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濟原住民青年的輟學現象
Vilian Qalmultan林以安[1]、Amoy陳睿玉[2]
Sauljaljaui Djadjavan宋謙聆[3]、Ljeljeng Badjavan秦蜜[4]

 

一、前言

1970年被英國殖民一段時間,英國欲發展製糖業則引進印度勞工,因此斐濟當代人口組成,大致以原住民(iTaukei)及印度斐濟人(Indo-Fijian)為大宗。在這樣的殖民背景和外來人口移入,我們好奇的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教育是以哪一方為主體,如何教育學生對自身的族群認同建立。到斐濟當地後,我們走訪了印度裔創立的學校,印度裔中學生用英語滔滔不絕的發表著對於印度裔及斐濟國家認同種種見解。而從斐濟的城市生活經驗裡,城裡的原住民菁英卻擔心著萬一原住民土地在未來政策發展以致於被剝奪,而村落裡的族人則是懶散以對,對求學毫無興趣,將來斐濟原住民會面臨怎樣的危機?

這種對族群學習表現的差異印象,直到我們造訪斐濟村落時,遇到不少原住民青年的輟學生,媒體的報導中亦顯現了同樣的問題,[5]我們才發現這個現象似乎遠比我們想像的真實且嚴肅,值得關注,因此在本文中我們將介紹斐濟的教育體制,然後再以斐濟各族群就學率比較,了解族群之間就學比例的差異,進而探究斐濟原住民青年的輟學的現象。

二、斐濟教育體制的介紹[6]

  1. 小學 – 2種對外的考試
  • 6年級 – FILNA(斐濟中級讀寫與計算能力評估)
  • 8年級 – F.E.Y.E(斐濟八年級考試)

中學入學標準為200

年級 年齡
1 6
2 7
3 8
4 9
5 10
6 11
7 12
8 13

 

斐濟有1-8年級的小學,也有1-6年級的小學。FILNA是中學入學考試,一旦通過即從7年級開始讀中學。F.E.Y.E也是中學入學考試。

  1. 中學

中學有3種對外考試。

  • 10年級F.J.C.E(Fiji Junior Certificate Examination斐濟初級認證考試)
  • 12年級F.S.L.C.E(Fiji School Leaving Certificate Examination斐濟離校認證考試)
  • 13年級F.S.F.E(Fiji Seventh Form Examination斐濟第七次考試)

通過門檻為200

年級 年齡
9 14
10 15
11 16
12 17
13 18

小學和中學是以課程為基礎的。一年有3個學期。第3學期是參加外部考試。每個學科都有需要在每個學期完成的教學大綱。

  1. 大學

南太平洋大學和斐濟國立大學是斐濟的主要大學。還有其他大學,如斐濟大學。進入大學在基礎研究方面在F.S.L.C.E(12年級)的成績為250/400。對於學位,在F.S.F.E(13年級)為250/400。這都是大學入學考試。他們最近把通過門檻

下降到200/400。

三、斐濟各族群就學率比較

 

首先,就學前教育的部分進行比較(見圖)[7]

image002

 

 

 

 

 

 

 

斐濟教育部在2006年的統計,斐濟除印度裔和iTaukei外族群入學率約在10%內,印度裔入學率落在30%至40%,而iTaukei在2006年已過50%。故如圖可看出斐濟原住民在幼兒教育(學前教育)是明顯高於印裔斐濟人以及其他族群。

再來比較primary school的就學狀況[8]

image004

 

 

 

 

 

 

 

根據斐濟當局統計1995-2014 primary school的入學率,可以發現:

  1. ITaukei在初等教育的入學率自1995年便大於Indo-Fijian,且有逐漸拉大的趨勢。
  2. ITaukei相較於indo-fijian就學人數男女比例相差較大。

再以中等教育的入學率做比較[9]

image006

 

 

 

 

 

 

在中等教育統計圖上可以看到西元2000年以前印度裔斐濟人入學人數都高於iTauKei,但在2000年之後iTaukei入學人數卻高過印度裔斐濟人,反之印度裔斐濟人之入學人數卻不斷下降。

綜合以上有關斐濟入學率、入學人口組成的圖表中,我們發現這和我們原先的理解有所不同。從圖表中可以得知斐濟原住民目前並無低的入學率,也就是說入學並不困難。那換以學業表現來看,發現了斐濟原住民在學習成績的確是落後於印度裔斐濟人以及其他族群。(見下圖)[10]

從Wadan Narsey教授的” Key Issues in academic outcomes in Fiji”中斐濟原住民(iTaukei)在畢業合格率為弱勢。

從Wadan Narsey教授的” Key Issues in academic outcomes in Fiji”中斐濟原住民(iTaukei)在畢業合格率為弱勢。

從這裡我們就可以思考斐濟原住民族雖在入學率呈現正成長,但在入學之後,畢業合格的比例卻遠遠落後其他族群。在參訪村莊時我們也確實見到不少中途離開學校的例子。到底學校教育對於斐濟原住民而言,其重要性在哪?是什麼原因造成該族群畢業和完成學業是有困難?在斐濟時,曾聽住在城裡的斐濟原住民說過印度裔斐濟人的學業成就明顯高於斐濟原住民(itaukei)。並告訴我們這些印度裔當初因為英國殖民的原因來到斐濟,在沒有土地的情況之下,印度裔斐濟人必須靠自己的力量爬上更高的職位以謀生,所以我們在斐濟時也經常看到印度裔斐濟人從商,像是經營商店、餐廳等。是否就如他們所言,土地保障了斐濟原住民,在某些方面卻也限制了他們對未來的選擇及想像,此些議題是值得我們從更多面向來討論的。[11]

