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薩爾蘭(Saarlandes)地區 性別研究交流與進修計畫

出國人姓名:斐立安

出國地點:德國

摘要

用心,用靈魂去生活;去旅行,去經歷,去感受。不真正走出去,是不會被啟發的。走到太陽底下,去淋雨,去摸,去接觸,去聽,去跟人說話,去聞不一樣的味道,去感覺空氣的密度,去認識不一樣的人,去看不一樣的顏色,去迷路……去好好利用觸感去感受。去感受世界,才能夠感受人的存在,這樣才能夠真正去為『人』。

世界文化潮流改變,以尊重多元文化取代過去同化的觀點。以透過國際移動體驗交流與進修學習,涵化策略詮釋族群多元文化的另一種可能方向。跨國際、文化所帶來的能量,了解國際間在性別研究及不同文化脈絡中,性別在其各自的社會下的流動發展,進而支持自己在性別教育研究上的不同視域。

原夢,初衷計畫是以性別為主的出走,但計畫永遠無法和現實世界完全吻合的走在一起,本計畫除了性別之外,並記實了在德國原夢計畫讓視野更在擴大的經驗和看見,這一步走完了,下一步我們將跟著上一步走下去,走去哪裡,只有未來知道。但當訴自己莫忘初衷。

目的

世界文化潮流改變,以尊重多元文化取代過去同化的觀點。以透過國際移動體驗交流與進修學習,涵化策略詮釋族群多元文化的另一種可能方向。跨國際、文化所帶來的能量,了解國際間在性別研究及不同文化脈絡中,性別在其各自的社會下的流動發展,進而支持自己在性別教育研究上的不同視域。

過程

七月

十八日:晚上從台北桃園國際機場出發至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杜拜國際機場轉機至德國法蘭克福國際機場。於德國時間十九日下午一點十五分到,經過出境的程序後,於二點半正式進入原夢旅程的開始。
十九日:在經過近二十個小時間的飛行加轉機的時間,身體相當的疲累,到達了法蘭克福緊接著第一個行程首先是尋找預訂的飯站來休息片刻加洗澡。第一個行程法蘭克福多元性別系列之一活動-踩街活動。開始認識這個陌生的城市。
二十日:(1)世界文化遣產參訪。(2)多元性別系列活動之二-晚會
二十一日:離開法蘭克福前往薩爾蘭聯邦,位於南德國,與法國交界處。
二十二日:(1)於寄宿家庭中生活。與寄宿家庭見習生一起體驗設計業工作,並認識德國教育現行體制。(2)於薩爾蘭市中心,寄宿家庭開的小吃店體驗多國旅人的相遇與交流。
二十三日:(1)薩爾蘭內的小島參訪。地點:Saarlouiser inselgarten。(2)世界文化遺產參訪。
二十四日:(1) )薩爾蘭與法國邊界的文化遺產及歷史交流。 (2)社區劇場排練參訪與交流、語言學習進修時間。
二十五日:(1)與社區居民以球會友與國民外民、語言學習進修時間。。(2)薩爾蘭聯邦中的saarlouis老街系列活動與交流、語言學習進修時間。。
二十六日:薩爾蘭大學參訪。薩爾蘭主要的saar河參訪及相關其歷史資訊交流。
二十七日:(1)彌撒。(2)德國食、衣、住、行歷史演進博物館參訪與交流。(3)寄宿家庭鄰居生日暨踐行聚會與國交流、語言學習進修時間。
二十八日:(1)與寄宿家庭聚餐與交流、語言學習進修時間。(2)
二十九日:(1)語言學習與進修(2)融入在地,參與鄰居家庭聚會
三十日:到法蘭克福與來自台灣在德國念書的友人探訪,並引鑑介紹友人博士班指導教授,其指導教授專長為性別研究領域。
三十一日:回程台灣在杜拜轉機

