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人生活-寮國在地農業組織與交流

Lisin Tipus 高涪暄(東吳大學政治系)

一、前言

自今年(2016年)中共更是開始建造往中南半島的鐵路,並寮國為了2017年的東協主席國而有大動作的籌備,就當地台商所述,可謂是進入經濟改革時期,而作為中南半島內陸農業大國,其人口少,但是幅員廣大[1],也成為附近國家投資工業的目標,也因此掠奪土地的問題出現,但是因為國家傳遞資訊不易,更是讓人民容易得到相關資訊,面對到土地問題時,也不知能向誰求助,自身也沒有辦法有其他解決生活困境的方式。

image001本次交流的單位PADETC(Participatory Development Training Centre)與OFVV (Organic Farm Vang Vieng)進行交流與學習,透過其在於經濟、教育與文化當中兼融的發展方式,從不同文化觀當中,去了解到組織如何在發展當中去尋求這三者的平衡,同時不失去自身原初的色彩,將文化的核心一同向前走,並在時代洪流當中穩住腳步,不只是將社會企業的經營模式教導給村莊,也在交流過程當中,讓接觸對象了解自身文化的核心價值,以及去培力村民去經營自身的村莊,並且永續循環的發展。

透過與在地農業組織交流,提供給我國眾多在原鄉發展的族人,給予更為具體且具有組織性的發展方式參考,抑或是相關指導單位及組織,使其能夠有更多不一樣的發展概念,並且善用過去所在於政治學系當中管理相關,以及非營利組織學程當中的事物,在此得以運用並且使所學能夠在實際當中了解並發揮。也希望透過分享,讓族人了解到在2000多公里外的國家,有人致力於類似的活動,將在原鄉發展變化為其在現今的生活模式當中,成為其獨特的優勢,不是為了趨迎附會而不斷改變,而是那豐富的文化底蘊與自然資源妥善運用,在工作當中不會失去其生活原有樣貌。

二、實際執行情形

(一)09月01日-03日-資訊確認與調整期程

地點:寮國台商總會、廣東會館

執行概況:

此次出發去寮國,並未自身安全和緊急聯絡單位規劃完善,這是我過疏失之處,由於我原訂要交流的單位(PADETC),在出發前突然跟我失去聯繫,但我當時仍決定前往當地尋找他們,由於自身在當地人生地不熟,沒有認識任何有力單位能夠協助,但是,非常幸運的讓我和我國在越南辦事處的官員協助,讓我能夠與當地台商媒合,並讓計畫繼續執行下去。

同時,當時因為歐巴馬與東協的會見在即,日韓領袖都來到永珍,剛好寮國北方又傳出革命軍攻擊的訊息,以及中國大使館有炸彈攻擊的消息,對於當地人而言華人並無國籍差別,因此,雖然未收到台灣外交部的訊息,並且寮國的網路也開始被控管,除了速度以外,使用網路的方式,與我上次來訪,皆有大幅改變,由於當時台商告誡我,不要在外有大動作,所以初到之時,活動重心接放在為自己的行程做準備,並確保自身在當地的緊急聯絡對象,實際了解寮國目前與我國的關係,以及現今寮國經濟與就業情況,也因為一個人在外地面臨到的無法預料的情況,為我縮短行程的想法埋下伏筆。

(二)09月04日-011日-OFVV 有機農場交流

地點:旺陽有機農場

執行概況:

OFVV並沒有在原計畫當中,其坐落於以觀光為主要產業的Vang Vieng(旺陽),距離首都Veng Tiane北方車程4小時,農場距離Vang Vieng市中心三公里遠,雖然是在觀光城,但卻是在一片喧鬧中顯得特別安靜的地方,在Vang Vieng大多數人從事農業以外的行業,多以當地觀光為中心的相關工作,

