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A!南美公平之旅-探索秘魯原住民的公平貿易 
莎伊維克‧.給沙沙      Saiviq      Kisasa
出國目的地:秘魯 Peru      

壹、緣起    

本計畫之重點將探索秘魯原住民的公平貿易產業之執行狀況。近幾年興起另一種貿易方式,公平貿易(Fairtrade),在世界各地已實行七十年左右,依公平貿易四大組織1公開定義為:「      公平貿易是一個基於對話、透明及互相尊重的貿易活動夥伴關係,志在追求國際交易的更大公平性,以提供更公平的貿易條件及確保那些被邊緣化的勞工及生產者的權益(特別是南半球)為基礎,致力於永續發展,公平貿易組織則積極的參與支持生產者、認知提升及志在改變傳統國際貿易習慣的專案等活動。」公平貿易簡單來說為提供一個管道,在世界各地的小農民能夠得到合理的價錢來維持其最基本的生活與應得的品質,如受教、娛樂等。

公平貿易組織四大組織公開的公平貿易十項原則如下:

一、為經濟弱勢的生產者創造機會。
二、生產流程與交易環節的透明與可責。
三、支付生產者合理的報酬。
四、生產者、國際公平貿易組織與貿易商共同維持彼此信賴與長期夥伴關係。
五、藉由公平貿易產品,尊重與推廣生產者的文化認同與傳統技藝。
六、確保生產過程沒有童工與奴工。
七、沒有岐視、性別平等與自由結盟的承諾。
八、確保合適的工作條件。
九、提供技能訓練與能力培養。
十、尊敬環境,以永續思維管理生產鏈,降低環境影響與破壞。

以上公平貿易的原則,不難發現其緊扣著原住民的社會文化,確實平貿易產品的主要製造者,多為傳統小農,工匠,婦女等,許多都為原住民原住民,南美秘魯也為其一,主要產品有咖啡豆、可可、香蕉、手工藝,編織品等,甚至出現了公平貿易旅遊,旅行者可以透過住在部落,與原住民生活吃住來感受到原住民文化,並且所付之經費為當地接待家庭的收入,是為公平貿易產業的重鎮,值得觀察與學習。

在研究所期間學習民族學,偶有機會看到新聞報導南美原住民之情況,對神秘的南美原住民族,一直有著莫大的興趣,盼能有機會跨越太平洋,深入瞭解其傳統文化,社會經濟,現今狀況,研究議題等,甚至能將當地文化作為交流與介紹,拉近彼此距離,共同創造原住民更美好的未來。
為要瞭解對方的社會文化,學習語言﹣西班牙語為首要步驟,藉由申請實習西語環境,可以加速語言的學習。

貳、計畫目的     

一、      瞭解秘魯原住民公平貿易的執行狀況。
二、    將秘魯原住民公平貿易介紹至台灣原住民部落。
三、    探索秘魯原住民傳統習俗,語言文化,社會經濟,現今情況。
四、    向秘魯大眾介紹台灣原住民族社會文化與現今議題等。
五、    學習西班牙語,聽說讀寫能到達中上程度。

參、計畫構想

幾年前,非常無意的接觸了公平貿易這塊新興的議題,發現原住民可以透過公平貿易的過程得到合理的對待,維護傳統文化,傳承生命智慧,並能保護我們生存的自然空間,在這樣的原素,吸引了我的目光,為什麼不讓讓這些的貿易方式帶回台灣呢?在這想法下,趨使我探究公平貿易的議題。

曾與朋友合寫計畫赴北美參訪一個公平貿易咖啡豆公司,董事長為 Dean先生,也是一位人權律師,他與我們分享了如何與原住民合作生產咖啡豆,協助他們在當地的社區發展,公平貿易的經濟形式真的能幫助到部落維持社會文化,又能發展生存,成效讓人欽佩,更一再的促使我對公平貿易的興趣。前年 Dean 曾來台宣傳新書,期間我擔任他的口譯,到組織和部落分享公平貿易與種植咖啡的經驗,學得豐富的知識。

在去年底經歷幾個月的培訓,取得由台灣公平貿易協會所發的講師證書,透過這些日子的上課實習,讓我得知公平貿易協助南美原住民部落進行產業發展的計畫,非常巧合的在網路上看到相關的短期實習機會,主要工作就是協助南美部落原住民在產業工作,以公平貿易的經濟模式進行,心想這真的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若能深入原住民組織或合作社,就更能認識其社會文化,產業狀況。