八月
一日:平安抵達台灣

心得

德國城市與台灣城市的比喻

是以特色及人口規模比之 [認識德國 / 認識臺灣] – 德國是歐盟人口最多的國家, 但相較於倫敦巴黎紐約香港東京動輒五六百萬人, 德國沒有真正的大城市,主要都是中小型城市,城鄉差距較小。 柏林的規模像台北(首都,350萬人); 慕尼黑像台南(南方古國富裕首府,100萬人); 法蘭克福像桃園(最大航空城,70萬人); 漢堡像高雄(最大港都,150萬人); 科隆有古龍水像台中有太陽餅(此外再無特色,100萬人); 波昂:中興新村…(曾經是主要政府所在地的小鎮)。

意外的德國教育看見

這次的原夢旅行,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住在事前聯繫的寄宿家庭,住在寄宿家庭的原夢旅行,讓整個旅行的節奏跟著德國起來,沒有一個很旅人的生活,而是一個似乎生活在德國很長一段時間。希望可以透過生活中,去了解德國的性別存在的真實樣貌,透過一個家庭,一個社區、教會、寄宿家庭的各不同連結的生活層面。

寄居的德國家庭,爸爸自主營運一間以木材為主的傢俱、廣告看板等,媽媽是一間行銷公司員工,但覺得工作無聊,所以一週只上三天班,另外自己剛開業一家,以馬鈴薯為食材調製的各類食物。來到的第二天早晨,我遇見了在爸爸營運工作室中的一名國中生,他才國中的年紀,在我居住的這個聯邦,國中生的某一個暑假,學生可以尋找一個有興趣的行業進行見習,這是在台灣國中生的教育體制所無法看到的,因為,我們除了補習班不然就是上才藝班。聽到這樣一個教育體制的樣態,我想走出去了,就該看看不同於台灣的各種面貌,我跟也見實生一起渡過了一天的見習生活,也和見習生聊起在德國的流行文化,與年輕人現下流行的東西,當然也問了關於一些性別議題上的問題,這樣的相處讓我有機會從德國年輕世代中的視野看見德國。

在許多教育專欄也換出,德國人(含移民美國、加拿大等國的德裔)獲得的諾貝爾獎人數將近總數的一半。換句話說,8200萬的德國人分享了一半的諾貝爾獎,而全球另外60多億人口只獲得了剩下的一半。這是我們可以思考的,原住民教育是否必要跟著台灣主流文化方式去推動,相信原住民教育是可以開創更大的教育藍圖與路徑。

德國大城市實施的消禁時間

消禁是個在台灣很久遠的事了,但在德國消禁的規定,就如同社會規範的潛規則。剛到達德國的德國法蘭克蘭第一天開始,就有一連三天的多元性別系列活動,活動是從早到晚的,在活動的第一天下飛機沒多久就認識了一位來自台灣的留學生,很幸運的第一天就有他的引領之下,順利的找到暫住處,一連串的活動,沒有緊湊的節奏,但卻不感到無趣,而是處處驚喜。最大的驚喜莫過於知道消禁一事,因第一天的活動,一直到半夜十二點,在法蘭克福一直還是人聲鼎沸。台灣留學生說道,這是德國法蘭克福很少有事情,因為在法蘭克福是有消禁時間的,不僅在這裡,每個德國的城市都有,只是消禁的時間不同。第一天到德國的行程中,就快速的在人群中,看見人口及移民問題,這也是這趟來到德國一個對世界人口移動變化的重大看見。

婚姻平權在德國

在德國週邊國家如法國、荷蘭等國家,在婚姻平權上,如同志婚姻等,都已是合法享有保障的,而德國的婚姻平權相關法案,就如同台灣,目前尚待審理中。但值得我好奇的是,在德國給小朋友看的繪本,就有許從多性別多元角度的視域去談性別,例如一本文字精簡,內圖豐富小朋友看的繪本,其書文故事由二個爸爸、一個小孩的家庭來呈現,家庭的多元樣貌,讓閱讀的小朋友知道,在我們的身邊可能有和我們不同的家庭樣貌,他們的家跟我們都一樣,因為愛而存在。

