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e世代原夢
李維晏

image002摘要

網路世代的學習者汲取新知的速度與廣度無遠弗屆,教師已不再是傳道授業的主要或唯一媒介;面對這樣一個無可規避,卻又充滿契機的教學變革,已有越來越多教師省思「師者」在網路世代裡的定位,而身處網路世代的學生更對課堂學習抱持有別於以往的期待。「翻轉教室」即是能有效因應此變革的教學模式,它將多媒體科技與課堂任務連綴搭配、相輔相成,進而實現深度學習的期望。在此報告中,筆者探討了翻轉教學在偏鄉原住民部落學校教學上之價值,並分享了參訪三間學校、參與兩種工作坊研習、拜訪兩位專家、及在兩個國際會議裡發表交流後之感想心得,期能在偏鄉原住民部落學校教學發展上提供實用意見及建議。

一、前言

一個國家富強與否取決於其人民之素養與潛能,而教育正是增進素養與提升潛能的重要環節。因此,在公開政辯與國家施政報告中,教育總是優先考量的項目之一。而教育,對台灣原住民而言則更顯重要。都市化造成之城鄉差距和發展失衡問題,在全國中、小學總數約33%的偏鄉學校裡直接或間接地加劇了教育資源不均、學校存廢等問題。此外,我原住民同胞也多受限於社會地位及教育水準之弱勢,易導致在社會資源有限且環境競爭激烈下失去生存硬實力之情形發生。故,為解決城鄉間教育上資源之不均,在過去數十年間,國內有許多學者針對偏鄉教育做了不同層面及觀點之探討。

黃彥超(2016)彙整了江嘉杰(2016)及林秀芬與許振華(2014)關於臺灣偏鄉學校教育問題的文獻,並總結臺灣偏鄉社會與教育問題特徵可以分為四大類:一、地理位置偏遠與交通不便,造成資訊傳播不易和人員流動率過高;二、各地族群、宗教和歷史背景等文化脈絡的特殊性,導致部分課程的內容與設計並不適合當地;三、人口不足現象,造成教育經費分配不足;四、家庭社經地位弱勢,無法支持足夠的學習資源。許添明與葉珍玲(2013)也指出偏鄉存在許多年班級數單班、學生人數少的狀況,在缺少競爭的環境下,學生的學業成就不易提升,進而影響教育品質。而長期以來教育資源不足的待遇及缺少競爭學習之下加速學生外移,更不利鄉村發展。從以上文獻結果可發現三個重點提醒。第一、地理環境、生活環境條件與資源取得三者間存在著重要關聯。第二、前三者間互相影響的結果會直接地影響當地教育的品質和資源豐富性。第三、當地教育的成果可能會間接信影響社區及教育的永續性。故,如何解決城鄉教育不斷擴大的差距,是歷屆政府必須面對的長期嚴肅課題。

要解決偏鄉教育長期以來多層面之挑戰,根本之道需要基礎建設,也需要教育創新(吳璧純、詹志禹,2015)。在過去二十年間,台灣政府相關單位也曾制訂許多政策與教育方針,如十五年前推展之「部落文化成長班」和「種子教師培育及回鄉服務」、近十年來於大專院校鼓勵推動之「社團青年偏遠學校服務」、及近五年來以協助偏鄉學校進行實驗創新和發揮學校特色、激發偏鄉學校教師教學熱情、研發課程創新教學策略與發展具在地特色學校本位課程之「偏鄉數位關懷推動計畫(101~104 年)」,配合「發展數位學習與應用」之推動策略、「偏鄉地區中小學網路課業輔導服務計畫」和「數位學伴線上課業輔導服務」等。

筆者本人有幸曾以教師、指導老師及顧問等身分,參與推動多項教育計畫。從這些第一手經驗,筆者得以落實於教育上之熱忱,也親身體會「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之道理。如何在最少資源下有效落實教育最大化之任務,考驗著當代當權者及教育者的智慧。以下為筆者曾參與之教育計畫的正、反面成效探討,期透過概述,透視大環境下存在之教學挑戰,並從過去的經驗中朔造未來的可能性。

部落文化成長班及種子教師培育及回鄉服務

筆者曾於「部落文化成長班」,擔任近三年的英語老師與英文課綱設計者。也曾於「種子教師培育及回鄉服務計畫」中負責師資之培訓。雖透過部落教堂力量舉辦各類學科成長學習班及培訓種子師資回鄉深耕教育是不錯之教育理念,但卻長期遭遇部落協辦單位專業性不足、教育經營方式缺乏永續性、適任教師人數不足、與交通不便等問題,致使耗費大量教育資金與時間,明確成果卻相形不彰。

