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緬邊境梅道診所之醫療資訊系統交流與推廣計畫
~用台灣資訊軟實力服務全世界
姓名:許明章
日期:103年3月17日

摘要

原夢計畫給我一個很特別的經歷,從開始與當地的非政府組織連繫旅程就已啟動,滿滿的挑戰與歷練化成文字想與很多人分享。從東南亞的難民人道救援經驗中感受地域間工作模式的差異,不同問題有不同的解決方式和因應措施,其中都隱含著對土地與生命的熱情。能跨越地域去感受的人是最幸福的,藉由自我對話的方式回頭看看自己過往的難民服務經驗,可再思考當下非政府組織合作的契機。此報告為過去半年的經歷作終結,也期許自己能回饋更多于自己生長的土地。本結案報告著重於難民服務經驗的反思與在非洲所見事物的衝擊。國際事務參與的探討與分析,因資料呈現必須完整、正確,公布的內容務必詳實、有根據,且本人尚有不足而需與師長討論者,將留待未來深造統整後發表。

一、原夢計畫之參訪行程

行程安排非常不容易,主要原因在於我是個人參訪,並非以團體的名義。若以志工的身分前往,因只能對當地組織承諾當短期志工,常無法符合對方的需求;若以參訪觀察者的身分,對方會有很多疑慮,常詢問拜訪動機是否為潛在捐款人或田野調查者,雙方也需能找到適當的議題探討,若僅是走馬看花地拍照留存並不是我們會去作的事。除非是捐款人,否則以個人身分拜訪國際非政府組織而能讓雙方有堪稱具體的收穫非常困難,但也因為困難,所以才沒有人去嘗試過,總是秉持這樣的想法去探索,過去五年在難民醫院的歷練是此行最重要的資產,以此為出發點,才能與人談論、交心,世界就在腳下,若誠心誠意往前走總會找到一條路。最感謝的是原民會給我的彈性,這個計畫在出發前行程仍在變動,因為所有安排都需配合拜訪組織的時間,或是需等待對方回應。在非洲時,未能取得肯亞Code for Tomorrow組織的回應,轉而前往有台灣國合會醫療團、農業團、埔里基督教醫院駐地的布吉納法索,此行反而有機會見到大使,並受邀參與布吉納法索資訊系統研討會。

國家 停留日期 停留天數 工作摘要
泰國 2013/09/21 ~ 2013/11/23(原訂9/20出發,因颱風延期) 64
  1. 在難民醫院(梅道診所)完成醫療資訊系統開發與測試
  2. 代表難民醫院參與泰國非政府組織舉辦之國際研討會
馬拉威 2013/11/24 ~ 2013/12/01(原訂11/19出發,為參加研討會延期) 8
  1. 拜訪非政府組織 Luke Internal Norway拜訪台灣畢嘉士基金會
  2. 當地醫院醫療資訊系統觀摩與經驗交流
  3. 參與馬拉威衛生部舉辦之醫療資訊系統討論會議
坦尚尼亞 2013/12/02 ~ 2013/12/27 26
  1. Zanzibar 地區的愛滋病關懷中心
  2. 西班牙NGO Right to Learn
盧安達 2013/12/28 ~ 2014/01/02 6 搭乘巴士過境、參觀大屠殺紀念館、社區婦女團體參訪
烏干達 2014/01/03 ~ 2014/01/08 6 搭乘巴士過境、微軟公司志工心得訪談
布吉納法索 2014/01/09 ~ 2014/01/18(計畫1/18結束,共120天) 10
  1. 埔基醫療顧問團
  2. 國合會醫療團
  3. 台灣農耕顧問團
從象牙海岸、塞內加爾、西班牙(選擇西班牙轉機,與未來接任我的職位之難民醫院志工會合)、新加坡轉機回台灣

二、略見非洲街頭:寸步難行的遊走

沒來這塊大陸前,對它只有一個名詞,即是非洲。我們忽略這裡共有五十幾個國家,不僅只有電視裡的大草原,這個大陸有著各種氣候型態,其總面積甚至大於美國、中國、印度的總合。

新聞總是以事件發生為主,不好的新聞才會被宣揚、才有新聞價值。當我們對外在形式的防衛更甚於對生活本質的觀察,成為旅行主流思想時,非洲會離我們越來越遠,其實在很多方面我們很像。

