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繫-原青的國際南島交流(夏威夷)
Gincu Viljaw蘇亞妍(台灣大學圖書資訊系)

image002

摘要:

主要目的在於語言提升以及透過訪談增進南島語族與國際間交流,藉由語言提升能夠增強自己在國際間對台灣原住民族的論述,藉由交流提升臺灣原住民族能見度以及認識不同島嶼的南島語族,以結合彼此的聲音形成更大的力量。

這一切源起、

去年,因著「Mataisah‧原夢計畫」團體組,讓我能夠透過此計畫到斐濟進行課程學習與文化交流,在這個大家都不是很熟悉的國家,我們與當地原住民族透過交流理解了許多共通點,他們從以為臺灣是「China」到認識臺灣原住民族並且知道同樣身為原住民族,對於土地、身份都有嚴謹的規範,也同樣面臨了環境議題以及土地議題,而在文化上更擁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例如草蓆、主食、語言等,在這趟斐濟的旅程我最大的收穫就是,我明白我們不僅僅是住在某個國家的南島語族或是原住民族,全世界的原住民族都面臨了很多相同的困境與況狀,像是土地、環境、人口外流、文化保存與觀光發展等,這些都是其他國家的原住民族正面臨的問題,若我們能夠集結彼此的力量形成一個更大的聲音,那我們永遠不會孤獨,在離開斐濟後,我們不斷把在斐濟所面臨的議題讓更多人知道,而我們所接觸到的斐濟原住民也能夠讓更多人知道臺灣原住民族,而透過交流讓南島語系國家之間能夠更緊密的連結,分享我們的文化、語言與歷史,即使位在不同國家但我們擁有相似的生活習慣、文化以及語言,更緊密的連結才能讓我們的文化擁有更多的交流,一起維護我們身為南島語族的驕傲。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延續計畫的影響力與長久性,以及如何透過自身的專業和才能去增進自己對於南島語族的認識及交流以及去思考各國原住民族所面臨的議題,於是就思考到聯合國每年舉辦的原住民常社論壇當中提及國際原住民間的交流重要性已慢慢提升,如何透過連結來增強彼此的力量已為重要課題,所以我希望可以透過進入到ICC夏威夷語言課程,以提升自己英文的論述能力,並且突破個人內心障礙,能夠依靠自己的力量去突破去學習,並透過課程期間去接觸更多來自不同地方以及當地的人,進行訪談以及交流,達到南島語族間文化交流,以及提升台灣原住民族能見度,我也期望透過實地走訪與交流,看見當地原住民族所面臨的困境,並利用自身圖書資訊專業將資料作系統匯整並數位化,透過此機會去集結各國原住民族的聲音,讓我們彼此形成更大的力量,最終期望依自己圖書資訊專業以及集結各方不同專業人士一同建立平台讓各國的原住民族或是讓各國的南島語族能突破時空的限制形成更多管道來進行交流。

夏威夷、

為何我會選擇夏威夷?其實最主要原因是語言學習,夏威夷有很充沛的英語學習環境,而又為何我對於語言學習有如此大的熱忱,其實是因為在今年五月份,和兩位姐妹赴關島參與太平洋藝術節,我們希望可以透過這個藝術節提升臺灣原住民族能見度,讓更多人聽見我們的聲音.也因為體認到南島語族連結的重要性,所以我們手上拿著充滿臺灣原住民族文化和議題的照片牆,用繞場以及說故事的方式去傳遞我們的聲音,而在此英文成了我們最主要的溝通語言,姑且不論英文如何成為強勢語言,英文現今的確為我們主要溝通語言,所以我們若能夠擁有好的論述方式以及語言能力,則更能達到我們所希望的效果,當時我確實體認到英文的重要性,因而語言學習變成我很大的目標。除此之外也因夏威夷屬南島語族,而在事前準備時也明白夏威夷族面臨了很多環境以及政治上的議題,有很多都跟臺灣原住民族相似,也期望能透過訪談去了解他們的情況以及結合彼此的力量,讓散佈在太平洋的我們能夠串連並且體認到南島語族連結的重要性。

