不懈地研究,老頭目說:「我沒有什麼可以留給你們,這是我唯一能送給你們的禮物。」過去筆者曾在東岸嚐試逾五十種樹種尋找其他樹皮的可能,及以天然礦、植物為樹皮布染色、繪圖。

這次的樹皮研究之旅結開了許多製作過程的秘密及疑問,一片完整的樹皮布由6~8樹枝之樹皮拍打而成,薄卻不易破,拍打過程細心補齊空洞,敲製成一張完美無缺的樹皮布,拍打的木拍和木座傳承了七、八十年甚至百年。

雖然無法因此發現,過去樹皮布對台灣原住民和其他使用樹皮布的南島語族國家,在傳統祭典儀式上是否有關聯性,卻啟開筆者對樹皮的另一種思維,希望這次研究之旅的撞擊為樹皮創作出新火花。

四、檢討與建議。

台灣僅能提供斐濟旅遊資訊,故無法與當地安排接應及樹皮研究之相關人物、地點,在到達斐濟後立刻連繫上台灣在斐濟經貿辦事處及排灣族人施雄偉先生大力幫忙協助,順利完成在斐濟72天的樹皮研究計畫。

圖1-4

圖1-4

 

 

圖5-8

圖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