就我的瞭解,秘魯的原住民合作社,有幾個合作社具有規模,經營狀況良好,甚至能夠不依靠外來的協助,能自行進出口,創立自己的品牌,例如 Rainforest       Expeditions      Lodges,為原住民旅行社,主要為雨林旅遊,費用雖高,卻強調只有當地原住民能帶你進入的雨林地區,一開始由外來的學者成立,訓練當地原住民,現今已打出名號,每年的盈餘回饋當地的部落。另一個合作社 MINKA,主要產品為原住民手工藝,已經能與外國公平接觸,出口自己的產品,他們甚至會說:「MINKA 是來幫公平貿易組織,不是他們幫助我們。」以上兩個組織,是這次參訪實習的重要合作社。

對南美原住民有想探索的動機,在中英文網路上雖然相關資料,卻無法完全認識到當地之社會文化。特別在幾次國際原住民會議交流等場合,許多南美原住民無法使用英文交談,熟悉西語的人才能直接與其暢談,讓人極為羨慕,心裡有很多想與其交流的議題,只可惜語言阻礙了這個想法,英文使不上力。我觀察到會使用西語的朋友,能很快融入南美原住民,他們與台灣原住民一樣,熱情樂觀,喜歡交朋友,對於自身原住民的權益也極為關注,屆時若在組織實習,與南美原住民工作,也必須運用西語溝通交流,每個環結都是必須透過西語學習,來完整的認識南美原住民世界的動機。

綜合上述的構想彙整後,即成為本計畫的主要三個行動主軸:

一、瞭解公平貿易在南美原住民的執行情況,並介紹回台灣原住民部落。

 二、認識南美原住民社會文化。

三、學習西班牙語。

肆、成果內容  

一、參訪組織與人物

image005( 一 ) 國 際 公 平 貿 易 標 籤 組 織 (FLO,       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秘魯辦公室 http://www.fairtrade.net/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創建於 1997 年,總部位於德國波昂 (Bonn),是一個由多方參與式的關係人所組成的非營利性組織,擁有 20 個團體會員(或稱為標籤倡議者 Labelling Initiatives)、生產者組織、貿易商和外部的專家。該組織負責訂定和審查公平貿易的標準,用以協助生產者在市場上獲得利益與維護公平貿易商標的權利 。

秘魯辦公室的負責人為 Emilio       Rojas 先生,秘魯人,沒有特定的辦公室,他說走到哪有電腦和電話就可以工作。其協助 FLO 提供與公平貿易有關的合作社與農民訓練服務,主要訓練內容使生產流程與交易環節的透明與可責性的步驟,並且提供關於公平貿易相關諮詢。因此在訪問他的時候,他提到常常一通電話就必須飛到秘魯各地,有些合作社距離機場要 3、4 小時以上的車程,他仍樂在其中。

image008

中間為 FLO 秘魯辦公室負責人 Emilio Rojas

我好奇的問了他為什麼在秘魯看不到公平貿易的產品,他笑著回答說:「簡單的說,南半球是提供者,北半球是消費者的概念。」這讓我想起公平貿易的出發一開始是解決南半球的經濟問題,難怪在秘魯都很少看到公平貿易的產品,即便有就像 Emilio 說的,秘魯人不會瞭解公平貿易的意義,更不認識公平貿易標章。

中間為 FLO 秘魯辦公室負責人 Emilio   Rojas

中間為 FLO 秘魯辦公室負責人 Emilio Rojas

(二)Manos      Amigas      S.      A.      http://manos-amigas.com.pe/en/ image012

Manos       Amigas 意味著牽著手互相扶持合作的意思,與這個組織成立的宗旨相同,他們主要是收購秘魯工藝家的手工藝品外銷到美國與歐洲,基本上不在國內販售。Manos Amigas       S.A.成立於 1991 年 2 月底,辦公室位於首都利馬,合作的工藝家遍布秘魯各地,產品有陶器、珠寶、風鈴、彩繪葫蘆,織品及 retablos 等,為其的產品找到更多行銷管道,協助其在產品設計的驅勢,以及給予提升其能力的機會。

參觀Manos Amigas S. A.手工藝展示

參觀Manos Amigas S. A.手工藝展示

外銷工藝品外,也提供公平貿易旅遊,為遊客安排參訪工藝家的工作環境與藝術品,展現當地特有的印加文化。他們將 20%的營利直接協助工藝家在地的社區,例如協助貧苦兒童的餐飲計畫,制服與就學協助。

