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海報

演講海報

楔子

2018下半年起,原民中心與「南島跨領域研究計畫」合作,協辦該計畫規劃、籌辦每月一場的南島跨領域計畫演講。「南島跨領域研究計畫」規劃案由科技部人文司補助,為一群來自人類學、語言學、地理學和植物學的老師們共同發起,嘗試透過比較研究,探討不同區域的各個南島語族如何在其特殊的歷史文化脈絡下,因殖民主義、國族主義及資本主義而發展出來自己的特殊面貌;而這樣不同的社會文化,又如何建構出其獨特的歷史記憶機制。也期望透過不同領域的對話及交流,最終能建構出以台灣為主體,結合東南亞與南太平洋海域的南島文化知識史,並探討及南島語族與國家的關係。

台灣與南島語族從來就是各種複雜階序結構(包括歐美帝國主義、日本帝國主義、近年來的中國新殖民主義、各種原住民的社會形成)競爭、交會的場域,但過去我們處理台灣的歷史發展或者當代的文化現象,基本上都是從漢人移民的觀點以及現代國族的目的論的敘事結構來切入。原民中心希望透過協辦此計畫,能拉進更多領域不同的聲音,探討台灣原住民作為南島語族在這塊土地上的能動性、與世界南島與族的連結,以及在歷史及當代國族情境下的位置。

活動紀錄

講題:臺灣原住民集體遷村的社會網絡分析

時間:2019年04月25日 14:00-17:00

地點:臺灣大學文學院 文18室

講者: 葉高華|中山大學社會學系

紀錄/黃立元

中山大學社會學系葉高華教授的演講〈臺灣原住民集體遷村的社會網絡分析〉主要介紹了從原住民族委員會官方網站上,一張典型的族群分布圖談起。分布圖以傳統的九族為主要色塊,再加上廿一世紀新正名的族群。葉高華教授點出這張我們習以為常、甚至作為教科書標準答案的圖其實隱藏了很多問題。傳統九族的分布來自1930年代的調查,但這些族群的分佈早已大幅改變了。更嚴重的,是這張圖隱藏了更深層的、觀念上的誤導:族群與族群之間明確的邊界,而權力是均勻的。葉高華教授提醒聽眾這其實是非常現代的概念,在過去,權力分布是漸層的、邊界也十分具有彈性。相較於此,畫點圖或許是個比較理想的替代方法。

葉高華教授繪製出1930和2000年的分布圖,從中可以發現,中央山脈已經沒有部落了,只有利稻、霧鹿,其他部落(蕃社)早已被移住下山。然而移住政策不只是把部落從山上搬到山腳,還包括把很多族的分佈都翻天覆地。揆諸歷史,大規模遷村的導火線是1930年震驚殖民政府的霧社事件,隔年的理蕃政策大綱,便把集團移住列為施政重點。為何遷村?經濟考量、管理考量、促進教化、節約經費、增進森林價值都是殖民官員高舉的利益。1919年雖然就已經開始試辦小規模遷村,但1930年代才真正開始劇烈的變化。1930年代以前是個地方主導,積極的地方包括南澳地區,很早就開始做抽離原居地的移住,第二個地方則是大漢溪的上游,復興鄉、尖石鄉、鎮西堡,與1920年代的饑荒與衝突有關。若比較1930年與1942年(最後一年的統計),可以發現利霧溪上游的太魯閣被淨空了,甚至遷往到玉里附近;南投縣信義鄉的部落,被搬到陳有蘭溪與濁水溪沿線、原本鄒族的地盤。葉高華教授認為這段時間主要對付泛泰雅與布農族,可能的原因是中北部山區的林業資源,以及這兩大族群反抗情形較為嚴重。到了1940年代,統治者將目標轉往排灣與魯凱,原本計畫期程是1944-1948年,但只完成第一個年度。1951年《台灣省山地施政要點》發布,國民政府接手了遷村計畫。在南台灣,2009年莫拉克後又有一批顯著的移動。

更重要的是,遷村不只是換位子,還擾動了社會關係。根據排灣族安朔部落葉神保的描述,遷村將淵源不同的部落合併在一起,影響社區和諧發展。舉例來說,莫拉克災後許多部落裂解為留守原部落,以及入住永久屋者,1930-40年代的疏離想必更為可觀。殖民者在集團移住前,需要知道社與社的親疏遠近。《蕃地開發調查》應運而生,其中第五編蕃社概況便記載了「與他社之關係」。葉高華教授從流水帳式的歷史紀錄中,看出了這其實就是社會網絡資料的格式。群體間的橋樑是關鍵,殖民政府是否有「拆橋」?哪些遷移,對哪些社會關係造成比較多擾動?布農族是第一個被開刀的族群,到了1942年,郡大溪與內本鹿都被清空,大分這幾個部落就是橋樑。從這個角度來看排灣與魯凱,可以發現北排灣、中排灣與南排灣是地理區,而不是社群。三種擾動類型可以被歸納出來:分割部落、分離關係親密的部落、合併不同社群甚至敵對的部落。葉高華教授總結演講,指出社會網絡分析的研究,將會有實務應用上的價值,可以帶領我們釐清現今傳統領域討論中,被集團移住搞亂的原居地重疊問題。

延伸閱讀
  • 葉高華,2017,〈從山地到山腳:排灣族與魯凱族的社會網絡與集體遷村〉。《臺灣史研究》24(1):125-170。
  • 葉高華,2016,〈分而治之:1931-1945年布農族與泛泰雅族群的社會網絡與集團移住〉。《臺灣史研究》23(4):123-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