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mage

2016年8月1日是原住民族日,蔡英文總統當天上午於總統府代表政府從文化、教育、語言、身分、土地、司法及轉型正義等角度向台灣原住民族過去至今所受的壓迫及苦難道歉。下為全程錄影:

道歉全文請點我(由總統府提供)。其重點承諾整理如下:

1. 總統擔任召集人,以總統府層級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各族代表(平埔族群)將以民族與部落的共識為基礎產生。

2. 要求行政院定期召開「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動會」,協調及處理以下事務:
– 歷史記憶追尋
– 原住民族自治的推動
– 經濟的公平發展
– 教育與文化的傳承
– 健康的保障
– 都市族人權益的維護

3. 建立具有文化敏感度的「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

4. 整理原住民族狩獵受起訴與判刑之案例(基於傳統習俗、在傳統領域內、非交易需求、非保育類)並提出解決方案。

5. 針對核廢料儲存在蘭嶼的相關決策經過提出真相調查報告;並在核廢料尚未最終處置之前給予雅美族人適當補償。

6. 2016年9月30日前檢討平埔身分相關法規,回復平埔族群應有權利與地位。

7. 2016年11月1日開始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

8. 盡速將《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等法案送立法院審理。

9. 每年8月1日由行政院向全國人民報告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及轉型正義的執行進度。

28655167936_4f666acc3c_b

 

 

 

 

 

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總統府提供,原出處在此

 

各位族人朋友們看了覺得怎樣呢?如果你是主流社會的一員,這個道歉內涵讓你有感嗎?

蔡總統的確端出了許多牛肉(如建立原民法扶中心、檢討平埔身分法規等),不過許多學者也指出蔡總統多項道歉宣示的內涵是保守(甚至是退步)的,比起陳水扁政府2002年再肯認台灣政府與原住民族的新伙伴關係,和蔡總統選前的原住民族政見保留許多,可惜了以總統的高度能達到的政策宣示效果。學者們也指出如何讓主流社會以及行政部門理解這些政策宣示的意義,會是未來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以下簡單整理原民組織和幾位學者的回應及評論讓大家參考:

1. 財團法人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原住民族青年陣線、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 / 總統代表國家道歉後聲明稿
>> 「對於台灣歴史上原住民族土地被略奪的重要事實,蔡總統並未著墨,同時,也未就調查原住民族土地流失的歷史真相,做明確的宣示,對此,小米穗基金會感到深切遺憾。」「此外,轉型正義其中一項任務,就是要去除威權象徵,無奈的是,今天的道歉場合,卻是在一個代表威權、獨裁、殖民的空間密室中,對少數並且是經過挑選的參與者提出,而凱達格蘭大道上,我們的族人走了700多公里的路,夜宿街頭,來到總統府前,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和肯認。國家元首道歉所代表的是,這個國家與原住民族的和解,而不只是政府與原住民族之間。更具體的說,是這個國家的非原住民社會成員整體與原住民族的對話與和解。我們對於今天的道歉形式,還是要表達遺憾與可惜。」「我們強調,政府與社會必須認識原住民族的歷史經驗、必須反省漢人觀點的侷限,確認《原住民族基本法》是這個國家共同追求與實踐的價值。」

2. 施正鋒 / 蔡英文向原民道歉 比扁還保守
>> 「沒有調查權的真相委員會形同虛設的諮詢單位」「蔡總統小心翼翼、避重就輕,不願意有比較宏觀的承諾,譬如恢復原民的主權、簽訂條約,比一九九九年陳水扁跟原民簽訂的「原住民族與台灣政府新的伙伴關係協定」還保守。在最後關頭,定稿把政見中的土地權,以及原民憲法專章承諾都拿掉了,只剩下「原住民族基本法」所規範的自治區法、土地海域法,以及語言發展法,至於平埔族身分,及傳統領域都有期限,卻是支支吾吾,更不用說連狩獵權的開放都七折八扣,沒有令人興奮之處。」