參訪當日接待我們的是 Yannina,非常可愛親切,她告訴我們原本這個組織只是一般的貿易商,後來和另一個 NGO 結合,成為現在的公平貿易商。她先著我們參觀 1 樓辦公室及貨車停放處,在最後面擺放著等待出外銷的工藝品。而樓上的民宿,是最近才開始營運的,一晚 60 秘幣(台幣
650 元),在利馬來說是很合理的價格。

工作人員正在包裝工藝品

工作人員正在包裝工藝品

除了來訪問他們,另外也請她安排行程,拜訪合作的工藝,她說非常開心我們直接來了,立即打電話幫我們聯繫好 Pisac 和 Puno 的工藝家,還一步步的指導如何搭交通工具抵達當地,非常有經驗。她說安排公平貿易旅遊,他們不收錢,希望我們直接把錢付給當地接待我們的工藝家。他們只做窗口的工作。她說以前聯絡工藝家很麻煩,要寫信或者打電話到對方社區裡唯一有電話的人家,有時還找不到對方,挺有意思的,像極了我小時候住祖母家時的情況。

有些工藝家很窮,家裡沒有足夠的房間可以提供客人睡,她替我們找了一個開旅館的工藝家,這個工藝家會帶我們去看手工藝品製作的過程,以及他的農場。

剛包裝好的工藝品

剛包裝好的工藝品

原本他們沒有提供旅遊的服務,後來很多國外的買方要求參訪工藝家們,才開啟了公平貿易旅遊的項目,他自己幾週後也要帶一團美國的買方到部落拜訪工藝家,順便要到秘魯有名的景點納斯卡線和馬丘比丘。      整個行程安排好,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過程中我們聊很多,沒想到我們一樣是基督徒,她有個兄弟在當牧師,週日會到貧民區發早餐給二百多小朋友,真的是公平貿易做的很徹底。

Yanina 正在介紹他們收購的工藝品,每一個都是純手工製作

Yanina 正在介紹他們收購的工藝品,每一個都是純手工製作

      Manons       Amigas 的組織已經 23 年了,到了第 20 年才有錢買了對面那塊地蓋自己的辦公室,過去辦公室就設在她家前面的空間,3 年前買下對面的地蓋了辦公室。我想當公平貿易商確實有賺到錢,只不過無法如資本主義那樣讓人一夜致富,然而對於 Yanina 來說,幫助到工藝家們才是最重要的工作。

與Yanina 的家人共進晚餐後合影

與Yanina 的家人共進晚餐後合影

在聊天的過程中,我提到昨天去了另一個公平貿易商MINKA 的辦公室,卻了撲空。Yannina 說她也覺得很突然,怎麼會完全沒有告知其他組織的情況下就停止運作了,認為 MINKA 至少應該要把與他們合作的工藝家轉介給其他公平貿易的組織,不然真的很可惜。她表示 MINKA 的內部確實有很多問題,只是供預警的關門,真讓我們感到惋惜。和 Yanina 聊得十分開心,從言談中,可以看出來她非常樂於自己工作,相信 Monas       Amigas       S.A.能夠在這快樂的氛圍下繼續營運下去。

( 三 ) Cabana    農 業 合 作 社        (Cooperativa       Agro       Industrial      Cabana      Ltda,      Coopain      Cabana)   http://www.coopaincabana.com/

image028Cabana 位布諾(Puno)地區,於 2001 年,由 14 個原有的在地組織,220 個農夫,決定要將力量集結起來,生產更大量的藜麥,供給國內買家,經歷了十幾年的過程,在 2010 年成立 Cabana 農業合作社,更進一步將農產品推廣出去,其主要農作物為藜麥和馬鈴薯,而藜麥更是最重要的農作物。合作社先後取得公平貿易、HACCP、GMP 有機等多種農業認證,2010 年也獲得秘魯銀牌獎最佳藜麥,受到歐美各公司的喜愛,並持續發展行銷管道與農產品質的提昇。值得關注的是他們特別重視婦女的權益,其成員中婦女更佔了70%以上,在決策過程婦女也有同樣的重要地位。

image030能夠參訪這個合作社,幸運的是透過 FLO 秘魯辦公室負責人 Emilio       Rojas 先生介紹,剛好他計劃前往 Cabana 進行訓練課程,就搭上順風車,與他一同到了位在布諾附近的小村莊 Cabana,從 Juliana 市搭公車或 colectivo(共乘車)約 1 小時。一進到 Cabana 村,沿路都種滿了藜麥,車子開了許久,真的是非常偏遠的小村莊,若是沒有人引導,很少會注意到這個地方,更不用提觀光客。他們仰賴的並非觀光資源,而是農作物。