在此我想談談我對婚姻平權中伴侶的看法。伴侶這個用詞不僅去除掉性別的限制,更有「相互陪伴、扶持」的含義。而伴侶則是稱呼那個和你分享人生、陪著你一起經歷大風大浪的另一半。每個人都應享有伴侶的權利,共同分享生命中的美好,相互尊敬、同理還有願意和愛人分享自己的心意。

我們的職業想像

這次原夢的目的之外,更多看見到的是不同土地上人們,不同的生活型態、整體結構所營造的地域、國家的人民氛圍。公務員在台灣長期以來,因文化及人們加以被塑造的形像。在德國我看見的公務員的想像,卻是與台灣截然不同的樣子,他們很有個人特色,不管從外在儀態上,到工作的態度上,可以說讓我驚艷。因為,我所寄居的爸爸是一個開個人工作室的自由工作者,他手邊正好在進行一件,與政府單位合作的案子,案子是一系列的從居住生活、的城、河、傳說代入教育,從小說、繪畫等,也因為這個計畫,我的寄宿家庭爸爸需要一些類似田野調查的小勘查與訪問,這樣的田野調查,我想是我認識薩爾蘭的好媒介,在之中,有一位負責此計畫的政府單位承辦人,他利用他上班之餘的時間跟著我們進行田野調查的過程,過程中,他認真做筆記,也認真的提出問題發問,我問他,這是你的工作項目之一嗎。他回我:不是的。因是他也想真實的認識所生活的城市,之前有什麼故事上演著,這些故事也許是影響現在,在地人民生活的樣態。我真的很配服也很敬重他有這樣的態度對他的工作,因為他也可以坐在辦公室,只核撥經費給我的寄宿家庭爸爸即可,但他融進這城市的過去,也融這城市的現代。這是他的工作態度。他的外表更讓我驚艷,其實第二天,我就忍不住的問他,上班是否也這樣的打扮,他說:對,沒錯,這就是我,有什麼不對嗎?因為他小腿上有特別的刺青圖樣,髮色多樣,穿有眉環、鼻環及唇環,我自已暗中想像,他應該有有舌環吧,但我沒主動問,第二天他的衣服緊到不行,很胸部明顯的要炸出來似的,裙子很短真的很短,我只能說在台灣,這樣打扮的公務員,不知道能不能在職場上生存,但在德國,這沒有什麼,我想是不是我們太著重了外表,其工作態度才是重點,不是嗎?台灣人。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德國近盧森堡的人民,很多人會利用一週的其中一天開車去盧森堡的加油站去加油,因為,這裡油價比較便宜,也因為這個原因,讓我有好幾次的機會跟著寄宿家庭的爸爸和媽媽一起去盧森堡,在去的過程中,他們說,盧森堡是一個有錢的國家,覺得盧森堡是個乾淨的國家,國家都會出錢為人民修繕房子,所以這裡的房子都很新,也說法國人的房子漂亮等等之類的。在台灣我們是不是也有相同的談話的經驗呢,我們也常說著那個國如何,那個國家漂亮之類的,我們都口說那個國家比較好,現在歐盟最大有力的國家人民,德國人也說著鄰國的美好,就同我們說的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但在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想像之下,我也在幾次去盧森堡的機會去仔細看了一下,寄宿家人口中美好盧森堡,盧森堡的房子真的的確都很新,且相較德國的房子新且漂亮很多,街道其實都一樣乾淨,但盧森堡的街道被整理及設計的更有品味。我想盧森堡的月亮真的比較圓。

為什麼我們要幫助其他歐盟國家

在德國生活,和德國人生活在一起,除了聊著彼此國家的社會、文化、飲食、生活起居之外,當然還有國家的政治、國際情勢,歐盟德國現在相對西班牙、義大利、希臘等國家,是強盛的多,所以,在很多歐盟會議、談判的過程中,德國握有大權,但相對的德國也支撐其他們國家的財政不利等問題,但德國人對這樣樣的國家政治經濟支援,並不喜歡。這樣對話的過程,也讓我更認識德國人民的聲音。