3. Awi Mona (蔡志偉) / 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呢
>> 「原住民族作為一個法主體的地位,更不該以國家法的形式來規制。…國家法律構築了弱化與控制原住民族的結構,合法化國家暴力的過度介入與使用;進而容許國家以殖民時期的法律思維論述原住民族的想像,並在原住民族政策內容的歷史與政治面向上,有意識性地遺忘原住民族先於國家建立前已存在的事實,進而弱化與空洞化原住民族土地與傳統領域權。實則,轉型正義強調的集體療癒與修復功能,僅透過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是無法達到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必須超越現行國家強加於原住民族的治理體系,只有總統府的委員會來做推動平台是不夠的,必須要通過相關立法,才能名符其實且權責相符地執行,這樣也才足以表徵我們是真正面對歷史。」

4. 官大偉 / 她們為什麼哽咽?──蔡總統,別讓自縛手腳的官僚毀了妳的道歉
>> 「蔡總統今天的道歉,或有令人不盡滿意之處,但她已明白的宣示了要以元首的高度,帶領國家走向和解,走向共存和共榮的意志。接下來,這樣的意志是否能夠被落實執行,關鍵已經不僅在於總統府,而是整個行政官僚系統的再教育。那些對於原住民族文化充滿誤解、把國家和原住民族和解之最高層次議題矮化成行政部門間的護土之爭、不斷用施計束縛扭曲原住民族行使土地權的官僚們,他們所綑綁的也不僅僅是原住民族的發展,而是整個台灣邁向族群和解與正義價值的契機。」

5. 林益仁 / Sbalay,要持續下去:評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族的道歉
>>  「Sbalay是一個集體共同尋找真相的過程。在筆者的經驗中,不管造成傷害或是被傷害者,在這個過程中都應有機會提出他們自己的說法,彼此驗證並尋求共識理解。就Sbalay的精神而言,這次的道歉行動顯然有許多不足之處。」「官僚積弊守舊才是蔡總統在道歉後另起新局的大挑戰。」

6. 劉美妤 / 總統都道歉了 原住民在抗議什麼呢
>> 「道歉之舉固然令人十分欣慰,但8月1日上午舉行的這場道歉儀式安排,卻呈現令人不安的主客角色錯置,更從而顯示了由上而下執行原住民轉型正義的謬誤。」「行政部門的官僚多數也缺乏觀念,對原民議題幾乎全然無知。若不對官僚體系再教育,難以真正落實轉型正義。」

以下並轉貼前述「總統代表國家道歉後聲明稿」中提出的四點主張:

1. 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必須超越現行國家強加於原住民族的治理體系。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國際勞工組織第 169 號公約等二份重要原住民族人權文書明確的表示,共識和團結,不必然只能建立在同質化上。國家體制跟原住民族自我治理,並非零和關係,而是相互依存、互為主體的共同體。我們確信臺灣社會存在著差異性和多元性,更會是臺灣社會力量的來源。

2. 族群主流化是未來臺灣社會和解與共榮的基礎。我們期待,原住民族作為臺灣社會原本的主人,從此能有更多合理的空間,共同參與整體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的主流建構。

3. 只有總統府的委員會來做協商平台是不夠的,必須要通過相關立法、要有調查權,才能確實清查土地流失與各項權利侵害的證據,這樣才是真正面對歷史。我們將持續要求立法院在今年底完成促進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相關立法,我們也將持續監督行政院確實完成原住民族正義回復、權利落實的重大工作。

4. 民進黨政府執政以來,族群敏感度明顯不足,短短幾個月,已經引起多起爭議,原民會的表現更是荒腔走板,民間團體將會持續密切監督總統府之委員會的運作, 以及政府對於落實原住民族土地權的具體作為。我們會以一年為期,明年的今天再幫小英打分數。不及格的話,我們將再度集結,走進總統府表達強烈譴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