突破障礙的學習、

在這裡要開始說個真心話,我確實外表看似堅強,但其實對於語言有很大的障礙,第一次出國就是去年去斐濟,我們住在寄宿家庭,在到達斐濟的前幾天,我內心恐慌且充滿不安,我不知道如何用英文溝通也時常害怕自己用錯詞彙或文法,造成我在寄宿家庭其實開口的機會不多,我也非常害怕跟當地人有眼神接觸,因為眼神接觸很容易就會連結彼此然後就要開口說話,為了避免說話我都盡量不與人眼神接觸,而在斐濟學習課程也真的因為不習慣而有聽沒有懂,自信心一度被打到谷底,但隨著時間過去以及同伴間的幫忙,我也開始嘗試並且也逐漸習慣,但回到臺灣後我一直都知道自己還是有所障礙,爾後又去了關島,當時覺得因為傳遞聲音的重要性,所以並沒有考慮很多有關語言的限制,而且事前因為有對於我們進行的行動進行練習,再加上有兩個同伴的協助,所以沒有太多恐懼。

但,我一直想突破自我,不是說不需要同伴,而是我覺得能突破自我的方式就是一個人去闖,必須自己去經歷所有,才能提升自己的能力並且幫助他人,我必須要無所畏懼才能有自信心,有自信心說話才有力度,說話有力度才能大聲宣揚自己的話。

這次在夏威夷我選擇了 ICC語言學校,學校將語言班分為五個程度,Beginner、Low Immediate I、Low Immediate II、High Immediate I、High Immediate II以及Advanced,第一天由老師進行基礎訪談再按照訪談分班,我被分配到的班級為High Immediate II,課程分為聽力、口說、閱讀與書寫,每天的課程都有聽力與口說,班級每週都會有新進成員或畢業學生,每個人來自不同國家,我在班級上遇到的有德國人、義大利人、瑞士人以及多數的日本人,透過課堂,分享我們在夏威夷的經歷,以及各個國家的故事。我很感謝我在這個班級遇到的老師,他花了特別多的課堂時間在臺灣以及我的故事,整整利用了大概五堂課的時間請我分享臺灣、臺灣原住民族以為為何我來到夏威夷,在他聽過我的故事之後,他也利用課堂以及其他時間跟我以及同學解釋夏威夷的現況以及過去政治上不正義的事情,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討論「夏威夷屬於美國的背景」,從第一天到學校就感受到夏威夷人對於這件事情的微妙感受,開學的那週五剛好是個節日全夏威夷放假,而這個節日是在慶祝「夏威夷進入美國」,但每個老師講起這個節日臉色都會特別奇妙,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是不光明的事實,「這天是為了『慶祝』夏威夷進入美國,但這對部份人來說並不值得慶祝。」至少三位老師都為這件事附上此言論,而我透過口說聽力課程,在課堂上詢問老師這件事的背景,在來夏威夷之前我知道夏威夷選擇進入美國是經過選舉的,但一直對背後的故事並非非常了解,老師說,夏威夷是透過投票決定沒錯,但整個投票的程序是相當不正義的,在1959年宣布投票後,政府所給的三個選項讓夏威夷人感到非常不滿,三個選項幾乎是無法逃過成為美國的一份子,所以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人拒絕投票,去投票的人超過半數選擇同意,且投票人當中含有大量美國軍隊人員,即使這樣這個結果還是讓夏威夷成為了美國屬地,至今,美國總計夏威夷洲為全美各項投票率最低的洲,很多人認為因為美國取得夏威夷的方式並不正確所以不願投票,也有人認為夏威夷原本就不屬於美國所以沒有意願投票,夏威夷獨立運動至今一直沒有停止過。再這件事情討論後,我也和同學分享臺灣原住民族爭取自治的故事,甚至在課堂過後,有些同學會來問我相關南島語族的事情,或是其他班級的同學會來問我「為什麼夏威夷人會不想成為美國的一份子呢?」,對大多數人來說這件事是弔詭的,所以我透過自身的經驗、老師上課分享的故事以及我所訪談的結果對他們做稍微的介紹,將我想傳遞的聲音散佈給更多人。