社團青年偏遠學校服務

許多國內大專院校鼓勵其大專生於暑假期間走訪原住民部落與教堂,為部落孩童提供多樣課程與營隊活動,藉以加強大專生關愛他人、回饋社會之學習。筆者身為山青社及原青社的指導老師,曾數次領隊下鄉服務。於後反思中,筆者體悟此類活動雖有助於大學生之關愛與奉獻精神,也能帶給部落學童不同交流及學習經驗,但活動多為短期學習或訓練,故於教學上,缺乏長期性之正面深刻教育影響及完整性課程規劃;於計畫實施上,距離過遠與缺乏持續奉獻意願之適任老師是此計畫最大的兩個困難處。

數位學伴計畫

其後, 銘傳大學為協助執行行政院「愛臺12建設─智慧臺灣」項下「公平數位機會」之「偏鄉數位關懷推動計畫」,運用網路媒介跨越城鄉空間障礙,並以陪伴與學習為基礎,培訓學生運用資訊科技融入學習。透過線上即時互動平台,協助提升偏鄉學童學習動機與興趣,促進城鄉學習機會均等,同時培植大學生數位關懷之概念,發揮服務學習能量。為了提供持續性及組織性之教學與課綱,筆者自願協助銘傳大學協辦之「學伴線上課業輔導服務」,擔任其師資培訓顧問,負責訓練大學生提供網路輔導與學習反饋。此計畫在2015年更名為「數位學伴計畫」。 筆者多年來參與數位教育輔導計畫,不僅期望服務偏鄉學童,善盡一份社會責任,也同時希冀能藉由協助中小學伴的學習輔導,陪伴學童之生活成長,進而強化其品格教育。過去六年以來,這些計畫成效顯著,但筆者認為我們不應該滿足於提供學生「被動的」課後補救輔導,而更應著重在提供「主動的」學習機會。更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的成果報告中已提及,因學習及生活條件的局限性,原住民學生比起非原住民學生、偏鄉原住民學生比起城市原住民學生更需要個別關注與引導學習。故筆者致力尋找更適切之教學方式,以裝備學生「尋找資源」及「善用資源」的核心基本能力,並培養他們「自學」之積極生活態度。

在長時間參與這些教育計畫期間,筆者了解到儘管這些計畫可正面改善偏鄉地區學生之學習狀況,但仍有許多現實考量點如經費考量、時間管理、成效評估、以及人力資源調度等問題,致使其實行上屢遭困難。故,當務之急乃是尋找可以符合時間空間無礙(time- & space-free)、具經濟效益(cost-friendly)及資源彈性(resource-flexible)之當代教育方式,以利偏鄉及部落之大規模教育推廣—這,便是2014年,結合「種子教師」及「數位學伴」之教學政策與「翻轉教育」之教學理念的概念源起。

翻轉e教育

吳璧純與詹志禹(2015)分享先進國家在推動偏鄉教育課程時,非常重視科技設施的角色,例如例如e化學習策略,澳洲採取遠距或科技產品進行課程與教學創新(Barter, 2013)。臺灣教育部在偏鄉教育的資訊及數位化方面也做了很多努力。教育部從2003起便一直致力於e化學習之軟體和硬體的建設。在硬體方面,主致力於偏鄉學校的校園無障礙網路上線與民間業者合作提供行動載具作為自主學習的利器;在軟體方面,期透過課程創新教案的開發,讓學生具備資訊操作能力、善用科技輔助學習、及將教學人力(如大學生數位學伴)和學習資源帶入偏鄉。

