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Fusay練語習法原夢計畫
鄭林
出國地區:美國洛杉磯

摘要

2014 Fusay練語習法原夢計畫,起源2010年的原住民國際事務人才培訓,原住民青年必須充實自我、關心族人,以扭轉臺灣原住民族命運。我立定志向成為一位律師,為原住民族社會奉獻一己之力。

本成果報告書是Fusay在美國三個月來學習、參訪、旅行的圓夢過程。透過UCLA十二周課程精進英文能力,學習撰寫學術論文,亦利用課餘時間預習、複習英美法,為日後出國攻讀碩博士作萬全準備。揹著情人袋的Fusay,藉由實際參訪印第安自治區,觀察其組織、建設與產業發展,將所見所聞帶回臺灣,作為日後原住民族自治之參考。

一、 目的

2010我參加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舉辦的原住民族國際事務人才培訓,在那裡結識許多優秀的前輩,一起討論台灣原住民的現況與困境。雖然最後未能代表臺灣前往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UNPFII),但在這次研習中我受益良多;期許自己務必加強英文能力,並決意休學、重考法律系。

目前我就讀於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希冀未來踏入社會之時,將法律專業學以致用,成為學理與實務並重,擁有宏觀全球化視野與胸襟,且具備人文關懷及回饋族人之心念的法律專業原住民人才。

(一)原住民青年應提升英文能力,具備與他國交流與討論的基本能力,即能代表台灣原住民族出席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和各國與會者共同努力、合作改善全球原住民的生活條件,憑藉此國際參與,影響政府對我們台灣原住民制定更為適切的政策。

(二)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實施五年學制,課程採本國法及英美法並重。英美法系國家通常採用不成文法,以判例習慣為原則、制訂法律為例外,陪審制度更是一大特色,與我國所採之大陸法迥然不同。透過此次前往美國短期進修之機會,參訪各級法院、利用名校法學圖書館資源,親身體認英美法、學習英美法。

(三)背著阿美族情人袋,結交異國朋友,宣揚台灣原住民文化之美;並和加州當地原住民交流,瞭解印第安歷史、文化,實際走訪印第安保留區及部落法庭,將所見所聞帶回台灣,作為我國原住民專業法庭與未來原住民自治區之參考。

二、 過程

(一)火熱紫外線

洛杉磯白天有太陽時很熱,但因為氣候乾燥所以不太流汗;一旦太陽下山又會變得很冷,所以剛到美國的第一個禮拜就馬上買了一件外套,畢竟美國巨額的醫藥費絕非學生消受得起。說到太陽,如果臺灣的紫外線是危險級,我想洛杉磯的紫外線應該是致癌級。撐傘遮陽,在美國人眼中,甚至是西方人眼中,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因為他們熱愛陽光、加州也極少下雨;如果在路上看到撐陽傘,百分之九十九是亞洲人。

因為本身膚質容易曬傷,在第二個月時,我不顧旁人異樣眼光,堅持撐傘防止皮膚曬傷。有一天,從法學院圖書館讀完書走出來,我一如往常撐起傘,卻被一位滿臉皺紋的美國婦女罵idiot,她覺得撐傘遮陽是一件很白痴的事情。我認為撐傘與否是個人自由並要求她道歉,但她依然故我,所以我最後拋下一句:「Enjoy your sun, ma’am. It’s the reason why you have terrible wrinkle on your face.」由此可知,吵架時英文進步之神速與流利,往往超乎自己想像。

(二)在UCLA規律的讀書生活

在UCLA讀書的日子非常規律,我上的課程是給未來要到美國念大學以上學位的學生而設計,作業份量不少,每天平均花五個小時預複習,比我念法律還紮實。平時下午三點半下課,跟同學相約去健身房強健體魄、吃晚餐,接下來大家就約在宿舍交誼廳念書、討論功課。

  如一般臺灣學生,英文「聽」跟「讀」對我來說不是問題,「說」在全英文環境日益進步,我認為最困難的是用英文寫論文。學術性寫作,就平日大量閱讀的英文文章,用英文分析並比較作者撰文方法、目的等,非闡述己見般簡單。三個月來,我總共寫了四篇論文,從一剛開始的不知所措到氣定神閒,甚至喜歡上學術寫作。每次寫論文,都須摒除己見,如法律人於司法裁判時不應摻雜個人情感與主觀好惡。

  UCLA Law School有一間專屬的法學圖書館,也是美國西岸法學藏書量最多的圖書館,只要有空我都會去那裡找以前學過的case複習。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正值暑假,館內的自修座位時常一位難求,可見學習風氣之盛。

(三) Nice to have you guys to be my friends.