曾經在台北見過一群大伯大嬸在公園等待臨時的工作機會,這些人會準備可能派上用場的各式工具,機車後座綁著掃把、鏟子,手臂穿過遮陽套,搭配腳上的雨鞋。會有一個像工頭的來挑人,一陣手比吵雜後有些人跟著離去,沒被選上的有人回家也有人坐下來再等另一次機會。就像電影"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一樣,礦場外總有人正等著工作機會。

失業率高又沒專長能到城市找工作,也沒有本錢當計程車司機,幸好英文還能溝通,所以每日穿著整齊在車站等待機會,希望可以當地陪,在觀光客會出現的地方做點無本生意。大生意都被旅行社賺走,很多觀光客抵達前都已連繫好當地地陪,只恨沒機會學電腦,幫自己成立網站、申請FB帳號。因為僧多粥少,長久下來已領略能被觀光客挑中的地陪應具備的能耐,略學一二後懂得跨步卡位,對方如果是男生拉住手也可以,只要觀光客肯跟我講話成交機率就20%起跳,重點是一定要纏著。也有朋友英文不好,於是在車站作一種微本生意,拿幾瓶水在巴士旁叫賣,手高舉著讓巴士內乘客端詳,偶爾會有乘客買,加減賺總比沒收入好,只是體力腳力要夠強健,因為巴士司機不等人,有時候需追著巴士找乘客零錢,也見過乘客一急就把零錢往窗戶外丟。最幸運的莫過於和車掌與司機交好,或趁他們不注意時偷溜上車,可以拿著一箱食物在巴士上叫賣,乘客有猶豫的時間可慢慢挑選,比靠著窗急急忙忙購買更具吸引力,所有交易結束後往往巴士已走十多公里,待下一站下車後再慢慢走路回家,今天也算賺夠了。

我說:「那你賣什麼 ?」

他從口袋掏出一疊幸運繩,攤開雙手說:「大多數外國人不會理我 … 但在Moshi還算幸運,上個月Zanzibar已禁止這樣的經濟活動,警察可以當現行犯逮捕。」 幸運繩青年住在我的旅館巷子口,和我打過幾次招呼,他見我在店裡吃午餐就自己走進來說他在等朋友。(直到一小時後我離開他朋友還是沒來)
每個巴士站、每條街都有很多仲介人,他們不是車站或旅行社工作人員,但總是很積極地過來問你要去哪? 要搭哪一間巴士公司? 試著想幫你解決問題。他們是很好的導覽,提供很多當地資訊給觀光客,能幫你買到票、告訴你去哪搭車,像極了臨時工,他們只是來找工作。剛開始,翹翹板一端牢牢貼著地面,漸漸地另一端也變重,被灌輸的偏見(貪婪、好吃懶做) 稍微獲得平衡。我們和他們的不同不是 “他們雖然很窮但都很快樂" (很常聽到這句話)。可是我不有錢、也沒有一直心情不好,他們更沒有一直很快樂。差別在於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在往坦尚尼亞與盧安達的邊境時,一路上我看到很多大約10歲的小孩拿著鋤頭在田裡,或是站著騎腳踏車後面捆著一堆草,也遇到好幾群牛羊,大一點的孩子趕牛、小一點的就跟在羊後面。我經過時,他們會停下動作站著,脖子隨著我的緩慢移動而轉動,我對他們微笑,大約兩秒後他們才會跟著笑 (很像在看外星人)。在這些地方他們能選擇的工作不多,也沒有機會去認識世界,坦尚尼亞年齡低於15歲人口佔所有人口的44%,多數人就這樣一輩子簡簡單單地生活著。在Moshi的一個早晨,我很早起約五點半就出門在比較空曠的地方散步,前幾日細雨綿綿一直看不到非洲最高峰,賣水果大伯看我每天出來東張西望,建議我早上來比較有機會遇到好天氣。我遇到一個正要讀大學的19歲年輕人,家住首都Dodomo卻考來Moshi大學,他很認真地自我介紹,並找很多話題跟我聊天,也問了很多旅行的事,甚至跟我說他想出國留學。他: 「可是,我不可能能拿到…. 我們國家的獎學金只有官員的兒子拿的到。」