數位化之發展給予學校可以在制式教育體制之外,找出適合學生自主和彈性的學習空間的機會,並覓尋有利於創造學校及社區本位之特色。許多針對線上和混合式學習的研究顯示出其於教學上之成效,美國教育部的線上學習評估報告(Evaluation of Evidence-Based Practices in Online Learning: A Meta-Analysis and Review of Online Learning Studies)提到,全部或部分採用線上課程學習的學生,普遍來說較透過傳統的面對面教學學習同一課程的學生成績比較好。在美國,翻轉教室已是幼稚園到12年級教育(K-12)的主流教學法,教師投身於翻轉教育的景況遍及全國。這樣的氛圍也感染了國際學術圈,激勵許多教師接受相關訓練,於課堂中演繹應用(Lambert, 2013)。影響所及,台灣近年來也有越來越多學校展現在義務教育、甚至高等教育中實行翻轉教室的熱忱與決心(蔡進雄,2014)。在傳統教學中,課堂時間多用於強化「記憶」與「理解」,而難度較高的學習任務往往留待課後由學生獨力進行;翻轉教室反轉其順序:學生於課堂外自主預習基本概念,進入課堂後則經由教師引導與同儕合作培養「分析」、「評鑑」、和「創造」等較高階的能力。綜言之,翻轉教室善用課堂時間提升學生學習成效,儼然已成為當代指標性的教學模式。

有鑑於翻轉教育於近年來備受許多教育工作者與專業人士推崇,肯定其為成效高的教學模式(Rycik, 2012; McLaughlin et al., 2014; 鄧鈞文、李靜儀、蕭敏學、謝佩君, 2014),筆者開始思考翻轉教育在偏鄉及部落教育上實行之可能性。這種教學法的優勢在於,學生得以透過數位科技(e-sources),預先習得單純知識傳授部分之課程內容,並在老師的帶領下或學伴線上教學時,討論更多富有挑戰性的項目。這種採取使用數位教材於第一階段學習之方式,能使教學與學習在時間與地點上更加彈性,同時也能助益老師於學生學習風格與節奏上個體差異之處理。而第一階段之自我學習將助益第二階段的數位學伴學習及每月一次之老師課堂教學。第二階段可安排學伴線上教學及老師親臨領教學。學伴線上教學提供師生於線上互動,其完全不受限時間與空間之特色,將吸引更多學生加入;每月一次之老師親臨教學除可增強學習之應用練習,減輕老師在時間與地點上安排的不便,也能大幅降低老師人數不足之窘境可能性。這些措施可將「一對一、線上、即時、互動陪伴與學習的數位學伴特色」轉化為「為一對多、線上、即時、同作共學的翻轉教育模式」。

然而,雖翻轉教學於教育圈吹起了教育改革之狂風,相較於傳統教學,翻轉教學(尤其在台灣)仍處於初成長階段,多數教育學者仍處於觀察、發掘更多可能性,尋求成效極大化方式之階段;而與此進程休戚相關的是翻轉教室目前所面臨的挑戰,若無法克服這些挑戰,可能將窒礙此教學模式的潛力。因此,筆者邀請另五位英文老師及四位助教,在2015至2016年間,展開了為期一年半之翻轉教學研究,期望檢測翻轉教育在台灣的社會環境與學習氛圍下之實用性及教學成效。作者在台灣大學寫作中心主任之啟發及支持下,擔任翻轉教學團隊研究計畫主持人,於103及104學年度進行「5ICL進階版翻轉教學」(5ICL-enhanced FCM)之行動研究。

此研究不僅錄製學習第一階段翻轉課程所需之線上影片與學習材料,更第二階段學習設計了完整的教學活動和課程規劃。就研究結果顯示,翻轉教學之於課程的成效符合其研究所預期,不僅學生的學習動機提升、學習交流互動增加,就寫作進步的幅度而言,效果亦優於傳統教學,再者,5ICL模式以其漸進學習的內涵,使翻轉教學更臻成熟。爾後,作者及研究團隊曾受邀至其他大學提供翻轉教學之師資培訓,並於2016年至日本研討會分享教學研究成果。

過去十數年間筆者參與不同的教育計畫,在自己以及合作夥伴身上看到了許多潛能及教育熱忱的同時,也深刻感受到了無形的牢籠—困住了一位勇士的勇氣、一個自由人的才能及想像力。歷史的痕跡及教訓提醒了我們,唯有憑藉教育,才能掙脫牢籠,邁步繁華—即,個人才華盡現之暢快、部落文化傳承之無懼、及一個民族精神落實之驕傲。

雖然現代人常埋怨自己生於一個瘋狂的時代,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時代讓我們有機會更深層且廣泛的探索生命的價值。而如今,受惠於網路的時空彈性,城鄉差距、貧富分別及資源有限等問題均有縮減之機會。翻轉教育也許無法解決所有教育上(包括原住民教育)面臨之困境,但以筆者過去數年與具使命感之團體、負有決心之教育者、熱忱奉獻的青年、和睿智聰慧的原住民老人等合作之經驗,筆者對翻轉教育之適切性(即其時空彈性、經濟效益、資源彈性)有充足之信心。