班上同學有五位來自沙烏地阿拉伯、一位日本人、一位巴西人、一位日裔巴西人、一位韓裔中國人,加我總共十位。由於來自不同國家、多元文化背景,課堂討論往往會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猶如一場激烈的辯論賽。舉一夫一妻制為例,沙烏地阿拉伯的男同學認為一夫四妻很合理,沙烏地阿拉伯女同學則「含蓄得」表示一夫一妻才是她們心所嚮往。

  除了同班同學,也結交到義大利、法國、西班牙、塞爾維亞、土耳其、烏茲別克、南韓的朋友。在巴西切生日蛋糕,第一刀要由下往上切,象徵未來幸運的一年。即使都信奉伊斯蘭教,沙烏地阿拉伯女人必須戴頭巾,以示虔誠、不可侵犯,但土耳其西部的穆斯林卻沒有強制規定。義大利人肢體語言極其豐富,搔下巴表示I don’t care,用食指敲太陽穴是在罵對方是笨蛋。在美國的日子,由衷感謝能在這裡遇到一群很罩又風趣的聯合國朋友們,我學習用更多元的角度看待世界,了解各國有趣的習俗與堅持。

(四)聖地牙哥山區的印第安自治區

八月初的聖地牙哥之旅,主要是為了參訪Rincon印第安自治區的部落法庭(Inter-Tribal Court of Southern California),因為沒有汽車代步,來回轉車五次,總共搭了五小時的公車。去程的中途還坐到反方向的公車,由於印第安自治區地處偏遠,公車一小時半才有一班,我就在幾乎是沙漠的州立公路上徒步走了一個小時半。還好有朋友與我同行和手中一把傘,不然我一定在路邊蒸發而亡。加州的山都光禿禿的,幾乎沒有植被覆蓋其上,馬路旁偶有幾家賣植物種子、農用工具的大型溫室,但沒人在顧店。

千里迢迢終於到達部落法庭後,原本接洽好可以觀審卻因故臨時取消,不過office lady知道我遠從臺灣來,特別允許我進入法庭參觀。法庭不大,大概只有八坪,除了法官席、證人席、書記官桌、原被告桌,只有十四個旁聽席;前後擺放共五面旗幟,分別是美國國旗、Rincon自治區區旗與部落法庭的旗幟。法官席上擺了厚厚一本的資料,包含印第安傳統慣俗、美國聯邦法律如何在印第安自治區適用等,方便法官翻閱參考。

雖然無法實際旁聽法官審理案件的過程,覺得非常可惜,但我也因此有機會造訪鄰近Pauma、La Jolla印第安自治區。聖地牙哥的印第安自治區幾乎都有一間委外經營的賭場,賭場為自治區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不僅提供族人就近的工作機會,其收入亦回饋於自治區本身,使其能夠運用這些資金投入基礎建設。例如Rincon印第安自治區為解決族人就醫不便,利用回饋金建造了屬於自己自治區的醫院。

雖然部份印第安族人仍從事傳統農業,但普遍來說,這些華麗又看似突兀的賭場卻是印第安自治區的經濟支柱,兩者各取所需、互利共生。

(五)大峽谷西緣的Hualapai印第安自治區

利用美國九一勞動節連假,我和朋友到拉斯維加斯旅行,次日凌晨三點半,我們就跟團前往大峽谷西緣的Hualapai印第安自治區。不若拉斯維加斯高溫又非常乾燥,這裡氣溫涼爽宜人,長時間沐浴在陽光下才會感受到熱度。

到了自治區入口處,可以自選用直升機或區內接駁車遊覽自治區,我們選擇搭乘接駁車。第一站我們來到Skywalk,其高度有二又二分之一個Taipei 101這麼高,遠看已經兩腿發軟,但心想此生可能只來這一次,不踏上這玻璃橋就白來了!最後終於克服心中恐懼,咬著牙走了一回,貼身體驗大峽谷的鬼斧神工,並欣賞氣勢非凡的老鷹岩。

到達第二站,我們決定攀登不遠處的小山,因為沒有護欄,爬山過程中可是膽顫心驚,但山頂三百六十度的景色真是美不勝收、令人讚嘆。下山後,已接近用餐時間,遊客可憑入場券兌換印第安風味午餐和一瓶水,但個人認為餐點已改良成大眾口味,無法品嚐傳統口味有些可惜。

值得一提的是,走玻璃橋前,遊客都被嚴格要求不得攜帶任何物品,且必須再套上鞋套以防刮花玻璃表面。在橋上會有專業攝影師為遊客拍照,下來後統一至紀念品區購買。遠近馳名的Skywalk,雖然於傳統、於環保都飽受爭議,但它確實吸引大批遊客,為自治區帶來不少收入。生計與傳統仍然持續矛盾著,而我似乎看到了某種妥協或平衡。