原本想像 Cabana 合作社裡的成員都會是長輩,卻沒想到全都是很年輕的成員,理事長 Mario       Miranda       Alejo 才二十多歲,讓人驚訝,大概是自己在部落的經驗是年輕人全都往大都市發展,留在鄉下的大部份都老弱婦儒,這些 Cabana 的年輕成員,使得合作社上上下下都充滿著活力與希望。

合作社的建築物,就位在Cabana 村的入口

合作社的建築物,就位在Cabana 村的入口

看見他們的桌子上擺滿了農夫們一年耕種藜麥的手寫表,每個家庭都有一張,能以得知當年度該家庭的收成,以此做為賺取費用的準則,並能夠掌握合作社的全盤的收成。合作社每年都會固定進行每戶農人藜麥的檢驗,藉此達到品質的維持與提昇。近幾年更致力於開發市場,曾經到過歐洲、美國、日本、台灣參加農業會展,得到不少的合作機會。

image036

合作社經歷十多年,能有如此的豐富的成果,真的讓人感動。他們在文宣上有段話:「我們的指導方針為集體合作,對工作負責,對個人尊敬,對男女平等的價值。 」我真的在他們身上看見了這些價值的實踐。

Emilio 正在為合作社農夫上訓練課

Emilio 正在為合作社農夫上訓練課

Cabana 村的藜麥

Cabana 村的藜麥

(四)    All      ways      travel 旅行社 http://titicacaperu.com/

image041成立於 1996 年,All       ways       travel 當初就以社會責任旅遊的方式為經營目的,       而當地原住民使用的奇楚瓦語「ayni 」是其宗旨,使遊客與當地人能夠共同經驗給予、接受、交換、分享、幫助等旅遊型式,提供的套裝行種分成一般與文化體驗旅遊。

前往第1 站的路上,導遊正在介紹的的喀喀湖

前往第1 站的路上,導遊正在介紹的的喀喀湖

近幾年在世界各地也開始重視責任旅遊,根據世界旅遊組織憲章定義責任旅遊原則 如下:

1.    減低負面經濟、環境、社會的影響。
2.    對當地人民產生更大的效益,增進接待社區的福祉,改善工作條件,以及得以進入產業。
3.    讓當地人參與涉及到影響其生活與生存機會的任何決定。
4.    對環境保護和文化遺產建立正面的供獻,維持世界的多樣性。
5.    提供遊客與當地人更多美好的經驗透過有意義的互動,以及更瞭解在地文化、社會、環境之議題。
6.    提供殘障人士更多便利性。
7.    提供文化敏感度,性別尊重在遊客與接待家庭之間,並建立在地人的驕傲與自信。

為了參加的的喀喀湖的旅遊團,選擇旅行社時特別挑選 All      ways      travel,這家旅行社強調的是尊重當地人的社會文化。之前聽說一些不肖旅行社向遊客收取費用,卻以不合理的
金額支付給當地人。All       ways       travel 採用只向遊客收取接送,船泊費,導遊費,入島費等,在當地的住宿與三餐費用全都由遊客直接交給接待家庭,讓人感到安心。我選擇 2 天 1 夜的行程,住在當地的接待家庭,和體驗其文化活動,要抵達下一個旅程時,導遊都會先做文化性的介紹,並且提醒大家應該留意的事情。其中的的喀喀湖上的兩座島阿曼塔尼島與塔奇雷島將會在後面詳細介紹。

參觀的的喀喀湖的蘆葦島

參觀的的喀喀湖的蘆葦島

(五)    阿曼塔尼島(Amantani      Isla)

image046阿曼塔尼島,約 9.28 平方公里,全島人口約 4000 人,當地人使用奇楚瓦語,家家戶戶都種有主要作物小麥、馬鈴薯和藜麥,我記得 2 天的餐點都有這幾種菜色。