泰緬邊境、我工作的地方有很多人想當我的助理,期待我可以教他們電腦,他們選擇了學習卻沒有資源; 有些人選擇回家種田,但村子被燒了、人也都逃了。在難民營裡,不用作選擇,食物、教育、醫療資源都是一樣的,他們甚至沒有權利選擇離開難民營。我的難民朋友們沒有身分,連車站都去不了; 在非洲遇到的朋友,沒有資源,僅有的少數資源被特權把持,且家裡沒電腦,就連上網查國外獎學金的機會都沒有。我們現在的樣子都和一連串的選擇有關,每個人都很豐富,在泰緬邊境或其他較貧窮與動盪地方的人們沒有機會,只有命運,很多人正努力求生存,我們應該看深一點,生存的掙扎所造成的誤解不是這裡的全部。

三、全球的熱血工程師:移動也堅持原地

很多工程師都在做了不起的事,他們很沉著,有目標有規劃後就開始紀律地工作。當你下載免費軟體時,它很可能是幾個工程師花了上百小時的作品,你不知道他們是誰,甚至因為每日面對電腦很習慣資訊產品,而沒想過這些免費的東西怎麼來。還有一群熱血工程師正協助監督政府運作,立法院公報系統讓每個人可監督我們投票選出的立委都在做什麼,立委提的法案、表決舉手和發言等訊息都已經過整理,以前我們必需在厚厚的檔案與會議記錄中找到相關資料,現在工程師把事情變簡單, 讓我們彈指間即能在網路上快速查到,使得社會大眾對於監督政府從概念變具體,不只如此,也有政府預算視覺化等了不起的工作已完成或正在進行中 … 。這些耗時耗力的心血,工程師們一開始沒想過要(可) 改變世界,也沒系統化地闡述志願服務於社會的理念,就只是簡單地正好眼前有值得投入的事情必須有人作,舉手之勞而已。

非洲籍工程師是一群訓練有素的知識份子,肩負著國家進步的責任,所以都擁有較好的待遇與物質生活,這裡也有很多非政府組織的工程師來自西方先進國外派,這些國家對人道救援工作者與台灣人的期待不同,台灣人往往認為人道救援等慈善事業工作者都應該是志工,大眾捐款人對服務人員擁有薪資收入的情況較少人可接受,但也根據地域而有不同的接受度,簡而言之,以我們對地域的認知相關聯。東南亞我們比較熟悉,所以工作人員必須都是志工;非洲很遠,有高額收入是正常的。

可歸因為我們對事物的價值已投射到既有的自我印象中,很多人去過東南亞旅遊,旅遊地點總是擁有較好的硬體設備與快樂氣氛,我們認識程度越高,越認為當地的廉價;非洲遙遠,應對救援工作者豎起大拇指。也因為自我印象的投射影響判斷,很多地方常發生外行領導內行的狀況,我在難民醫院時也曾有捐款人告訴我「只是輸出個報表有這麼難嗎?」我也是一個移動中的工程師,從東南亞的緬甸難民營,到非洲遊走幾個國家,且和很多非政府組織的從業人員交談。

在難民醫院的工作經驗中,像熱血工程師般劈哩啪拉的就定位,快速著手為人們解決問題的情況很難發生。難民醫院需要很多人幫助,除了資金,外界專業工作者傳承的知識也很重要,所以同時有多個合作計畫在進行著,我主導的資訊系統計畫只是其中之一。資訊系統計畫涉及所有梅道的工作人員,因此資訊部不僅要把系統做好,也需要去和很多組織的人溝通,有共識卻無法凝聚力量的情況很常發生,各方皆握有一點資源,但在同一條船上分工合作卻很難。這是組織系統導入過程中很常發生的問題,但我們每個溝通對象都是一個贊助資金的合作單位,儘管是梅道高層的決策,但用組織中上對下的政策推廣在這個環境完全不可行,且合作單位和梅道也沒有這樣的連結,我們沒有權力促使其一定要參與。

常有人提醒我們資訊部的工作要「以人為本」,我們很樂於接受回饋,顯示有人想主動參與,然而漸漸地我發現他們無法討論問題,只是不間斷地提「人」這個中心思想,他們甚至以資訊人員一直在電腦前的形象來佐證我們忽略這個核心概念。資訊部成員每天用電腦工作,提供各種資料相關的後勤支援,管理階層募款要用的、醫師要的檢驗結果 、泰國政府要的數據,當然會長時間待在電腦前。一開始我以為這是捍衛發言權的舉動,當不得不加入計畫時,不懂技術的人用言語讓資訊人員變成只懂電腦,好讓他們成為參謀的角色。