族群的主體性

台灣是一個島國,德國是一個內陸國家,四週接了近七個國家,但我們也可以看到歐洲各國家都擁有了其各自民族或國家的特色並擁護它,在台灣,我們是一個島國,相較起來,交流的機會,如果沒有透過運輸工具來台灣,或上網以資訊的方式去看見認識,我們的可變動性是不大的,台灣原住民的主體性很大的必須要靠民族自覺才能得以有所謂的主體性立足。
在交流性比較不高的台灣島,這個國家對這土地上的人民做了什麼,讓族群的文化、語言快速消失,是什麼原因,讓這土地上的各民族的語言、文化從自己的身上抹去、不見,現在一直到未來,我們不能在責怪過去,因為歷史都過去了,現在原住民的覺醒,還不夠,且醒的不夠,站穩、主體性的立足,讓我們不在游移不定。

德國的移民問題

第一天來到德國法蘭克蘭參與多性別系列活動,就隱隱的發現,在德國土地移動的人民,除了觀光客之外,看見了似乎許多非德國人民的容顏、及語言在彼此交流著,在尋問之下,才知道,在二次大戰之後,德國建築也被毀壞了差不多,在戰爭之下,也失去了很多的德國男性,所以當時引入了一批義大利人進入德國進行建設工作,這一批人有些人也就這樣留下來了,這是第一批移入人口。再來是近二、三十年前,德國需要基礎工程人員,這時有一批由土耳其人移入,但這次的移入,卻帶給德國政府極大的挑戰,第一在教育上,移入的土耳其人,例如一個家庭的移入,通常母親會留在家中做為照護的工作,但生活在德國,很多土耳其母親是不會說德語的,通常當上學的小孩有問題了,要和家長溝通都會有很大的障礙。只能靠出外工作的父親,但父親工作職務在身,無法隨時有時間處理孩子在教育上的問題,但這只是表徵的現象,其背後所衍生出的家庭問題更大,因孩子所受的德國教育,不管在語言、生活、思想上,當孩子回到家庭後,家庭卻是另一個情境在運轉,但小孩卻沒有辦法自如的知道在其中的轉化及轉變,其家庭的內部問題就悄悄的開始在每個土耳其家庭上演。另一點,這必須在說明之前,先澄清,這是德國人的聲音,德國人有些人其實並不太喜歡土耳其人,因為土耳其人平均收入較德國人低,但德國政府在照護人民的義務上,挹注相當大的力量在土耳其人身上,但德國人認為土耳其人並不認真努力在工作上,都坐享政府的資源。另外一個就是信仰上的不同,德國人信奉的是基督宗教,但土耳其人的信仰卻是有別於基督宗教,信仰的問題只有在人的心中,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覺察出明顯的分離感,但生活上沒有被展現出這樣無形的氛圍,可能這份信仰問題,只藏在個人的心中。

在德國家庭生活期間,因為參與了許多德國家庭的平日生活活動,對我進入德國生活脈絡有很大的幫助,德國的民生問題、教育問題、人口移民問題等。

德國人對台灣原住民文化的驚艷

在德國期間因參與在地家庭聚會或活動,有非常多與人、群直接觸的時間,他們對台灣,對台灣原住民感到高度的興趣,當我分享台灣目前有十六族並分有四十二種語言別,讓他們感到極度的驚艷,當我分享了台灣的各族群服飾、建築特色,他們簡直難以相信,這麼小的地方,竟然可以孕育出這麼多樣,美麗的族群樣態。他們很主動,也很極積的想多認識台灣的原住民文化,希望有機會能來台灣時,我可以為他們介紹台灣原住民,我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讓台灣原住民的美麗讓遠在歐洲的他們,有被打動的機會,也很期待,明年他們一一的到訪台灣,這美麗的土地。