在與國內同事及學者合作力求教學創新後,筆者也希望能有機會從更廣闊的國際視野學習並檢測翻轉教育。如此,不僅能親身體會國外翻轉教育實際案例,也能跳脫自身文化及傳統拘束思考,尋求框架外之創意思考。儘管在2016年3月完成的研究成果正面肯定了翻轉教育實施之前景,然,若欲提出更符合部落生活與文化上之真實條件與原住民學生之實際學習需求之翻轉教育實行,仍需更進一步之探討與調查。故,筆者深感榮幸能獲得實行「圓夢計畫」之機會,並誠心感謝原住民族委員會及委員們對我的堅持的支持。此次美國行,我參訪了三間學校、參與了兩種工作坊研習、拜訪了兩位專家、並在兩個國際會議裡發表分享研究結果,旨在於以下四點上力求靈感:(1) 如何有效的調整翻轉教學法,以符合不同年齡層之原住民學生;(2)如何協助引導教育政策者、學校、家長與社區等不同教育參予者間之合作,以締造最大之學習成效與熱忱;(3) 如何結合民間資源,提升偏遠地區學生學習動機與能力,以建立長期社會數位關懷風氣,共同協助教育計畫之推動;(4)如何在這個e化時代,結合不同的科技資源,創造更方便、多功能、教育功能強大且更符合當代需求之教學法。

二、實際執行情形:

(一)7月20日~22日-參加科技融合教學之研習座談會(Differentiated  Instruction: Staff Development for Educators)

地點:華達州The Venetian/The Palazzo
執行概況:筆者參與科技融合教學研習座談會,2016年之探討主題為科技產品於教學上之應用。此三天研習座談會中,每日與50至55位不等之有經驗教師或研究學者分享其e化教學或相關研究經驗,一同探討如何進行教學合作以避免教育資源之浪費,讓教學與學習之成效最大化。

image004(二)7月23日-參訪

地點:舊金山史丹佛大學
執行概況:史丹佛大學之Coursera與翻轉教育乃更為成熟之網路學習資源,因此,筆者於參訪史丹佛大學時親自體驗這些學習資源,並有幸以旁聽者身份參與了兩次翻轉課程,也拜訪了專家Martha Young-Scholten,更深入的了解了翻轉教育在高端教育體系中的應用。

image006(三)7月24日~30日-參訪及參與工作坊

地點:明尼蘇達州英華學院(Yinghua Academy)
執行概況:美國加州明尼蘇達州英華學院的主要學生群為後期移民之美國華裔及美國出生之美籍華僑,學校教學採用沈浸式課程。筆者參與了暑期師資培訓營,並提供了一場翻轉教學研習會。

(四)7月image00831日~8月6日- 參與「國際教育會議」及「社會科學、藝術、經濟和教育國際會議」並發表翻轉教學研究成果

地點:舊金山
執行概況:於「國際教育會議」(7/31~8/04)以及「社會科學、藝術、經濟和教育國際會議」(8/05~8/06)上發表了翻轉教學研究成果,並於兩場發表中皆獲得了「最佳論文發表獎」。最難得的是,在與許多有經驗資深老師及專家們交流中,得到了許多寶貴之實用意見及建議。

image011 image009(五)8月7日~9日-參訪Carpe Diem中學

地點:亞利桑那州
執行概況:為找尋與台灣原住民更相近的受訪者,故參訪了亞利桑那州Carpe Diem。Carpe Diem中學是一所公辦民營的特許學校,學生中多數是美國印第安及西班牙裔學生。近年該校學生參加亞利桑那州標準化統考,平均成績都遙遙領先,於2011年時,更在原有的成功混合學習模型基礎上(即使用電子的課程體系外加高品質的教學,提供個性化的學習體驗),進一步擴展了其線上學習項目,允許學生更多的進行線上學習。學校的線上學習項目Carpe Diem E-Learning獲得亞利桑那州國家教育成就中心頒發的“高效學校”的稱號。對學生和老師來說,這是成功、高效的學習和教學體驗,將面對面授課和使用電子技術教學的最優之處結合起來,優化學生的學習機遇。