準備靠岸

準備靠岸

導遊和當地居民正準備分配接待家庭

導遊和當地居民正準備分配接待家庭

我們 2 天 1 夜的行程就是住在阿曼塔尼島其中一個村莊,船停在港口,團員們就圍坐在小廣場,等候分配接待家庭,接待家庭的代表很早就在港口等著大家的到來,負責分配的當地村長。好奇的問導遊與島民合作的方式,他說他會在前 1 天通知村長隔天會來的人數,因為島上收訊差,村長會特別在收訊好的地方跟他聯繫。進入島上再全權讓當地人進行行程安排,直到離開島上,而我們住宿三餐的費用,也都是親手全交到接待家庭的手上。

接待家庭女主人與他3 個小孩

接待家庭女主人與他3 個小孩

來接我們的是一個女主人,她背著孩子身手非常跤健,我們用破爛的西語跟她聊天,她有 3 個孩子,其中一個就在背上,先生在布諾工作,這裡沒有任何能夠通訊的工具,只能等到週末才能一家相聚,平常家中就只有她和孩子。莫約吃完了很晚的午餐後,導遊帶著我們往上爬到一個分岐點,一邊是往最高峰 Pachatata(大地之父),一邊是往較低的山峰 Pachamama(大地之母),兩邊都有居民祭祀的遺址,只有在特殊時節才會開放進行祭典儀式。在高地上爬山真的是很費力的事,我選擇爬較低勢的山峰,然而抵達頂點時,看到島上四圍的風景,真的很美麗。

image056

島上的美麗風景,幾乎都看得到馬鈴薯田

島上的美麗風景,幾乎都看得到馬鈴薯田

民宿主人家,用泥土做成的。

民宿主人家,用泥土做成的。

島上的小朋友都跑來跟我們這外國人聊天玩耍

島上的小朋友都跑來跟我們這外國人聊天玩耍

島民很喜歡打排球

島民很喜歡打排球

島上居民除了農作以外,另一個主要收入就是接待觀光客,幾乎每一天都會有遊客進來,大部份都來自歐美地區。晚上接待家庭集結起來準備傳統晚會,我們從接待家庭走到晚會地點,完全伸手摸不到五指,領著我們的是主人的大女兒,才只有 7 歲,她非常熟悉地勢,不時的注意我們是否有跟上。據說當初島上沒有電,政府遷了電後,島民認為費用過高,因此就不再使用電,電線桿也變成裝飾品,現在各家戶都有太陽能板,也是政府提供,因為收費較低,才得到居民的接受,非常有個性的民族。

(六)塔奇雷島(Taquile      Isla)

image061塔奇里島面積大約 5.72 平方公里,最高峰是 4050 公尺,平均居住高度為 3950 公尺,就很像在玉山上生活的民族。人口數約 2200 人,島民與阿曼塔尼島民一樣都使用奇楚瓦語。塔奇里島最有名就是編織品,整座島和其織品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人類重要口傳與無形文化資產」(Masterpieces      of      the      Oral      and      Intangible      Heritage      of      Humanity)的肯定。

碼頭一隅

碼頭一隅

中西文並列的島上公約,觀光客務必要遵守

中西文並列的島上公約,觀光客務必要遵守

 

令我感到驚奇的是一進入塔奇雷島上,在各個碼頭邊就立了一個告示牌,要求遊客必須遵守的幾項公約,吸引我目光的是上面寫著「若是要拍攝當地居民,必須經過他們的同意。」,還有「請把布諾的垃圾帶回布諾,不要留在島上。」真的是非常有概念的公告,想能做到這樣的地步,島上的居民們必定相當的團結。

島上可愛的小朋友說他正在織圍巾

島上可愛的小朋友說他正在織圍巾

賣幸運帶給觀光客是小朋友零用錢的來源

賣幸運帶給觀光客是小朋友零用錢的來源

在島上的主要廣場,有一棟 2 層樓的建築,是販賣織品的地方,島民將自己編織好的毛帽,手帶,手套,毛衣等送來,先在在登記本上記錄,負責人會將織品編號分類上架,只要織品賣出,編織者就可以得到同樣價錢的收入,類似於小合作社的概念。除此之外,走路島上不時也會看到小朋友在路邊擺設自己編織的幸運帶,1 個才賣 1 元,導遊說那是小朋友賺零用錢的方式,很特別的是塔奇里島上主要在進行編織工作與傳承的是男性,難怪我看到好多小男生在路旁編東西,十分有意思。