很多年以後我認識了各路人馬,也在台灣工作了幾個月,也在旅途中認識很多人,我才知道「以人為本」原來是很溫柔的提醒,不是用來攻擊的武器。多數時候是心底的共識,工作過程常討論如何讓使用的人有成就感願意使用系統、如何讓病人感到受尊重。願意花心思投入的人能在工作裡實踐如何以人為中心。

2008年當完志工後難民醫院請我留下來幫忙,透過朋友我找到一年的經費開始執行資訊系統開發計畫,2009那一年我每個月領的是最低基本工資,機票 、簽證 、保險 (兩個月旅遊簽加一個月延簽) 、勞健保都是自己給付,也曾在硬體不夠用時用自己的錢補貼。曾經有好朋友給我一份兼職,讓我有收入,我在泰國每天早上四點起床工作兩個小時,用網路維護內湖一間公司的資料庫。那一年我存來的錢足以撐到2011年。

彈盡糧絕後我回台灣工作,預計存一點錢再回到邊境繼續把事情做完。我在台灣的第二個月,難民醫院寫信跟我說 " 你回來,我們付薪水給你 “。他們給我的薪資足以雇用當地十位初階工作人員。2011年底因為梅道經費不足更為嚴峻,我沒和梅道簽約,一直當志工直到現在。 * 期間有一些小額的個人贊助
資源極為有限的地方,且二十幾年來不間斷地免費照料窮人病痛的難民醫院提出邀請,已沒有太多東西比這份互相依靠還要重,因為一份情留下,開始在邊境過著簡單的生活 ,但壓力卻轉嫁到家人身上。我媽只讀到小學一年級,爸爸小學畢業,好不容易有人要幫忙工作賺錢了,畢業後卻跑去泰緬邊境當志工。

志願服務領域常在問 “是你自己的需要,還是他們的需要?" 人們一致認為當地的需求才能讓計畫可順利推行。

就算難民醫院有強烈動機完成系統,但因為是非立案機構,沒有合法文件協助我申請工作證,讓我這五年多花了很多經費在旅行上。曾經有一位在清邁工作的泰國朋友想幫我,他找了位於清邁的非政府組織 ,碰巧遇上泰國政策改變使得該組織也面臨志工無法入境的問題,也有組織不相信我背後沒有台灣機構支持而對於幫我申辦工作證顯得三心二意,沒有信任基礎下我也不好意思一直爭取 ,也有組織在我找方法解決居留問題時打電話告訴我 「上次梅道新來的會計人員要辦工作證 ,梅道拜託我很多次 ,我都覺得很為難 ,最後總算勉強答應」。理解到大家都在不同領域努力著,只好自己繼續用錢、用時間撐著,最後,一位曼谷朋友介紹我認識曼谷台商,有台商的幫忙才順利以商務簽証入境 (邀請函誠實寫說我要去梅道幫忙資訊系統)。

最糟糕的是可能有幾次回去邊境的時間耽擱了,有聽到傳言說我沒把資訊系統作完就回台灣了,知道這件事時我正在難民醫院準備隔天要對WHO官員作簡報。這也是長時間待在電腦前努力工作的缺點 ?

在難民醫院工作總有個想法在驅動自己:資訊科技用了很多心力在服務有錢人,弱勢人群想要的簡要需求卻得不到支援,正好我知道這件事且它必須有人做,就留下來了。我也時常想著,在台灣與泰緬邊境都在做資訊系統,我很幸運這裡有一點事我做得來,不只為自己而活,且和難民只想完成一件工作的純粹,很難在其他地方找到,像野孩子那樣沒有升遷與收入的想法,是他們給我最好的禮物。

這樣地東貼西補也過很久了,總覺得自己遇到的問題都是可以解決的,但難民朋友遇到的問題卻只能等待,直到現在、未來 。幾年後如果難民要回緬甸 ,原來的人都已老了,仍要打起精神重建家園,而新一代的甚至沒去過緬甸,對年輕人而言是被趕過去還是回家?