OFVV除了主要作為在Vang Vieng地區的有機農場外,1996年創立迄今他們更希望可以引領Vang Vieng的有機農業,透過有機農業不僅是讓農民可以改善農作方式,除了可以促進友善環境外,更是協助在目前經濟改革中的農民,不受到影響;同時,20年間OFVV不單純只是身體力行向當地居民展示,友善環境與有機的概念,推動了山羊乳酪的企劃,為身為中南半島心臟國家,不易取得蛋白質營養的問題,有了解套方式,透過農村家中常有的山羊,並與有機農業耕作方式做循環,不僅是為農民肥料有穩定來源,也讓當地居民不會因為為了要攝取營養,而必須有大筆開銷。

 

在農場當中的住宿與食物可以透過參與自願的活動,來獲得折扣,除了實際參與有機農法的運作模式外,亦可以是作為英語教學課程的老師,當我二度到訪當地與朋友一同用餐聊天,不僅是發現到OFVV在當地的深根程度外,另外也發現到年輕人中,曾經受惠於OFVV英語課後,長大會回到OFVV擔任志工繼續將這樣的服務給傳給其他人,OFVV不僅是提供給了當地人受外語的場域,更是把互助的精神無形中影響到當地人。

在這OFVV生活的一周當中,逐一去了解到從羊的飼養、農作物的耕植,以及羊奶酪的製作,有機的循環模式,皆沒有使用太高科技或是複雜的技術,或是需要特別去添購土地,皆與農民現有的生活中所用的器具相似,也顯現出在推廣層面上,不會因為家戶的經濟狀況而有所差別,甚至是可謂是,為一般的農民所量身訂做,因此在於推廣上,除了透過有機農業傳遞永續的概念外,無形中也在影響這些農民的生活。

image002(三)09月13日-016日-Sompanya ECO Farm

地點:Sompanya ECO Farm

執行概況:

緊接著OFVV後,回到了PADETC的部分,帶著在OFVV的經驗,繼續往Sompanya ECO Farm交流,在過程當中才發現到自己的幸運,Eco Farm在2012年的時候因為創辦人的消失,於是也跟著中斷,但是在2014年在現在的經理,把當時只是計畫的農場,承接起來當作社會企業來營運。這不只是要將持續地將「教導」以及「永續的」信念傳播出去。另外,現在的經理是創辦人Mr. Sombath的女兒,家族中的人也要求Somchit把農場繼續下去,目前雖然並沒有太多的收入,但是家族對於Eco Farm要回饋給家族。

 

Eco Farm主要接觸到的對象,是讀農工的學生,在寮國職業的選擇並不像台灣這麼多元,因此許多來自農村的年輕人,會就讀農工,而農場也開放實習的機會給這裡的年輕人,其實有機農業對他們而言,就只是生活的一種方式,因此他們對於有機農業並不會有其他的想法,但是,Eco Farm特殊的一點是在於,他們不只是讓這些學生到農場實習而已,而是給予他們一個思考的教學,以及在無形當中培養他們對於土地和農業的概念,並且透過讓他們參與經營農場,和接洽販售農產品的過程當中,讓他們去思考如何去經營自己的生活,讓自己的生活模式和村莊可以用社會企業的方式去營運,也讓他們去了解到說,貧窮並不是他們的生活模式,而是社會對於生活的限制。

Eco Farm的金錢來源,來自於和附近的小學還有飯店合作,提供給他們有機的蔬菜,給予學童健康的午餐,另外,也會讓學生來農場體驗,讓他們能夠親自參與有機農業的方式,這過程當中的收入其實也沒有很多,但是農場將收入都分給這些學生,也讓來農場實習也更大的動機。另外的經費來源,是在於每個月都有工作坊,讓一些企業家來了解有機農業的推廣,以及讓他們給予農場有農業上的支持。

image003(四)09月19日-22日-Saoban Handcraft

地點:Saoban Handcraft

執行概況:

Saoban在過去是PADETC所承接的計畫之一,透過與傳統的工匠合作,以致力於保護與促進傳統工藝品的發展。其以創造為村民的就業機會,尤其是婦女的就業機會,並透過公平貿易原則,以及納入小額信貸進入活動,這也意味著小型的工作者,能夠透過獲得信貸的方式,將其業務開辦或擴大,以此方式來減少在寮國之貧富差距,並使其實際擁有獨立的收入方式。

公平貿易的概念,不單純是讓Saoban的商品,相較一般市集訂價也較高,但是這樣的動機,不只是逐漸帶動寮國的工藝市場,並使這些婦女了解,他們親手所製作的工藝品,相對應的價值,不應該與工廠製作出來的商品,放在同樣的價值,十年合作下來,許多婦女的生活環境也跟著改善,也因此在父權社會中,提升這些婦女自身的地位。

現金Saoban已停止提供小額信貸,因為所合作的對象,多已經經濟獨立,不需要透過信貸的方式,他們的手工藝品,能夠讓他們賺足夠的錢。Sompanya生態農場的經理,Somchit也擔任Saoban財務經理,由於Saoban仍在培養財務相關人才,所以由Somchit協助管理財務。

在Saoban中所販售的工藝品,來自六個族群,除了編織的圖騰有很大的不同外,每個族群都有各自工藝的獨特工法,同時也因為來自不同地區,也讓他們都使用不一樣的素材,讓Saoban這間小店,變的十分豐富,只有來自村莊女性親手製作的生活用品,每一件商品都是獨一無二。

image004(五)09月23日-28日-PADETC

地點:PADETC

執行概況:

PADETC (Participatory Development Training Centre),其構想發源於RIFS(米類綜合農作系統),其為寮國當地創建之致力於發展,使寮國具有其獨特且鮮明特色的組織,基於促進教育可持續發展的原則,PADETC在社會、經濟發展與環境之間的和諧平衡。工作重點為對組織的能力建設、提供學習中心和網絡服務、領導與宣傳。

 

現今的PADETC團隊,坐落在PADETC其中的職業學校裡,寮國的三大族群的村莊,只要有心希望學習經營村莊,他們都有提供協助的計畫。並且,其協助在於計畫,結束後基金會就會離開村莊,因此在培力過程當中必須確認,村莊須備永續發展的能力,才能在將來能夠自行營運。

寮國在地理和人口上,與台灣大相逕庭,但卻在寮國人身上,感受到部落人的性格一般;這樣的感受,不單是我個人有而已,在寮國的台商們也異口同聲地說著。雖然寮國已經濟改革,許多人的生活模式逐漸改變,根據台商所述,人心卻似乎沒有改變,

在寮國幾個縣市移動、交流,在於當地二十代的青年交流時他們說,「Our life just life. We work, drink and together with family and friend. This is Lao style.我們的生活很簡單,工作後就是要與家人朋友聚在一起,開心的聊天,生活就是為了生活而已」,當下意識到,過去在部落的日子,把生活過好,不是為了錢或是其他目的生活,就是生活的最大目的。但我心中有個疑惑,在資訊流動快速,並倡導經濟改革開放的寮國,年輕人對於這樣了寮式生活會不會有改變,但我問了在離鄉背景的青年,也問了在農村生活的青年,或許他們不能代表全體,但也給了我基準的答案,他們說「我知道有很多錢,一直工作的生活很好,但是,我仍然喜歡Lao Style的生活,這才是生活。」

image005本次於寮國交流,雖有部分中斷之處,但是,在過程當中之學習與回憶是無限的,同時,其發展模式更是值得我國效法與交流,此次也建立起了解的橋樑,在將來更是可以兩國發展單位雙向交流,以自身文化為核心,去進行發展走出自身的特色,才能在變化快速的世界中,站穩腳步,更是於此把有自身的文化核心,不斷向前,並且在不同的面相中發展,掌握自身的優勢,而不去迷失自身原有的文化和精神。

[1] 寮國人口約七百萬人,土地面積236,800平方公里,人口密度為27/km2,幾乎每一個家戶都擁有自身的農地,生活中與農業息息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