廣場旁的販賣織品的建築

廣場旁的販賣織品的建築

當地島民把自己的編織品拿到合作社來販售

當地島民把自己的編織品拿到合作社來販售

島上四週都可以看到的的喀喀湖美麗的天空湖水照緻,我總算瞭解她為什麼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肯定了。島上的協會也提供觀光客的文化體驗與接待行程,若不想透過旅行社的遊客,都可以直接與島上協會聯絡,是一個非常有自主權的島嶼。

島上美麗的景緻是旅遊賣點之一

島上美麗的景緻是旅遊賣點之一

對面的島是玻利維亞的領地

對面的島是玻利維亞的領地

(七)公平貿易工藝家 Florentino

Florentino 是 Manos      Amigas      S.A.推荐的工藝家,與家人居住在庫斯科不遠的 Pisac(皮薩克)鎮。

公平貿易工藝家Florentino

公平貿易工藝家Florentino

第一次到 Florentino 工藝家的工作室,原來他從小的時候就在做工藝品,養父母也開了一個工藝品店。他最近和他女婿(Derek 加拿大人)正在做另一種作品,像大陶壺,在壺上是模仿過去原住民傳統的圖案,例如有 Nasca 的圖案等等。目前還沒有買家,但 Derek 說他會找人接洽,把這個作品賣到北美去。一個陶壺大概要花 3 天,有些比較複雜的圖案要花一個月。

Florentino 與他的家人正在為我們展示其工藝品

Florentino 與他的家人正在為我們展示其工藝品

早先 Florentino 有做過小工藝品和珠飾,跟他購買的公司,有些是公平貿易組織,有些則不是,有的是秘魯在地,有的是北美的。後來他決定不再做的原因是價格一直在往下降,在利馬又有很多中國人開的工廠,大量生產秘魯原住民的工藝品和編織,造成價格下降。

Florentino 的兒子正為我們示範做陶笛

Florentino 的兒子正為我們示範做陶笛

之前他在做小工藝品和珠飾時,會遇到有些買家不太滿意他的作品,要求他可以修改顏色和花樣,修改後,也是要看買家是否願意購買,其實也蠻辛苦的。過去他雇用了在地的工作幫忙他做畫,並不是所謂的手工藝的團體或組織。他說做工藝品有時候可以賺到 2000sole(約台幣 21000 元)。      與 Florentino 聊完,才瞭解原來工藝家和其他農產品合作社不太一樣,工藝家感覺比較個人式的,而農產品組織反而可以集結起來,成為出口商,或蓋工廠。他有提到 MINKA 的合作工藝家在另外比較高一點的社區,比較偏遠。

image077一 個 有 趣 的 小 插 曲 是 我 們 和 Florentino 與他太太 Claudia 一起到高山上的老家去,見到每一戶都有一間漂亮的廁所,裡面都有閃亮亮的 馬 桶 。 Florentino 的 二 女 兒 小 Claudia 說這是政府的政策,為了要改善原住民社區的衛生習慣,她說很多人也因為這個廁所都搬回來住,但好玩的是美麗的廁所裡卻沒有水,
仍然得靠居民從其它地方把水扛回來。

Claulia 媽媽的娘家在非常高的山頭

Claulia 媽媽的娘家在非常高的山頭

與Florentino 一家合影

與Florentino 一家合影

二、回國行動

(一) 三月底開始,與 Mata‧.Taiwan 平台合作,每兩個月撰寫 2-4 篇秘魯公平貿易與原住民相關文章在網路平台上,以「排灣家庭遊秘魯」為專欄名稱。

image080

(二) 演講活動。

3 月 24 日在台東舉辦第一場秘魯公平貿易之行分享,其餘場次正接洽中。

筆者正在與大家分享秘魯的故事

筆者正在與大家分享秘魯的故事

受東台協會邀請分享秘魯行

受東台協會邀請分享秘魯行

(三)與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合作,撰寫台灣與秘魯原住民產業之參訪交流計劃。

(四)集結文章成書

預計在今年與羅永清先生合著一本秘魯、印加文化、公平貿易、原住民相關的秘魯遊記。目前羅永清先生已先發表過幾篇相關文章。

三、總結與建議

(一)組織的向心力,共同面對市場機制

參訪一些營運狀況良好的合作社或社區,內部的組織成員有相當的團結與向心力,通常被選出來的領導者是社區重要的角色,居民們對其信任有佳。我塔奇里島上看到的編織品的合作社,大家把織品交給合作社經營販售,收入也全都回饋到居民身上,我發現大家認為要進入到市場,就必須將大家的力量結合起來,才能讓外界的人看見,才有辦法與其他織品產業競爭。