(六)舊金山文藝之旅

才剛結束為期十二周的課程,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各自搭機回國,我則搭飛機隻身前往舊金山。為了省計程車錢,我選擇轉乘地鐵再徒步至青年旅舍。因為行李太重,我只能搭月台盡頭的電梯上去。當電梯門正要關上時,一個蓬頭垢面的homeless,一面自言自語,一面推著大賣場的推車進來,推車裡堆滿他的家當。門關上後,他的身體開始大幅度得抖動,並不斷發出低吼聲;這短短三分鐘,我滿腦子都在想:「如果他攻擊我,我要怎麼防禦?」,還好最後平安無事。這是我在舊金山第一晚的奇遇記。

 隔日我跟了免費的tour,踏著輕快的步伐,藉由導遊細心的解說認識這座陌生的城市。舊金山三字,前後「舊」、「山」二字貼切描述,唯獨「金」字徒有虛名,因為這裡從未出產黃金。說它就舊,是因為每走幾步路,都會有一兩棟歷盡滄桑卻仍然美麗的建築物,優雅得座落在街道旁,凝視幾代人來人往。舊金山基本上是建在山坡上的城市,幾處區域的馬路坡度陡峭不說,從最高處坐車下來,堪比雲霄飛車,考驗駕駛開車技術。

那幾天,聯合廣場、中國城、汎美金字塔、北攤小義大利、時光書店、卡斯楚街、漁人碼頭、金銀島、阿拉莫廣場、市政廳、九曲花街、叮噹車、柯伊特塔、雙子峰夜景我都一一拜訪。著名地標金門大橋,除了坐車從橋旁的小山坡欣賞它,坐船從海上看夕陽餘暉下它閃閃發光的姿態,最後還租了單車自己騎一趟大橋。

馬克吐溫曾說:「我度過最冷的冬天,就是舊金山的夏天。」這句話所言不假。即使正值九月中,白天走在陰暗處還是會不由自主得發抖,更別說到了晚上!冷到我一度受不了,想要回去豔陽高照的洛杉磯,日本友人還因此買了一頂毛帽禦寒呢!

(七)不是有錢人不敢生病

到美國讀書,除了要具備積極向學的學習態度,由於美國醫藥費價格高昂,更要保持身體健康!朋友的親戚因為急性腸胃炎掛急診、住院一晚,醫藥費高達新臺幣三十萬元,嚇得他們連忙辦理出院。

剛到的第二禮拜,不小心重感冒,也只能吃從臺灣帶來感冒藥來救急。但最慘的是,在聖地牙哥旅行時,前往目的地需要長途搭車,水分攝取不足、睡眠不足,不幸得到急性膀胱炎。在病情最嚴重的前兩天我還在聖地牙哥實行參訪部落法庭的計畫,但痛不欲生根本不足以形容有多痛!因為藥局沒有處方籤不能開盤尼西林,掛急診太貴我負擔不起,所以只能每兩小時吞一顆止痛藥,忍到回洛杉磯再到UCLA附設醫院求診。幸好當初報名時有學生保險,不需負擔高額看診費,只需要負擔一半的藥錢即可。

三、心得

還記得六月底才剛考完期末考,腦袋還塞滿各科法條,簡單收了行李隔天就飛去美國洛杉磯。UCLA為期十二周的英文學術密集課程,課業分量紮實,下課後平均花四至五個小時讀書,比我在臺灣念法律還認真。每日大量閱讀各領域的原文文章,每三個星期自選題目撰寫論文,下午則自由選修英文演說、生活會話及托福應試技巧等。「說」的能力在三個月的全英文環境下,可以說是突飛猛進,

一般人應該想到要寫論文就一個頭兩個大,那用英文寫論文呢?用英文寫第一份論文時,花了我整整兩個禮拜,一下課吃飽飯就開始研究怎麼寫,當朋友寫完作業在享樂時,我還在書桌前拼到凌晨;但努力終究是有回報的,寫到第四份論文時我已抓住學術寫作的核心概念,也得到教授的讚美與肯定。或許是不服輸的個性,我很高興在面對這個挑戰時我沒有退縮、堅持到底。在英文論文撰寫之學習,也為我未來出國攻讀碩博士打下基礎。

本於東吳法律修習英美法之精神,百聞不如一見,我利用UCLA法學院圖書館預習英美契約法、復習英美侵權行為法。英美侵權行為法之復習,較無問題;然英美契約法部分,在剛開始接觸時有些手足無措,幸好老師從台灣email學習式短片,我才能夠真正活用館內圖書,自習契約法基本原則。雖正值暑假,但圖書館內每天都有很多學生,討論室供不應求,自修區有時一位難求,學習風氣之盛可由此窺知一二。

