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演講海報

三月份演講海報

楔子

2018下半年起,原民中心與「南島跨領域研究計畫」合作,協辦該計畫規劃、籌辦每月一場的南島跨領域計畫演講。「南島跨領域研究計畫」規劃案由科技部人文司補助,為一群來自人類學、語言學、地理學和植物學的老師們共同發起,嘗試透過比較研究,探討不同區域的各個南島語族如何在其特殊的歷史文化脈絡下,因殖民主義、國族主義及資本主義而發展出來自己的特殊面貌;而這樣不同的社會文化,又如何建構出其獨特的歷史記憶機制。也期望透過不同領域的對話及交流,最終能建構出以台灣為主體,結合東南亞與南太平洋海域的南島文化知識史,並探討及南島語族與國家的關係。

台灣與南島語族從來就是各種複雜階序結構(包括歐美帝國主義、日本帝國主義、近年來的中國新殖民主義、各種原住民的社會形成)競爭、交會的場域,但過去我們處理台灣的歷史發展或者當代的文化現象,基本上都是從漢人移民的觀點以及現代國族的目的論的敘事結構來切入。原民中心希望透過協辦此計畫,能拉進更多領域不同的聲音,探討台灣原住民作為南島語族在這塊土地上的能動性、與世界南島與族的連結,以及在歷史及當代國族情境下的位置。

活動紀錄

講題:構樹DNA記述的南島語族遷徙路

時間:2019年03月26日 14:00-17:00

地點:臺灣大學水源校區 水源階梯教室 201

講者: 鍾國芳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紀錄/羅苡珊

鍾國芳副研究員的演講〈構樹DNA記述的南島語族遷徙路〉從生物地理學、民族植物學、植物分類學、分子生物學等向度,探討構樹DNA對研究南島語族起源的貢獻。身為植物學家的鍾國芳老師,形容這個起初不被看好的構樹研究是一趟「植物學家的人類學之旅」;透過探討「植物在人類文明中扮演的角色」,構樹DNA研究替跨學科的知識合作提供了一個契機。

構樹(學名為Broussonetia papyrifera,俗名為paper mulberry)是雌雄異株的落葉喬木,原生於中國、台灣與中南半島,具有開花植物中最長的樹皮內皮纖維。鍾國芳老師以庫克船長第一次太平洋遠征航海日誌(1767至1771年)、1769年採集自太平洋的構樹標本為一手史料,指出在太平洋地區以根部萌蘗進行無性生殖的構樹,因為長纖維的特性而成為當地居民製造樹皮布的重要來源,樹皮布也因此成為大洋洲最具代表性的南島物質文化。

接著,鍾國芳老師援引了澳大利亞大學洪曉純老師研究南島語族起源與擴散的取徑——以歷史語言學、考古學探討「史前南島語族遷徙與擴張的起點」;並以體質人類學、人類遺傳學探討「東南亞、大洋洲人群的形成」——進而結合自身的構樹DNA研究,指出南島語族的祖先並非海上遊牧商人,而是以農業拓殖的族群。在這樣的觀點下,與人類活動共同演化的「共生物種」(commensal species)便成為了研究南島語族遷徙的重要元素;鍾國芳老師便以這樣的「共生模式」模型,提出構樹DNA作為南島語族「出台灣說」與「農業—語言擴散假說」證據的可能性:

鍾國芳老師認為,由於以構樹為原料製作的樹皮布,是許多太平洋島嶼現今甚少實踐的古老物質文化;而原生於中國、台灣與中南半島的構樹,在太平洋地區又是以根部萌蘗進行無性繁殖(且因為沒有近緣物種而失去雜交的可能),因此可以推測構樹的跨洋遷徙是人為所造就,進而證明南島語族為農業遷徙的論點。

然而要證實上述的論證過程,就必須經過長期且多點的採集與分析。在非構樹原生地採集構樹植株並不容易,許多地區現今已經不再製作樹皮布,也不再種植構樹,因此必須仰賴保存在標本館內的歷史植物標本來輔助研究的進行。透過繪製構樹葉綠體基因組ndhF-rpl32的基因單倍型(haplotype)分佈圖,鍾國芳老師的研究團隊發現太平洋島嶼的構樹基因十分單一(且皆為雌構樹),僅只有cp-17的基因型,而中國與台灣的構樹則具有相當高的基因多樣性,因此可推測此兩地是構樹的原生地,太平洋島嶼則無原生的構樹;此外,cp-17的基因型在構樹原生地區的分佈僅限於台灣,因此可以推論太平洋島嶼上的非原生構樹,是由臺灣向外跨洋擴散與遷徙,並進而得出「台灣是南島語族的原鄉」的結論;構樹DNA研究也因此成為首個以「民族植物學」支持「台灣南島原鄉論」的研究。

透過「次世代定序與基因體研究」,鍾國芳老師的研究團隊也對構樹葉綠體全基因組序列分子進行定年的工程,所得出「構樹出台灣」的年代與人類學中的「出台灣說」年代十分接近(約莫距今5400 年);而研究團隊所繪製的構樹遷徙路線,也與Peter Bellwood提出的「農業—語言遷徙假說」路線非常類似——這些都以跨學科的面向,增強了南島語族起源於台灣此一論點的可信性。

在演講最後,鍾國芳老師期許能以南島語族起源與遷徙的角度,重新思索台灣在當代身份認同上的可能。而在演講後的聽眾提問當中,地理學家洪廣冀老師聚焦在物種與人類行為共同演化的觀點,提出「因無性繁殖而降低基因多樣性的太平洋構樹,如何在這幾千年的過程中,以與人共生的方式『維持』(maintain)物種的存續?」的疑問,鍾國芳老師則回應構樹的遷徙確實並非自然條件下的物種遷徙,而大幅度地仰賴人類活動,這些太平洋構樹經過了幾千年的無性繁殖,至今甚至失去了有性生殖的能力。洪廣冀老師也以自身研究日本殖民時期泰雅族的經驗,提出「構樹物質文化與南島語族的關聯,在日本時期的史料上並沒有留下紀錄,可能是樹皮布技術在殖民前就被其他紡織技術所取代」的觀察;人類學家王梅霞老師則進一步指出「物質文化研究」是跨領域合作的合適場域,鍾國芳老師對此表示認同,並以「即便是外來種構樹在太平洋生存不易、當代也逐漸消失,但在當地依舊是儀式中十分重要的文化傳統」的觀點,為這場演講進行總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