在整個課程中,我逐漸建立自己的信心,由老師的調整讓我知道我不需要害怕說錯話,只要對自己想傳達的擁有自信以及用正確的態度,就可以將自己想要說的話傳遞出去,我利用課堂練習如何用英文去介紹自己、自己的國家以及自己的族群,也透過老師以及同學的反應知道自己的表達能力,從剛開始的生澀漸漸的成長,讓我心中的恐懼漸漸的消去,我很慶幸大多數的人在我說著自己的事的時候充滿熱情,還記得有個畢業的學生在聽說我要在課堂上分享臺灣的事情時,還向老師要求回到班上聽完我的故事在離開,我希望這樣的力度能夠延續更久。
而在語言學習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方式,就是一個人的旅行,這次來到夏威夷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出國,我準備出國的前幾天,常常詢問自己「我到底在幹麻?」對於自己的膽量有所疑慮,但就在抵達夏威夷的當天就給了我很大的挑戰。飛機一下,要過海關時,海關問了我一些基本的問題,爾後他要求我拿出學校的種種證明,之後他將我帶入所謂的「小房間」,就像電影裡演的一樣,有兩個海關開始對我詢問所有的細節,包含為何選擇這個學校?你如何和房東聯繫?等等由誰來接你?等等,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情,在詢問過後,海關把我帶到行李旁,「你確定是你自己打包這些行李嗎?你願意為裡面全部的東西負責嗎?」我想都沒想就回答說是,在看他一邊翻過我所有的行李以及一邊問話,我深怕行李當中出現我從沒遇過的東西,但所幸一切都沒問題,確定所有事情後他們帶我從緊急出口到達檀香山國際機場大門,在驚魂未定後也花了大半時間聯絡交通,我覺得在這之後展開了我信心旅程。「交流」是我學習英文的一大秘訣,在購物時與店員的交談、在散步時路人的搭訕、在訪談時的聆聽與提問以及每次的同學聚會,我不再害怕眼神交流,甚至開始會主動攀談,也開啟自己想要說的話題,很多我在這裡認識的人對於我所做的事感到好奇,甚至會透過Line或臉書詢問我的進度以及訪談結果,而同樣的,我也在夏威夷認識了好多國家的文化。

訪談,是我在語言學習上最大的挑戰,這次我訪談的主要對象分為四,同學的寄宿家庭、Aha’ Moku Council的執行董事、夏威夷大學圖書館Hawaiian and Pacific 館藏的館員以及觀光客,英文並非我的母語,所以訪談是很大的挑戰,但透過訪談可以了解自己的不足並且快速成長,透過訪談去提問以及了解訪談對象所傳達的重點,其中必須快速理解訪談對象的內容然後提出相關的問題,這是很好磨練自己的方法。

傳遞南島語族與國際間、

這次我訪談的主要對象分為四,同學的寄宿家庭、Aha’ Moku Council的執行董事、夏威夷大學圖書館Hawaiian and Pacific 館藏的館員以及觀光客。

透過訪談除了主要訓練自己的語言能力,也期望透過訪談可以更理解夏威夷族的現況以及對於議題的想法,並理解南島語族間連結的重要性。
我所接觸的夏威夷族是同學的寄宿家庭,家庭成員有來自墨西哥的媽媽、夏威夷族的爸爸以及兒子,我訪談內容主要分為三個部分,政治、觀光以及文化傳承,我所訪談的寄宿家庭對於我的提問其實都有很多的回饋,可以明顯感受他們對於現況的不滿和想法。政治部分我以他們如何去表達自身想說的話以及如何看待身為美國一份子的事情為主。而文化傳承以語言傳承以及現代年輕人透過何種方式傳承自身文化為主。觀光部分以如何看待夏威夷身為以觀光為導向的島嶼以及觀光對於夏威夷的好處以及壞處。

「We do not like being a part of the US because it was taken illegally.」他們認為身為美國一部分並沒有任何好處,美國強調他們讓夏威夷保持安全,但完全忽略了這是偷竊來的,他們帶來疾病、殺害夏威夷族、破壞土地,身為美國一份子只為夏威夷族以及這片土地帶來混亂,美國讓眾人誤會夏威夷需要美國才能生存,但眾人並不知道,在美國來夏威夷前,夏威夷擁有全世界最高的教育率、早在美國之前就擁有電力,美國造成的誤會,讓夏威夷沒有機會證明自己的獨立。在訪談的過程中,很明顯感受到這些想法已深植在他們心中許久,他們感謝我可以聽他們說這些,他們說世界已漸漸忽略他們的聲音,即使他們做了很多的努力,甚至認為他們根本逃離不了美國的援助,這又讓我反思到臺灣原住民族以及各南島語族島嶼的處境,我們想要的文明和大多數國家的定義不同,他們握有他們文明的關鍵,但也忽略到可能我們根本不想要。所以,再次應證南島語族島嶼間連結的重要性,我們甚少有機會可以相互連結,除非是官方間的接觸和一些知識份子的論壇交流,而我們生活在自己島嶼上的民族,卻是更需要去理解連結重要性的關鍵人物,或許現在的每一步都看起來渺小,甚至在路程上有人認為此行動根本不必要,但在這幾次的經驗告訴我,這些小事都慢慢的擴散在我們的生活,訪談過程我去敘說臺灣原住民族的共同處境,這些我所接觸的人會慢慢散播這些事情,就像我現在對你們訴說他們的事情一樣,不容忽視任何一個看起來小小的行動。