台灣原住民族實施自治區的可能性

德國的聯邦體制在教育、基本福利及就業、就學上,都有些許的不同之處,都以各聯邦制定為主。台灣在族群的、地域的差異極大之下,在自治的路線上,也許這是一個可以參照點之一。在族群上的民族教育體制上可能在要有更大歸屬於族群的民族教育制度。在就學、就業及基本福利、也因應著地域性的不同有所制定上的不同,這似乎比較符合在地化的人民需求,但要講台灣原住民自治遠大的藍圖還太遠,因為,我們在法的這條路上,還有很多時間須要調整。但本來就小國的我們,現在原住民族推的個治法,是不是更該有不同的視域去觀看呢,看看國外的經驗及相關自治的路徑,我們是該有一條屬於台灣原住民族自治的路線。

特別的薩爾蘭地區

在之前有用德國城市與台灣城市的人口比較圖,在德國每個城市要說大,在與台灣各城市人口比來說,似乎是差不多,也沒有想像中的大很多,但台灣的城鄉差距卻是政府在積極推動平衡的政策,但在德國卻沒有這類的問題,台灣各地區的風土民情差異大,但台灣是一個小國家,在距離一百公里以外的地區裡,可能就有很不同的思想及民情,薩爾蘭,在德國是一個邊邊地區,我寄居的寄宿家庭的上一代還是法國身分,但這一代是德國人了,這是一個因戰爭而隨時人民要變換國家人民身分,薩爾蘭接近法國,也接近比利時、盧森堡,和奧地利也不遠,薩爾蘭算是在德國聯邦算窮的,也比較窮鄉下地方,但人民的思想、民情上,卻沒有法蘭克福、柏林的保守與限制。但在台灣台北、高雄、花蓮這三個地區人民的思想、民情上可能就有所差異。就性別的接受度上,台北和花蓮的接受度就有很大的接受度差異,但在德國薩爾蘭和柏林就沒有這層面的問題,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國家差異,為什麼一個國家會有這樣的發展。特別一提的是,台灣原住民族在傳承民族教育、語言、文化的事務上,都會有很大的潛在問題。在德國薩爾蘭地區,因接近法國,在學校教育中,也加入法語課程,他們沒有因為人種、民族傳承因素,卻能有實踐的在學校教育中被推行,反觀台灣,不管是以人權、教育權、民族自決權、連聯合國都提出保障原住民族相關法條,可是台灣原住民族卻是在語言學習與文化學習上一直出現無法順利發展出一套政策。我們是不是該思考這個問題,薩爾蘭地區的特別,我想不只是因為他地理上的特別或我個人覺得他特別,而是這個國家讓每個他治理的各個地方都特別了起來。

國人優先

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前往一處觀光導覽書必定介紹的景點之一,但到達之後,觀光景點被圍了起來,許多各國的觀光客都無法進入,而在外頭破口大罵說,我大老遠來這裡,居然不讓我進去。而也佇足外的我,卻沒有無法進入的情形而心情大壞,而是覺得,這個國家很棒。就算是觀光景點又如何,自己的人民沒有好好照顧,就算做好觀光,又有什麼用呢?這是第一次讓我見識到的破天荒經驗,因為我想台灣不可能,也辦不到為了辦活動會把台北市的中正紀念堂或故宮圍起來不讓觀光客進入觀光,我想這是一個國家如何對待人民方式的一種,自己國家的人都不能好好照顧的國家,我們能指望這個國家能為我們做什麼呢?