我在想「以人為本」中的「人」,周圍的人是否指自己 、不是難民,在這些人感到舒服的前提下你才能去做那些,參與時取得主導權對他們原來這麼重要,如果真有組織真的是以難民為本,交棒給他們才是長遠之計,我就不用在非洲還要當志工,但現在真的還沒看到。

工程師面對電腦的工作已焦頭爛耳,隨時蠢動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時常在周圍發生,到頭來,實際把事情做好的時間都用在處理每個人的情緒問題上。

當我跟別人述說著自己的經歷時,從他們的表情我知道,從亞洲到非洲,擁有這樣經歷的人之前他們沒有遇過。

四、具體執行成果:

1.醫療資訊系統:

在難民醫院兩個月時間,完成了醫療資訊系統新功能的開發與測試,並已實際在醫院使用,新功能主要用在愛滋病人的追蹤與紀錄,可整合病人直系血親與配偶的資料。在馬拉威的Rumphi醫院與布吉納法索的埔基龔保雷醫院都曾與當地工作人員交換意見。

Rumphi醫院是由非政府組織Like International Norway(LIN)介紹前往,其資訊系統是荷蘭NGO協助建置,但後續卻沒有持續維護,到訪時只剩硬體,軟體系統並未運作,院方對難民醫院的醫療資訊系統有所期待,希望可以導入使用,但評估導入與人員訓練需六個月之久,所以後續將與LIN保持連續,試著透過LIN協助導入。

布吉納法索的龔保雷醫院是由台灣埔里基督教醫院輔導營運,有台灣工程師常駐此地,其醫療資訊系統軟硬體皆由台灣支援,資源規模龐大,和我之前從事的人道救援工作完全是不同的工作模式與邏輯,此行認識很多在台灣醫院工作的細節和個資法施行後資訊人員需應變的相關措施。

西班牙NGO Right To Learn所協助的鄉村小學與在地診所,其人數規模很適合導入難民醫院的資訊系統,惟該組織並沒有資訊工作人員,無法配合與我一起工作。非洲地區有很多這樣的合作機會,只是專業資訊工作人員很少。

2.部落格文章共九篇

內容主要在旅途中的見聞,未觸及非政府組織領域的探討。

名稱 發佈日期
累積,傳承 2013/11/21
想像,地圖 2013/12/21
越級打怪 2013/12/04
這些鄉下人充滿正義 2013/12/10
挑戰 2013/12/17
最後十公里,邊境 2013/12/26
來去車站等工頭 2013/12/28
以難民為本 2013/01/11
謝謝你們,鄉民 2014/02/28

五、附件一:難民醫院之醫療資訊系統截圖

回診病人搜尋

回診病人搜尋

系統首頁

系統首頁

住院病人看診資料輸入

住院病人看診資料輸入

初診病人掛號

初診病人掛號

後台管理

後台管理

後台管理

後台管理

婦產科專用表單

婦產科專用表單

病人歷次看診紀錄

病人歷次看診紀錄

看診資料輸入

看診資料輸入

掛號名單

掛號名單

統計資料列印

統計資料列印

六、附件二:照片紀錄

泰國 代表難民醫院參與泰國非政府組織的醫療資訊系統研討會

泰國
代表難民醫院參與泰國非政府組織的醫療資訊系統研討會

掛號窗口(難民醫院停電)

掛號窗口(難民醫院停電)

地雷受害者

地雷受害者

募款音樂會後與日本志工團合影

募款音樂會後與日本志工團合影

馬拉威 Rumphi 地區醫院拜訪與合作改善資訊系統。透過畢嘉士基金會與Luke Internal Norway

馬拉威
Rumphi 地區醫院拜訪與合作改善資訊系統。透過畢嘉士基金會與Luke Internal Norway

image044

image046

坦尚尼亞 Mwanza 地區兒童醫院

坦尚尼亞
Mwanza 地區兒童醫院

西班牙NGO Right to learn 服務的Moshi鄉村小學

西班牙NGO Right to learn 服務的Moshi鄉村小學

image052

烏干達 社區婦女組織與公平貿易商店拜訪與捐款

烏干達
社區婦女組織與公平貿易商店拜訪與捐款

image057

布吉納法索 埔基龔保雷醫院

布吉納法索
埔基龔保雷醫院

與台灣農技團成員前往鄉村勘查場地

與台灣農技團成員前往鄉村勘查場地

參訪國合會醫療團所在醫院並討論醫療資訊系統在當地使用之可行性

參訪國合會醫療團所在醫院並討論醫療資訊系統在當地使用之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