再者我們從政治聊到觀光的議題,夏威夷觀光盛行,常以生態及文化為觀光賣點,當然也包含二戰歷史記憶。我分享自己在家鄉的經驗,觀光確實為我的部落帶來經濟效益,但同時背後有更多難以彌補的痛,傳統文化觀的瓦解、資源分配的不均、土地破壞等等,寄宿家庭的媽媽說觀光讓他們沒有足夠的土地耕作,也使當地的租金和食物的價錢快速升高,他們很直接的說,觀光沒有任何好處只有錢,觀光也讓他們的文化快速變遷,所以近幾年,文化保存和傳承儼然成為重要的課題。在路上都可以看到著名的夏威夷草裙舞的表演,但寄宿家庭說其實這個舞蹈的表演是備受爭議的,最原始是只有某個家族才能學習,但現今已不是如此,但其中也隱含了很多文化傳承和轉變的種種衝突,即使會有些疑惑,但很多也只是順應社會轉變。

語言,現今是夏威夷族很重視的課題,當他們問起我會不會講自己的族語時,我一五一十的述說著臺灣原住民族青年的現況,說到這個話題是因為我提及如何將文化傳承給下一代,而語言身為文化的核心,是最緊急且最需要去學習的,此寄宿家庭的兩個孩子都能說著流利的夏威夷語,寄宿媽媽說因為夏威夷族近幾年重視文化傳承,很多有關文化傳承的機構都很努力在做這一塊,甚至有專門的私立學校。

這次第二個主要的訪談對象為Aha Moku Council的執行董事長,這個機構其實被很多夏威夷族質疑,因為他是政府所成立的機構,很多人認為他們只是在幫政府做事,在訪談過程當中,執行董事長跟我提及這件事,他說其實很難受,但他努力不去想這件事,他的祖母曾經跟他說:「做你覺得是對的事情就好了」,她認為現階段夏威夷是不可能脫離美國的掌控,甚至不只現階段,可能永遠都脫離不了,那我們能做的事情就是盡快地爭取我們的勸力。機構成立的目的在於「Pono」的實踐,Pono為夏威夷族的核心價值,他們將每個菁茵聚集在此機構,為的是服務人民、保護土地以及生態並且確保他們的社群。

這次的第三個訪談對象為夏威夷大學圖書館Hawaiian and Pacific 館藏的館員,在訪談前我先到館藏地去翻閱那裡的圖書,但他館內的圖書都是參考資源以及部分太平洋島嶼所發行的期刊,大概瞭解館藏後,我詢問館員如何去搜集有關夏威夷族和太平洋島嶼的文獻,館員說他們共有五個館員,其中兩個負責夏威夷的部分,另外三個則負責太平洋地區,負責太平洋地區的館員每年都會到各地去做搜集,而此館藏地並沒有將所有相關圖書及期刊放在同一個空間,而是散佈在整個圖書館,並非像是臺灣原住民族圖書館,而此館幾乎皆為參考資源,而參考資源的使用其實對一般讀者來說是陌生的,所以我詢問通常來館的人對象要如何找尋他要的資源,他說來這裡的讀者通常都不會問這樣的問題,因為學校圖書館網站皆可以顯示他們所需的館藏,另外此館大多空間是做為閱讀區。另外我詢問如何透過圖書館的活動去做宣傳,他則提及通常是和外面的機構合作,學校設有夏威夷族學生中心,所以大多是由夏威夷族學生中心去做活動。

最後的訪談對象為觀光客,我以學校上課的同學和路上的觀光客為主,主要詢問為何是選擇夏威夷,再來對於夏威夷的看法以及觀光的看法,學校的同學大多都是透過親友介紹,為了來到這裡體會一邊讀語言一邊享受沙灘和爬山的旅程,大多人都是一個人來,對於夏威夷的一切感到很滿意,這裡對待觀光客的服務態度很好也算有完善的交通工具,但最難以接受的就是物價;而任意找的觀光客主要也都是為了沙灘和爬山,他們對於觀光的想法就是以不要打擾到原先住在這裡的人為主,但有少部分的人來到夏威夷是為了移居,考慮搬到夏威夷,享受人生的美好,但大多數人也是最沒有辦法接受夏威夷的物價。