建議

核綃問題

出國期間,會害怕用錢,因為怕回台灣後無法核銷,希望,可以有簡易的核銷單張說明。讓我們在國外能有個底。

關於性別

多元性別的概念,性別不僅是指男性和女性,而是為多元的概念,多元性別的內涵包括:生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別氣質、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和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在家庭、學校,和社會裡扮演重要且密不可分的角色,台灣也逐漸從過去追求兩性平等,慢慢轉變到致力於多元性別發展的社會,尤其家庭和學校教育更是孩子發展性別意識上的關鍵。
不管在哪,不管人生怎麼走,有時候就是需要其他人和你一起,關於性別也是。就憲法法庭建立的婚姻制度性保障,旨在維護婚姻的「單偶性」,而非限制不同生理性別,陳昭如認為,這根本就是法律上性別的問題,甚至忽略了生理性別和法律性別的衝突和模糊地帶,例如認知性別不同或是第三性的概念,這在其他國家已經逐步發展,但是台灣還沒有跟上。
在德國的薩爾蘭大學性別研究室,婦女研究也是他們一直關注的領域,關於有些國家、民族有割禮的文化習俗這一部分,雖應當給予尊重,但也希望女性能夠在這件事上擁有自主選擇權。而女性割禮思維背後事實上隱含著自古以來遍布各個文化的厭女現象,包括對女性陰道的恐懼和排斥、對女性情慾的壓抑、認為女性慾望會導致災厄和失序等等。聯合國在2012年通過決議,要求所有成員國廢除割禮,但部分非洲、中東及亞洲社會仍然執行割禮,作為成人及婚禮的儀式。文化多元性需要被尊重,但廢除割禮並非廢除傳統文化,只是讓女性擁有決定是否接受割禮的自主權,免於讓女性成為制式文化規範下的犧牲者。

我們時常就被捲進了社會倫理的價值體系之中,這套體系中同時存在著禮貌、和平、秩序等,這些在某些場合中事實上會互相矛盾的價值,硬是被安置於同套架構之內,就會變成一個畸形的社會。像是男性可以同時聲稱尊重女性、肯認性別平等的價值,卻又繼續複製著職場上的性別歧視,一旦女性反抗,會被認為是突兀的、過度反應的,然後被貶為「激進份子」之流。

後記

問問自己,「我今天要怎麼過」。該堅持的不是做什麼事,而是做這件事情的初衷; 當知道為什麼而活,就會知道怎麼去活。」當感到疲累時,是否可以抬起頭,想想當初自己的初衷呢?

想探究各時代各民族國家呈現的同志生命樣貌,偶爾也能窺視各地域同志平權與的歷程。更重要的驅力則是,看(gaze)的過程也是認同的打造工程,畢竟通俗文化裡LGBT的role model乏善可陳。

校園一直都是孩子及青少年產生性別意識和性別差異的主要場合。性別意識應該從小就讓孩子熟悉,越小的時候接觸越自然,越快融入孩子的心理和生活,形成健康的價值觀,同時幫助孩子整理情慾及性別經驗。培力 (empower) 孩子的性別意識,並尊重不同的性別意識,更進一步能健康地擁有性別選擇、性自主和身體自主的權利。這也是我在德國從德國教育的體認。

走出去了,就要和更大、更遠的人們有所交匯,我常常和陌生人聊天,聊天的過程中,他們的觀點,讓我有更大的理解,對這個世界的運轉,也讓我遇見了許多美麗錯誤的故事,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裡面,我完全不空虛,也不孤單,因為我很好奇。好奇的心讓我看見這個世界我完全不可能接觸的故事與人、事、物。從亞洲的一角到歐洲的一角,時間的瞬間和空間的移動,讓自我站在地球發現自己如此的小之又小,生命的短暫做任何事不要去please(取悅)任何人,有一天,那個「你」會自然形成。如果你持續還在這條路上,不用急,它會繞過來的。

「好奇、勇氣跟熱情」這對做人最重要,不只對我,我想對任何人都很重要。一定要對事事好奇,把眼睛張開,要聞、要聽、要看、要摸,有觸覺。勇氣,是因為我覺得很多人很膽怯,事情想了卻不去做,希望有更多原住民青年不但要想,還要去做。我們每天有千百萬個念頭在潛意識中閃過去,有時可以好玩一點、大膽一點,把那個念頭捉下來去做。很多時候因為想太多,覺得這太不值得,就不要做了,可是我不會,沒關係,試著做做看。最後一個是熱情,如果你沒有熱情,就什麼都不要想了。

最後計畫必竟是計畫,行程必竟是行程,但原夢的旅行中最美的,我想還是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