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演講海報

三月份演講海報

楔子

2018下半年起,原民中心與「南島跨領域研究計畫」合作,協辦該計畫規劃、籌辦每月一場的南島跨領域計畫演講。「南島跨領域研究計畫」規劃案由科技部人文司補助,為一群來自人類學、語言學、地理學和植物學的老師們共同發起,嘗試透過比較研究,探討不同區域的各個南島語族如何在其特殊的歷史文化脈絡下,因殖民主義、國族主義及資本主義而發展出來自己的特殊面貌;而這樣不同的社會文化,又如何建構出其獨特的歷史記憶機制。也期望透過不同領域的對話及交流,最終能建構出以台灣為主體,結合東南亞與南太平洋海域的南島文化知識史,並探討及南島語族與國家的關係。

台灣與南島語族從來就是各種複雜階序結構(包括歐美帝國主義、日本帝國主義、近年來的中國新殖民主義、各種原住民的社會形成)競爭、交會的場域,但過去我們處理台灣的歷史發展或者當代的文化現象,基本上都是從漢人移民的觀點以及現代國族的目的論的敘事結構來切入。原民中心希望透過協辦此計畫,能拉進更多領域不同的聲音,探討台灣原住民作為南島語族在這塊土地上的能動性、與世界南島與族的連結,以及在歷史及當代國族情境下的位置。

活動紀錄

講題:南島語族與樹皮布:印尼、夏威夷田野踏查

時間:2019年03月26日 14:00-17:00

地點:臺灣大學水源校區 水源階梯教室 201

講者: 張至善 |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 展示教育組

紀錄/黃立元

國立史前博物館張至善研究員的演講〈南島語族與樹皮布:印尼、夏威夷田野踏查〉是一趟輕鬆又有深度的旅程。他以跨學科的視野,依序介紹了樹皮布文化、南島語族與樹皮布的關聯、考古學相關證據、構樹研究、幾趟田野經驗,以及樹皮布在台灣的現況。樹皮布(tapa)英文稱為bark cloth,是一種非紡織布,經過拍打技術加工而成,在太平洋島嶼世界被廣泛使用,舉例來說,斐濟與薩摩亞的長裙、巴丹島的背心,都由樹皮布製成。

張研究員認為,樹皮布的研究正好是人類學(物質文化、考古學)與植物學(親緣地理學)的交集,也因此採取雙重途徑進行研究。他首先言簡意賅地回顧了南島語族的擴散研究,包括快車說、慢船說,以及TRIPLE-I 整合說。他在文獻中注意到語言學家Blust在1976年的文章提到「樹皮布現有語言上的證據,限於東部」這個「東部」會不會就是華萊士線?生物的界線,同時也是文化的界線?考古學家Bellwood也注意到樹皮布打棒(tapa beater),相較於大陸地區的紡輪,是南島文化一項重要的特質。在製作上,樹皮布採用樹皮內層製作,主要以四個屬的植物最為常見:箭毒木屬、麵包樹屬、構樹屬、榕屬。相關工具包括打棒、砧板與印模。不過考古學中的有槽石棒,真的是製作樹皮布的工具嗎?以目前的研究,從空間分布與使用痕分析來看,答案應該是肯定的。至於台灣,有四十處遺址出土樹皮布石拍,最早的證據是4500年前的南關里東遺址。

張至善研究員接著分享了他在幾個「樹皮布田野」中的甘苦談。在蘇拉威西,當地人相信拍打樹皮布時會驚動祖靈,所以都是在住家外製作,也只有節慶儀式的時候會穿。目前,這幾間工作坊都以接單生產的方式運作。在製作材料上,取樣的結果發現深色的coklat布料來自榕屬,白色的putih則來自構樹。構樹在當地是極為弱勢的樹種,唯獨出現在工作坊附近,顯示出人為栽種、攜帶的跡象。不過,除了計畫趕不上變化、嚮導的狀況,更大的難處還包括多重翻譯的問題。至於夏威夷的狀況,早在1778年庫克船長就有記錄,當地並不拓印,而是以竹片上色。夏威夷的樹皮布是何時消失的?張研究員認為,最後一張有製作樹皮布的照片可能是1886年。然而, 1970年代夏威夷文藝復興從語言開始,慢慢擴展到樹皮布,推廣者甚至前往東加、薩摩亞學習,再回來復振。如今,夏威夷樹皮布已經成為文化藝術市場的寵兒,單價極高,商品化可說是南島語族成員回應外來力量衝擊的方式。

張至善研究員總結演講,指出樹皮布是再生的傳統,在其中,博物館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博物館可說是文化的種子庫。他也介紹了史前館出版的《打樹成衣》一書,裡面仔細記錄了台灣與南島世界的案例。如今,包括阿美族都蘭部落在內的好幾個部落,也開始重新找回樹皮布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