訪談是突破我心理障礙的很大挑戰,我透過簡單的訪談去訓練自己的能力,即使在過程當中我也遇到了不少障礙,有時候真的會聽不懂或是忘記如何提問等等,但其實這都是磨練,我也透過訪談去散播臺灣原住民族的聲音,讓更多人知道我們也藉此搭起更多的橋樑。

小故事:1.中國與台灣 2.老人飲酒歌 3.筆錄 4.

延續・實踐・夢想、
這一趟旅程總結了我這一年的新眼界和新體驗,旅程的一年前剛好是第一次踏上南島旅程,當初只是有著熱情參與了計畫,完全對於南島沒有概念也沒有人類學相關背景不知如何田野和訪談,當然我現在也是很微薄啦,但至少也知道自己在為了什麼事情做努力,而此,也成為了我未來努力的目標¬¬——連.繫,增進國際原住民族以及南島語族間的認識及交流中至建立平台以擴大交流管道。

踏上其他島嶼畢竟是困難的,所以我還是會以交流平台為努力目標,我目前正在和工程師討論網頁設計,網頁目前會以中英文為主,排灣語我還在努力,捱,網頁主要目的:認識其他島嶼的南島語族、認識南島語族、理解連結的重要性、各島嶼狀態更新,讓此平台成為生活在不同島嶼的南島語族的聯繫管道。

除此之外,我也一直在思考圖書館與文化間的連結,我一直覺得鄉鎮圖書館可以作為部落文化傳承的關鍵,所以未來我也希望能夠以這個為目標,我希望自己能回到三地民鄉立圖書館,透過圖書館的力量去做口傳文化、相關圖書的搜集以及舉辦活動提高館藏能見度。

這次的夏威夷旅程讓我更多考慮到自己未來能做的行動,語言能力提升後,我覺得我更有自信去做連結,我想要集結更多有此熱情的年輕人,讓我們一同去集結各島嶼的聲音以及提高臺灣原住民族在南島語族的能見度,創造更多的互動,讓我們之間的關係逐漸升溫。

回到臺灣至今,我也透過中高級全民英檢去驗證,聽力得了101分,閱讀83分,初試通過也算是成果之一吧,我想。

更新與進步、

我覺得在整個準備以及旅程中,最困難的部分就是事前準備,我當初和夏威夷是完全沒有連結完全沒有相關連絡人,很多時候都是賭一把,在事前準備去詢問在夏威夷生活過的人,雖然有大多數的人都很樂意幫忙也很熱情的幫我介紹很多關係,但我覺得最大的障礙是自己,或許我也不該如此冒險,我很堅持不想透過任何關係而是自己去探索這個完全未知的世界,所以事前準備是很困難的,我覺得自己能夠改進的部分大概就是能夠在搜尋更多的資訊,因為去到當地才知道物價的誇張,所以很多預算和當初所想像的並不相同,另外因為沒有考慮到自己課業的因素,所以導致最後回程時間的更改,讓自己到了當地還要不斷更改行程,再來就是準備不足,例如信用卡,我完全只帶一張沒有名字的卡,去後才知道原來通常是要帶兩張以上的卡,而且其中有一張一定要有自己的名字,在其中還發生刷卡刷不夠,還有我到當地才發現不能提款種種誇張事,幸好的是有同學和家人的幫忙,才化解了種種的困難。

整個過程當中最感謝的莫過於主辦單位台大原住民研究中心,他們辦事效率高,即使中心人數只有三人,但效率超乎常人的高,所以很感恩他們的付出,即使常常忘記時程或是該繳交的文件,他們依舊貼心提醒,並且適當地提出意見,讓我備感溫馨,絕對要再說一次,謝謝你們!

ICC語言學校畢業證書

ICC語言學校畢業證書

 

 

 

 

 

 

 

夏威夷與太平洋館藏地

夏威夷與太平洋館藏地

 

 

 

 

 

 

夏威夷與太平洋館藏地

夏威夷與太平洋館藏地

 

 

 

 

 

 

 

 

與Aha’ Moku Council執行長的合照

與Aha’ Moku Council執行長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