三、成效評估

筆者在參訪三間學校時,親身體會了e化教學及網路學習平台在三校的應用及成效,從參與兩個工作坊研習活動中,學習了如何同儕協力設計翻轉教案和活動,也在拜訪了兩位專家和參加兩個國際會議與其他學者交流中,得到了許多啟發與建議。在此報告中,筆者將所得意見及啟發,分為以下四類略述之。

(一)設備資源分享

1.教育平臺資源的整合可減少教育資源浪費及有效整合資源,例如可在不同鄉鎮或村莊集合處提供輔導駐點服務,設置學生學習中心及學習硬體。以部落為例,駐點服務處選擇可為教會、學校活動中心、鄉公所等。在翻轉教學中,科技設備為不可或缺之資源,輔導駐點服務設置除可協助不同學生的學習需求外也可解決裝備閒置或管理資源不足的問題。

2.輔導駐點服務也可以以「多面向服務」概念出發,例如白天教育裝備可以作為成人職業培訓用,晚上則作為學生網路學習平台使用;再者,平日可主要作為教學輔助使用,而週末可用作學生自學裝備使用。如此,除可加強設備使用率及使用價值外,也可協助弱勢家庭改善學習環境並聚焦學生學習。

(二)師資連結支援網之建立

3.在翻轉線上師資方面,可考慮連結不同院校資源,如一般大學生、師資培訓實習生、及學校社團。號召大學學生,期望透過大學生學習夥伴,提供補救教學與輔導或微課程教學,幫助更多偏鄉孩子提升學習成果。此法不只國外盛行,國內有些學校在近年也已有些嘗試,例如歸來國小邀請屏東大學的大專生每週到校,透過分組,讓大學伴們陪伴小朋友們一起學習,提升孩子的學習信心。故,此報告建議何不提供服務前短期培訓,如翻轉線上教學材料製作訓練、翻轉教學活動及線上評量活動設計訓練,且將訓練及服務時數考量作為課程服務時數或是師資培訓實習課程時數抵用。

4.在教師與學校行政方面,雖偏鄉原住民學校的人力流動率高,但教師多屬擁有教學熱誠之年輕老師,故對推動創新教學和學校本位教學材料設計上有較積極之表現。若善用此特點,可鼓勵教師成立專業社群,共同備課、分享教學經驗及教材,共同尋求改進方法。藉著鼓勵教師參與活動及專業社群,也可找尋有意願擔任計畫的講師或導師,帶領其他教師得到成長,並透過同儕支援網得到教學上及心理上互相扶持之夥伴。在翻轉教學中,同儕交流及互助可大量減少課程工作量,並加大教學資源之互通。

(三)教學策略之應用

5.若要重視偏鄉教育,如何調整教學策略以減緩現存困境為首要,如屢次在不同文獻被提及的學生人數少的問題,可參考混齡或跨年級(multigrade)的教學策略,在傳統教學中,此作法可能會有不利不同認知程度或不同年齡層的疑慮,但在翻轉教學中,學生可以先從影片中學習適合自己程度的內容,依照自己學習的速度習得相關知識後,再於課堂中,根據自己的年級選擇不同認知程度的活動做練習及討論。

6. 教學應尊重學生文化,並巧用其差異使之成為教學上之助益。如在英華學院,學校破除大多美國小學不派回家作業的做法,設計了可融合家事或時事的作業,以符合在地美生「非紙筆作業」的文化及華裔生「自我學習監督」的期望。再者,Carpe Diem也考量到當地部分印地安學生的學習模式,提供了自學、學習夥伴組、及學習小組的課外多元學習方式活動。近年來,國內也鼓吹著提升師生文化意識之風。坪林國中歐志華校長表示,如何讓孩子對學習有興趣,一直是偏鄉學校的挑戰,故建議,分組合作學習以小組形式,融入師徒制,以同濟相近的語言或概念互相教導,讓高學習成就的孩子,共同扶助低學習成就的孩子。在學生學習方面,江雪齡(2000)表示原住民學生所處文化脈絡與其獨特的學習特性與漢人的主流文化不同,這常是造成這些學生在學習上呈現學習成就低落的原因,因此,建議應設計適當的活動設計來包容其獨特性與差異性。

(四)多方資源結合

7.  結合創新資訊科技,以利網路平台資源之結合。如透過網路作國際筆友交流,及善用網路學習平台,如Moocs、Ted Talks、及開放課程,以鼓勵學生培養自學習慣。此類網路學習平台也可作為翻轉課程材料使用,藉以提供偏鄉學生對不同世界的認識的管道。

