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Philippe Gaulier戲劇學校

短期研習暨戲劇觀賞計畫   執行紀錄

計劃執行者:杜逸帆

上課的第一天,著實被嚇到了。怎麼說呢?授課的老師玩了一個遊戲,叫做“Simon -Says”,中文翻譯是“老師說”。在遊戲結束後,老師就問有哪些人剛剛犯錯了,開始有人舉手,然而這個遊戲的懲罰是:如果你犯錯了,就必須要向其他同學索吻,親吻同學臉頰,有時候老師會指定五個吻到二十多個不等。當然,如果你失敗了,並且無法得到夠多的吻,你就必須走到老師面前,他會把你的手反折過來,用另一隻手拍打你的背部,這時所有同學會開始鼓噪叫囂,這勾起我小時候玩報數,輸了以後同學輪流拿躲避球K你屁股的回憶。對我來說,這是很大的挑戰,第一個是我得先喊得出同學的名字,這裡的學生從世界各地來,第一天,我哪裡記得住!第二件事情對我來說很尷尬,我才和這些同學第一次見面,我就要和同學們要求一個吻,哇!真的是超出我的想像,我硬著頭皮,用十分誠懇的口吻,簡單的說出,May I have a kiss from you?我在心裡練習了好多次,到我要說的那一刻,我終於成功獲得一個吻,逃離懲罰。第一天的課程就是這樣開始。

菲利普老師為右邊第二位

菲利普老師為右邊第二位

面具課:

第一堂課,面具課,同學開始上台呈現,坦白說,重點不在同學的表現如何,讓我驚訝的是,老師的評語十分直接並且犀利,如果你做的不好或不對,老師當場給你零分,甚至兩個零分,第一天上課我就拿了兩個鴨蛋。他甚至會說:你的表演真是無趣到極點,即使我不相信有神的存在,我也要說:我的老天爺啊!!!我要殺了你。

 (全班同學的面具)

(全班同學的面具)

以前在台灣上的表演課,我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老師,一開始當然十分不適應,我在舞台上掏心掏肺,居然換得這樣的評語,哪有不受傷的道理?所以第一天課程結束,我急著跑去問老師,我到底是哪裡做的不好?我可以怎樣改進?老師就說:你做的很爛。課程結束後,帶著疑惑的心情,疲憊的身體,我騎著單車回家。身體很累,心裡很亂。當天晚上我十分挫折,淋浴的時候,我告訴自己這是一個開始,艱難地開始。我知道,這樣的情況會持續發生,不只在你身上,每個人都會遇到,即使你在這裡待了一年。漸漸我開始瞭解,我們總會遇到撞牆,去和錯誤相處,從這些會學到更多。進了教室,把尊嚴放在門口,不要帶進來,好好玩樂,找到自己的美麗。這是一個內心的修煉之旅。

 (本人為左邊第一位)

(本人為左邊第一位)

身體訓練:

每次在正式課程之前,都會有一堂身體的課,在這課程中我們會玩很多不同的遊戲,由於每一位身體訓練的老師專長不同,我們經驗到不同的風格,比如說,有的老師擅長體操,所以在課程中你會做很多翻滾,正手翻,側手翻,甚至我們還可以練習前手翻,跟後手翻。我們也會做很多跟和核心肌群的訓練有關。比較有趣的是,在過程中我們都會幫對方拍打身體,幫助對方舒緩肌肉的放鬆。

image008

在課程中,其實很多時刻是和遊戲相關,遊戲這個概念對這個學校是很重要的一個概念,因為演員得要開心,覺得扮演是有趣的,讓觀眾感受到演員的有趣,以及做的所有表演也要有趣,觀眾才會看得下去,否則觀眾就會失去專注力,最慘的結果就是:很快被老師轟下去。
所以要如何找到有趣,在這學校裡面是很重要的。

比如,現在的課程是面具,意大利即興喜劇,就需要有趣的聲音,動作,行為,不只有趣之外,還要合理的有趣,即使意大利即興喜劇會誇張的去表現一個人內心的想法跟反應,跟日常生活不同,但還是要讓有趣這件事情合理,當然有趣這件事情很難,因為在嘗試了一百次不同的出場,用一百種方式出來只有一次是有趣。接著你要開口說話了,這個語言也需要有一種想像,被轉化,比如說,老師用一個有趣的例子,你現在是一個軍人,先讓你模仿洗衣機,牛叫聲,二次大戰長崎和廣島的原子彈,小喇叭,接著你在講話的空檔發出這個聲音,目的就是要讓你去找到聲音的有趣,所以他用這樣的方式來幫助你尋找。

通俗劇:

我並不打算把整個通俗劇剖析一番,不過有一件事情特別提出來分享。菲利普老師透過一個故事讓我們的學習更加有趣。這個故事和一位『法國通俗劇』學校的老師有關,他是杜馬先生,也是教導菲利普的老師,因為有杜馬先生,現在我們才能學習這麼多和通俗劇相關的知識。每次只要我們在舞台上開始無趣時,老師就要我們感謝杜馬先生,杜馬太太……

image010

在『法國通俗劇』課程的最後幾天,菲利普老師說:你們做的練習,不只是練習,你們是要獻給杜馬先生,因為前幾天,杜馬太太打電話給我,我才知道杜馬先生正在加護病房,情況十分危急。如果你們的練習夠精彩,那麼或許杜馬先生可以脫離險境。所以你們的練習有一個任務,需要熱情,需要強烈的渴望,當然,如果你們做得很爛,杜馬老師的狀況也不會太好。

image012

到了最後一天的呈現結束,就在菲利普老師要作結論的同時,他突然接到一通電話,當下預感是杜馬太太的來電。而從老師的反應,我們知道了杜馬先生在稍早已經過世了,這時全班同學每一個人都嘆息,而老師只說了一句,“下禮拜一見……”至今我都無法確認這個故事的真假,但重要的是,我們一起演了一場戲。

在課堂上,當我們遇到疑惑時,老師幾乎很少給答案,因為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因此我幾乎不太問老師問題,只能試著自己去尋找。
除了每個禮拜一到五的課程外,當然最重要的,一定要找時間去巴黎看戲,畢竟都來這裡了,怎麼能錯過各式各樣的精彩好戲,即使我住的地方離巴黎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晚上八點半的戲,回到家都已經晚上十二點了,我還是每週會去巴黎看戲,現在我看戲的重點,就很單純地去感受這齣戲夠不夠有趣,是否可以讓我一直有想像空間,同時試著去了解當一位觀眾的感受,當我再站上舞台上時,才能試著找出最美時刻,將一切獻給觀眾,畢竟表演就是取悅觀眾,沒有了觀眾又何來表演呢?

結語:

經過這次的歐洲之旅,我在表演專業上更上一層樓,今年底也有創作的計劃,回台後邀演不斷。不過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在面對各種挑戰,我更有勇氣去克服,即使一個人也不再害怕,因為我知道,只要我願意努力付出,總有一天會達到目標。接下來,我要做的故事和街有相關,目前我正在搜集素材,預計年底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