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651634

《Moana Rua: The Rising of the Sea》影片介紹

原民會105年(以及104年)Mataisah原夢計畫團體組的研習參訪地點是斐濟,在台大原住民族研究中心童元昭老師的帶領下,成員們到了由大洋洲12個島國合作成立的南太平洋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Pacific, USP),於其中的大洋洲藝術文化研究中心(Oceania Centre for Arts, Culture and Pacific Studies, OCACPS),有著一系列與斐濟歷史、語言教育、藝術與文化乃至當代議題相關的研習課程。成員們除了上課、與當地學生及藝術家進行交流,也到Naisogovau村落走訪,體會斐濟文化在村落的實際生活樣貌,其研習成果將在12月3日的Mataisah原夢計畫成果發表會中與大家分享。

大洋洲藝術文化研究中心由郝歐法(Epeli Hau’ofa,1939-2009)這位提出海洋視角的人類學家兼文學家所創立,風格特立,成員除了從事視覺及表演藝術創作和研究,也時常以藝術關懷/介入社會議題。近年來太平洋島國紛紛面臨氣候變遷帶來的嚴峻挑戰,此議題便成為中心成員這幾年的創作主題之一。大洋洲中心內部的知名舞團「大洋洲舞蹈劇場」(Oceania Dance Theatre)和合唱團「太平洋之聲」(Pasifika Voices)於2013年合作推出的《Moana: The Rising of the Sea》,便是以氣候變遷和海平面上升為主題的創作,試圖透過視覺和聽覺上的震撼,讓觀眾感受到太平洋島民在生存上面臨的迫切威脅,同時傳達出島民對於族群文化存續的期待與力量。以下是《Moana》的海報,若要觀賞本劇的影像片段請點此

 

529fbfdca341b

 

訂於105年原夢計畫成果發表會上放映的《Moana Rua: The Rising of the Sea》(rua是「二」的意思),是大洋洲中心於2015年重新編導,巡迴歐洲各國表演的版本。為了協助大家理解這齣戲的內容,以下便簡單介紹各場景,並附上本劇編劇暨導演Vilsoni Hereniko教授[1]的說明(來源:《Moana Rua》影片手冊;翻譯:台大原民中心 黃維晨)。

場景說明

1. 上升的海潮
海潮在上升,酋長(Chief Telematua)吟誦馬紹爾群島詩人Kathy Jetnil-Kijiner的作品〈Tell Them〉[2],提醒我們他的族人受到的威脅。

2. 薩摩亞
酋長組織他的族人,海潮的擾動及威脅在女性舞者的siva舞蹈中變得更加明顯。

3. 吉里巴斯
上升的海水分開了男人與女人,並吞噬了部分族人,族人的叫喊及反抗顯得無用。

4. 雙體獨木舟
孕婦Mele的先生提議建造一艘雙體獨木舟,載送族人撤回到過往的航路。

5.
島民向巨大的黑色太平洋鐵木(vesi loa)及其精靈禱告並尋求寬恕,樹便選擇為了島民的存續而自我犧牲,讓島民將其作成獨木舟。海洋試圖捲走Mele,但被族人所阻。從旅程中回來的酋長看到海平面上升對其家園及島民造成的影響後感到受挫。

6.
做了個夢,在夢中他在包圍著他的海潮中跳舞,隨著舞蹈越發激烈,海潮暫時變得平靜。

7. 斐濟
男性舞者表演meke,但還是逐一被海洋吞沒。酋長到得太晚,深受打擊。但這只是暫時而已。

8. 聯合國
酋長代表太平洋島民到聯合國說明氣候變遷帶來的致命影響。

9. 尚未出生的孩子
Mele對其胎兒訴說著對他的愛、她的悲慟、以及所預見將到來的更大危險。她為他在夢中看見低飛的軍艦鳥而擔心,但她發誓要堅強,要活到看見她孩子成長為在傳統及現代的層次上都充滿智慧的人。

10. 軍艦鳥
舞者扮演軍艦鳥入場警告將到來的災厄。隨著島民的歌聲,海平面持續上升,伴隨著颶風的襲擊,終究吞沒了島民。酋長試圖安撫大海,但島嶼已然消失,便與倖存者搭上獨木舟,出航尋找新天地。

11. 生命的誕生與逝去
Mele終於幸運地抵達新天地,並生下一個女兒,但遷移的創傷和對身體造成的負擔太強烈,Mele還是不幸過世了。當晚,倖存島民哀悼她的逝去。

12. 給初生的孩子
帶著已經七個月大的女孩,酋長獻給她另一首Kathy Jetnil-Kijiner的詩〈Dear Matafele Peinam〉[3],並與其他生存下來的島民一同宣示將為島民們更好的未來而奮鬥下去。

 

featured_exhib_film_moanarua

 