 

四、斐濟原住民青年輟學的可能原因

我們在村落中兩日,有幾位青年時時陪伴著我們,後來得知他們幾乎都是中輟生。究其原因,大致有底下幾點:

  1. 為維持部落生計

新聞顯示斐濟傳統家庭以家庭農業為主,部落裡以農牧業、林業、漁業等產業以維持生計,農作物包括栽培塊根農作物、新鮮水果和蔬菜、薑和卡瓦,需要家中的小孩到老年人共同來分工。有些部落甚至會發展自己部落的特色,像是我們去參訪的Naisogovau部落,婦女會成員製作染布工藝或由青年協助部落觀光,接待外來遊客並分享斐濟傳統生活作為部落經濟來源,這些都需倚賴家庭中的成員來協助工作,這又是斐濟學生決定就學繼續與否的問題之一。

  1. 經濟不允許,捐獻教會比教育費更重要

研究顯示一年約有一萬七千五百人離開學校,因為父母無法負擔學費和來往學校的車錢,根據斐濟調查局2012年統計,斐濟鄉村地區低於貧窮線者占43%,而鄉村地區大多住著原住民(iTaukei)[12]。另一方面,有些父母雖然賺取足夠的金錢但選擇利用在別的用途,舉例來說有些人認為教會奉獻會比學費重要。

  1. 學業表現不佳[13]

貧困對個人表現的影響一直是許多研究的主題,某新聞報導顯示來自貧困家庭的孩子,因為營養不良、學習環境差、缺乏基本教材和不正常的出席率往往在課業中表現低落。研究報告敘述斐濟原住民和印度裔斐濟人雖然在同一個教育體制下學習,但印度裔斐濟人常常表現得比斐濟原住民好,尤其是在高年級越能顯示出此差異,此研究認為是和彼此間文化、價值觀、信仰的差異有關,印度裔斐濟人認為教育是「成功」的唯一途徑,且讓孩子在學業上得到成就是很重要的一項任務。相較於斐濟原住民,他們鼓勵孩子成為對社會忠誠並在村落裡成為一位很好的人,注重社會活動和文化的要求。雖然斐濟原住民的家長大致理解學業的重要,但為保持他們在部落裡的社會責任和道德,付上大量的時間和人力,像是傳統儀式和教會活動等等,這顯示父母常常無法監督孩子的功課,研究表示斐濟原住民的社會文化背景,特別是家庭環境,包括家庭價值觀和優先事項,是主要影響子女課業進步的原因。此外,學校所教導的、老師的期望和殖民地政策,例如:土地使用權的問題,都深深影響著這兩個族群在學術表現的差異。

五、小結

我們關注在斐濟原住民就學率、輟學率與學習表現時,我們往往把它視為問題,雖然數據的展示與分析能讓我們都能清楚明瞭現況,但是我們太急於下定論,馬上對就學率與表現低落下負評,應學會觀察再去探究背後原因,其中斐濟原住民學生輟學率雖高,但它確是有文化上的原因,就像我們在村落裡所遇到的年青人他們屬於村落裡的青年會,幾乎都是中輟生。他們在村落裡,打魚、種植芋頭、在村落的迎賓sevusevu儀式裡,協助整個儀式的進行,在進行Lovo時,他們又得撿柴、燒火,還得爬上椰子樹砍樹葉以覆蓋地灶的食物,無論何時何地,他們在村落中,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成為村落裡、社群裡、文化裡很重要的人。

這個問題就如同現今台灣原住民族的挑戰,我們一直鼓勵原住民青年追求漢人社會所謂的進步、認同與成就,青年失去了對部落的生活經驗、文化價值,而這是否也造成了原住民族文化以及認同的流失呢? 而有怎樣的方法可以在維持傳統文化的價值上,被主流認可,或甚至成為主流的價值觀呢!? 這都是我們將來可以持續討論的議題。

[1]國立嘉義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布農族,花蓮萬榮鄉馬遠部落人。

[2]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阿美族,台東東河鄉泰源部落人。

[3]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學系,排灣族,屏東獅子鄉楓林部落人。

[4]台北市立大學教育系,排灣族,屏東獅子鄉楓林部落人。

[5] EDUCATION-FIJI: Where the Boys Drop Out of School By IPS Correspondents

[6]經由訪問USP學生資料整理所得。

[7] Fiji EFA MDA Report 2007(Education for all mid-decade assessment report )

[8] Fiji Bureau of Statistics – Key Statistics: June 2015 MISCELLANEOUS

[9] Fiji Bureau of Statistics – Key Statistics: June 2015 MISCELLANEOUS

[10] Key Issues in academic outcomes in Fiji Annex F in Independent Completion Report (2010) Professor Wadan Narsey

[11]另外,我們也發現斐濟在初等教育並無嚴重的性別族群問題。以2006年為例,斐濟在小學階段男性入學率為91.1%,而女性入學率為91.4%,幾乎是相同水準可說是達到性別平等 。我們也發現了印度裔斐濟人的入學率有逐年下降的趨勢,以及2008年印裔女性的入學的入學率突然高漲,對於這些原因的探究,因為身邊多為itaukei的朋友,蒐集不易,故建議日後可以從此方向著手進行原因探究。

[12] Cultural Influences on Academic Performance in Fiji: A Case Study in the Nadroga/Navosa Province by Setsuo Otsuka

[13] Cultural Influences on Academic Performance in Fiji: A Case Study in the Nadroga/Navosa Province by Setsuo Otsu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