8. 有效連結社區資源可大方面地助益當地教育之推行並提升學習動機及成效。參訪之三所學校皆推動當地社區間之互動,並鼓勵產學之合作關係。以美國史丹佛大學為例,藝術類課程學生和當地文化及觀光景點或組織有頻繁互動,此策略除可幫助產業之業務推展外,也可提供學生實際應用所學及展現學習成果之舞台。在台灣,張文禎校長曾透過說歸來的故事活動,帶領孩子認識社區人文與歷史,鼓勵孩子在藝術、音樂上多元學習。特別曾結合社區力量成立太鼓隊,應邀大小舞台表演,使孩子有機會展現成就與自信心。就原住民偏鄉而言,其天然環境資源及在地特有的文化資源乃其珍貴環境資源,故,若結合這些獨特學習資源與學習內容(即,將內容符合生活需求和環境及使學習空間更不受限),定能大幅度提升學生學習意願。吳璧純(2016)強調,傳統與在地的特色固然重要,但是能將它們賦予新的成分與意義或許才更有生機。翻轉教學於偏鄉教學的應用可落實「多元社區人才參與教學」之概念及「課堂教學、生活實作」之結合構想。

四、檢討與建議

此次美國行雖於教學上獲益良多,然,因工作因素須將行程訂於暑期期間,故,雖可進行參訪行程,但因於暑期課程較少,所以遺憾未能親身經歷多種不同課程之翻轉教學。

身為Carpe Diem的執行長,Robert Sommers博士解釋了Carpe Diem成功的要訣—「我們把教育個性化。」透過e-教學,學生能依自己學習的腳步前行,學生可在學習深度、時間、空間及方式上有更自主的決定,學生個別關注的需求也可被滿足。e-教學(或翻轉教學)雖非目前偏鄉或原住民部落學校所面臨之問題的唯一或絕對性答案,但它「時間彈性」、「空間不受限」、「資源互通便利」的特性、在「師資不足」、「教學動機不強」及「自學及補救教學資源缺乏」的現存問題上展現了它的價值。

參考文獻

江雪齡(2000)。Linking learning styles and culture。載於花蓮師範學院多元文化教育研究所(主編) 。多元文化教育的理論與實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168-177。
江嘉杰(2016)。我國城鄉教育均衡發展之挑戰-偏遠地區國小校長的視域。臺灣教育評論月刊,5(2),21-25。
吳璧純,2016。偏鄉學校課程創新–社區永續發展的觀點。載於政大創新中心出版偏鄉教育創新專書。
吳璧純、詹志禹(2015)。偏鄉教育創新發展。教育研究月刊,258,28-41。
林秀芬、許振華 (2014)。創意行銷文化城市:行動圖書館偏鄉地區行銷圖書資源之研究。臺中市政府文化局研究報告。臺中市:臺中市政府。
黃彥超(2016)。實驗教育三法分析與影響之探究。教育研究月刊,5(4), 44-49。
許添明、葉珍玲(2014)。偏遠地區教育–成功專案。教育人力與專業發展,31(1),5-16。
鄧鈞文、李靜儀、蕭敏學、謝佩君 (2014)。翻轉吧!電子學。台灣教育評論月刊,3(7),17-24。
蔡進雄 (2014)。學得更多、學得更深、學得更好的學習評量。教師天地,189,13-18。
鄧鈞文、李靜儀、蕭敏學、謝佩君 (2014)。翻轉吧!電子學。台灣教育評論月刊,3(7),17-24。
Barter, B. (2013). Rural schools and technology: Connecting for innovation. Australian and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ural Education, 23 (3), 41-55.
Lambert, D. (2013). Flipping class gaining momentum among educators. The Sacramento Bee. Retrieved December 12, 2013 from http://www.sacbee.com/2013/02/19/5199392/flipping-class-gaining-momentum.html
McLaughlin, J. E., Roth, M. T., Glatt, D. M., Gharkholonarehe, N., Davidson, C. A., Griffin, L. M., & Mumper, R. J. (2014). The flipped classroom: a course redesign to foster learning and engagement in a health professions school. Academic Medicine, 89(2), 236-243.
Rycik, J. A. (2012). Building capacity for reform. American Secondary Education, 40(3),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