深沉、美麗而危險的大海

- Vilsoni Hereniko,《Moana Rua》編劇及導演

對於住在被深沉、美麗而危險的大海所環繞的島嶼居民而言,去想像其島嶼有一天可能會被海洋吞沒是件非常殘酷的事情,但這確實在大洋洲發生了,迫使越來越多島民開始討論這個迫近的末日,並思索這件事對他們整體族群、文化、甚至民族國家的意義。

對於被迫放棄你所鍾愛的一切,移居至陌生的他鄉生存,你作何感想?若你能選擇,你會離開還是選擇留下?「我寧願死在這裡。離開這個塊定義我是誰的土地,我會變得什麼都不是。」你會這樣想嗎?若你選擇移居,你又要如何在陌生的土地上生存?你能依靠被你放棄的傳統智慧嗎?對於把自己的生存看得比其他事情-如榮耀祖先傳承下來的土地-還重要,你又會怎麼想?

在這齣戲中,你會感受到音樂、舞蹈、歌唱、眾人面孔、白沙灘、棕梠樹、藍天等時常被人連結到「天堂」一詞的種種要素,儘管部分場景設定於美拉尼西亞、密克羅尼西亞或玻里尼西亞的島嶼上,這些經驗都為大洋洲作為一個整體而共享。在這個受太平洋島國現實狀況而啟發的虛構故事中,島嶼間的邊界是滲透性的,他們彼此交融。故事的結構是鬆散而有流動性的,有時間跟空間,也有過去和現在,一如大平洋的流動。要去欣賞並理解你在這齣戲中得到的感受,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心去體會。別想太多,放鬆去感受,順著潮流走,接受我們為你帶來的這來自太平洋島嶼的故事禮物。

當上漲的海水吞沒我們的島嶼,我們可能會失去你在這齣戲中看到的各種豐富而美麗的口述傳統及文化實踐。我們希望你能感受到這種文化流失的嚴重性,讓氣候變遷的論述能從你的腦袋進到你的內心,與我們共同完成這個創作。我們期待你的同理心。

有些住在內陸、不會被拍擊岸邊的潮水吵醒的人可能認為氣候變遷只是個學術議題,對其印象就是科學家們辯論著各種關於全球暖化、冰冠溶解、石化燃料與海平面上升的數據和圖表。但對於生活在大洋洲的我們,我們對於氣候變遷的想法多半來自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觀察-海水衝擊著我們的家園。我們面對著一個前途渺茫的未來,由此變得再真實不過。

但氣候變遷已不再是低地島嶼國家獨有的問題,而是個全球性議題,所以我們更該攜手合作,尋求減緩它所帶來的毀滅性影響。這正是我們呈現Moana Rua給你的理由。只要我們站在一起,我們便能找到阻止或減緩海平面上升的方法。讓我們開始將我們的想法及感受轉化為實際的行動吧。

對於如何從這危險的海洋中找出生路,也許辦法就在結合西方科學與原住民族傳統知識上。也許就如雙體獨木舟一般,西方科學和原住民族傳統知識能協助我們安全的航行出這塊危險的海域,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選擇雙體獨木舟作為我們對共享的未來之希望象徵。

 

69923c6b1507a0b42942017ffdd494b6

 

補充說明:

[1] Vilsoni Hereniko教授為斐濟羅圖馬島(Rotuma)原住民,於1977年畢業於南太平洋大學,獲獎學金至英國紐卡索大學研習戲劇教育並於1982年取得碩士學位,返回斐濟任職教育部兩年後至南太平洋大學教授文學、戲劇教育與劇場藝術,1991年獲南太平洋大學文學與語言博士,曾任夏威夷大學太平洋島嶼研究中心主任(2008-2010)以及南太平洋大學大洋洲藝術文化研究中心主任(2010-2012)。著有《Woven Gods: Female Clowns and Power in Rotuma》(1995)、《South Pacific Islanders》(1985)及《Art in the New Pacific》(1977)等著作。除了學術研究,Hereniko教授亦為電影導演、劇作家、小說家。其電影作品《The Land Has Eyes》入選2004年日舞影展並為斐濟提名2006年奧斯卡獎之影片。該片於2004年多倫多ImagineNative Film & Media Arts Festival獲最佳戲劇作品獎,並於2005年Wairoa Maori Film Festival得到Best Overall Entry獎。其他電影作品亦曾為新加坡國際電影節、鹿特丹國際電影節、夏威夷國際電影節等多項電影節參展電影。1997年獲夏威夷藝文協會頒發Elliott Cades Award文學獎。

[2] https://kathyjetnilkijiner.com/2011/04/13/tell-them/

[3] https://kathyjetnilkijiner.com/2014/09/24/united-nations-climate-summit-opening-ceremony-my-poem-to-my-daugh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