身為原住民法律人,我前往聖地牙哥Rincon印第安自治區參訪南加州部落法庭,欲透過實際觀審與臺灣去年落實之原住民專業法庭相比較。然計畫趕不上變化,經歷三次轉車與一小時半的腳程,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原本預計要旁聽當天開庭過程卻因故臨時取消,與我接洽的人員忘記通知我,無奈之下也只能收起眼淚參觀法庭內部,過過乾癮。

聖地牙哥山區的印第安自治區,幾乎每個自治區都有一家華麗的賭場及高級飯店,即使與附近自然景觀格格不入,但卻是為自治區創造就業與經濟效益的來源所在。自治區利用賭場回饋地方之資金,改善公共建設,建立部落學校、醫院等。Rincon自治區即利用回饋金建立醫院,方便族人就近就醫。我曾向UCLA印第安事務研究中心請教印第安自治區賭場林立之原因,由於印第安自治區對內有相對自治權,只要不違反聯邦法律,美國聯邦政府不予干涉;其後更將之成文化,即1988年通過之印第安自治區博弈事業管理法案(Indian Gaming Regulatory Act)。印第安自治區之自治權,如水權、漁獵權、礦權與木材資源等,仍受州政府和聯邦政府所制約,故稱「相對」自治權。

反觀臺灣,原住民族基本法第4條規定:「政府應依原住民族意願,保障原住民族之平等地位及自主發展,實行原住民自治;其相關事項,另以法律定之。」同法第34條:「主管機關應於本法施行後三年內,依本法之原則修正、制定或廢止相關法令。」然原住民族基本法於2005年公告至今已邁入第十年,相關子法未建置一天,臺灣原住民自治就無法落實。未來臺灣原住民族如何做自己的主人,不處處被綁手綁腳,從政治面、經濟面與文化面自主決定與管理,是我們爭取自治權努力再努力的方向。

九月初實際走訪大峽谷西緣的Hualapai印第安自治區,除了相關印第安紀念商品與風味午餐,整個行程主打大峽谷景色與Skywalk,適度將現代商業與傳統文化區別,免去族人被當作拍照工具人的困擾。我認為,Skywalk確實吸引大量遊客前來,但也僅止於「這輩子來過一次就好」的一次性觀光,畢竟多數人是為了尋求站在玻璃橋上俯瞰深谷的刺激而來。但大量的一次性觀光何嘗不會創造盈餘?

然觀光之發展,必須制定其永續經營之目標,強調負責任的商業行為,確保生態環境不因此招致負面影響,在有文化保存之意識下獲取經濟利益,才不愧對生我們育我們的這片土地。

這個計畫,從最初申請學校、簽證、宿舍,到參訪以及旅遊行程規劃,都由我一人獨立完成,也因為如此,我變得更獨當一面。雖然人算不如天算,執行過程中難免會發生意料之外的狀況,例如部落法庭之參訪,但重要的是當下如何調整心態並即時應變。

孜孜不倦之餘,我非常享受旅行,聖地牙哥、拉斯維加斯和舊金山都有我的足跡,每每認識新朋友,我都會很驕傲得說Hi, I am Native-Taiwanese,所到之處都熱情得跟新朋友分享文化習俗、教問候語、介紹美麗的族服,讓更多人認識我們阿美族也認識臺灣。無論去聖地牙哥參訪部落法庭、大峽谷欣賞美景、舊金山拜訪加州最高法院,我都揹著情人袋,因為比起披國旗,情人袋更能代表我是誰、從哪裡來。我是阿美族的孩子。這個盛夏我完成一直以來的遊學夢,非常謝謝原住民族委員會。

四、建議

(一)由原住民族委員會出面接洽參訪

這次計畫,我必須一手包辦參訪接洽事宜。但也因為人數單薄,即使密集得透過email跟電話聯絡,對方可能不太願意只為了我一個人而出動人力接待,有些甚至會直接忽略我,前往部落法庭卻撲空就是一例。如果由原住民族委員會出面接洽參訪事宜,相信會大大降低類此情況之發生。

(二)將審查時程往前推移並公告初複審公告日期

今年度原夢計畫報名從2月20日至3月20日,初審結果在5月14日公告,複審通過名單則在6月4日出爐。原夢計畫之緣起,係為鼓勵族人勇敢跨出熟悉的土地,前往他鄉勇敢尋夢、追夢、圓夢。身為學生,在不休學的前提下,想短期出國只能利用暑假,但遊學牽涉課程報名、住宿、簽證與機票,並非一時一刻能完成,期末又須應付考試。我認為應將審查時程往前推一個月,預留足夠時間給預定在暑假出國的學生申請人。另外,希望公布報名消息時,能夠附上作業行事曆,明列初審、複審結果之公告日期,才不會讓申請人每天癡癡得守著官網的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