image083

(二)原住民在秘魯

秘魯原住民絕大部份都居住在偏遠地區,原住民社會上仍是弱勢,即便看到部份原住民社區經營狀況良好,這是少數的情況,在大城市中,他們就居住在貧民窟,生活條件非常糟糕。走在觀光區的街道上,走幾步就會見到原住民身著傳統服飾在一旁伸手要錢,或者要求觀光客與他合拍一張,收取 1 塊錢的費用等等,看了都讓人很心疼,也希望秘魯政府未來在原住民人權上有更多正向的政策。

週日結束市集後,車子等候裝滿回家的人,準備回家

週日結束市集後,車子等候裝滿回家的人,準備回家

(四)從 MINKA 公平貿易商的倒閉看陪伴的重要

在這趟旅程中,最令人感到惋惜的是 MINKA 的倒閉,原本預計要全程參與其提供的公平貿易旅遊,據說就在去年中已經發生內部的問題,但他們都未對外公開說明。      曾經閱讀過與 MINKA 接觸過的文章,都給予正面的評價,卻意外的發生倒閉一事。在與其公平貿易商家聊天的過程中,我們都覺得可惜,卻讓我瞭解一個組織的經營實在不易,成立於 1976 年,歷經三十幾年過程的大組織,都難免有營運上的問題。這件事使我感到好奇,未來會持續追蹤他們真正關門的實質原因,以供給其他原住民公平貿易商一個借鏡與參考。

MINKA 辦公室已經許久未開

MINKA 辦公室已經許久未開

恰巧的,長期經營花東的嚴長壽先生曾在《社企力》的推介文裡提到:「我們在原住民的部落,先是觀察他們的文化特色,引進專人協助做必要的包裝,在共同的參與中讓他們找到自信,最後再廣為宣傳,建立永續經營的機制。」他更將這個方式分成三階段,第一階段「我做你看」,第二階段「我們一起做」,第三階段才是「你做我看」。若是要協助原住民合作社或組織,並必有一個長遠的陪伴計劃,而我接下來要談到的平台,也相對的重要。

(五)    成立一個專業技術的平台

除了陪伴之外,建議原民會能夠建立一個專業平台,提供各地原住民在產業及組織工作上有後續的依據,除了訓練課程外,更能夠以陪伴的方式(伙伴關係)協助部落的協會或組織,提供即時與實質的幫助。

這個想法是由 FLO 秘魯辦公室與社區產業合作社而來,當合作社發生技術或管理上無法解決的事情,就會邀請 FLO 秘魯負責人 Emilio 前來協助,任何事都可以與他討論,做到真正的協助與陪伴的角色,社區的負責人都能夠隨時打電話找到他,因此 Emilio 與社區合作社的關係非常的密切。

蘆葦島上的島民擁有自己的文化觀光解釋權

蘆葦島上的島民擁有自己的文化觀光解釋權

布諾街上正在慶祝天主教的聖女節

布諾街上正在慶祝天主教的聖女節

(六)保障原住民族的觀光權利

責任旅遊已經開始在南美洲各地推行許久,確實見到社區、遊客與旅行社良好的互動關係。而近幾年來,台灣原住民社區致力推廣部落觀光行程,建議原民會能夠推廣「世界旅遊組織憲章」裡的七項責任旅遊的原則,保障族人在進行觀光活動時,能夠有更多的尊重與自主權利。例如奇美部落在內部豐年祭期間,就對外公告不進行接待遊客,這樣的堅持才能創造經濟與文化雙贏。

(七)鼓勵原住民回鄉農作

每次回台東,在部落看到一些親朋好友們,因為在外地找不到工作或其他因素而回到家鄉。有些年輕人已經失去做狩獵與農耕的技術,在家鄉只能打零工,若是能鼓勵原住民青年回鄉農耕,可以減少人口外流與隔代教養的現在,並且透過實質的訓練,讓原住民重拾過去傳統生計方式。我在秘魯看到公平貿易工藝家從事工藝外,也傳統農作,工藝與農作、狩獵都是原住民重要的文化活動,透過協助他們找到行銷管道與技術提昇的方式,能夠讓他們留在自己的家鄉,不僅傳承了傳統文化,最重要的是能夠與家人生活在一起,在心理與生理的層面上都得到相當的自信與尊嚴。

image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