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日期:109年5月23日
活動地點:台大第二學生活動中心3樓教室
紀錄者:鄭宜潔

活動簡介:

「傳統領域」近年來因為原住民族部落範圍與原住民族基本法踐行單元的銜結,成為原住民族權利法制化的必要前提;同時也因為劃設辦法中排除私有地的條款觸發了原民團體在凱道的長期社會運動,而成為臺灣社會注目的「良心」問題。但回歸實務面,傳統領域劃設的基礎工作,例如:何謂「OPEN GIS」?何謂社區參與式製圖?如何開啟自主的調查工作?又或者是劃設實務上的技術工具有哪些?如何操作?等等都是許多關心傳統領域議題的青年工作者非常需要的培力工作,因此在本次的工作坊將邀集具有相關劃設或自主調查經驗的團隊進行分享,以及實務上操作的實作練習。

此次課程原民與原資中心共規劃了五個主題的演講,從參與式地圖、Google earth 、GPS tracking app等工具的基本操作開始,為聽者解答這些工具何時用、在哪裡用、以及該如何用。描繪出一個對記錄工具的基本框架後,在課程上下午分別安排了實作經驗分享主題。上午主題為分享紀錄工具在考古學上──舊社家屋的運用經驗。該考古團隊著重以平板儀進行家屋測繪,勾勒出聚落的空間配置推敲其意義,同時留意可能的地表遺存進行紀錄。下午則是部落地圖立體模型製作,以麻比浩部落為示範,由QGIS出圖開始,演示模型的製作,為同學講解全套的流程。

活動紀錄:

於上午課程中,中心安排了一堂考古學如何運用在舊社調查的課程。講者說明目前團隊工作著重於以平板儀進行家屋測繪,勾勒出聚落的空間配置推敲其意義,同時留意可能的地表遺存進行紀錄。地景是發生實踐的地方(如居住、飲食、日常行為、社會慣習、自我認同的建立等)。每一個社會行動都是在某一個特定的空間中進行,同時也會在這個空間中被感知。另一方面,不同的地方也會因為人們的感知、意識和行為實踐,而呈現出各種不同的樣貌。這些地方之間也會彼此連結,再構築出更多地景。以地景作為中介,進一步去研究社會認同、社會記憶,去了解為什麼這群人之所以為我們看到的樣子,便是地景考古學的研究所在。

下午部落地圖課程主題前半部分講解了參與式地圖的意義與重要性。所謂地圖,並不只是一個告訴你身處何方的工具,還包含著該地區住民的生活點滴與歷史,地圖上的每個變化對他們來說或許都有不同的特殊意義,若是製圖者什麼都不知道,便自顧自地繪製地圖,這樣的紀錄,是否也是一種權力不平等下的產物呢?而參與式地圖便是為此而存在,當製圖者參與到該地區,並與住民接觸後,藉由紀錄住民的知識,製圖者才有可能適當地產出地圖。在此過程,與其說是製圖者,倒不如說是紀錄者,將住民們的詮釋轉換為地圖呈現出來。在此過程中,也是對於參與式地圖目的的實踐「使得生活在被繪製的地區的人,有權力進行自我詮釋,以及主張其對資源的權利」 (Peluso 1995)」。

而從參與者的角度來說,以身體作為連結的平台,將記憶敘事疊合歷史地景,並透過感官經驗,將這些記憶碎片重組並具象化;同時,也在參與的當下創造了許多共同記憶,儘管不同參與者會各自產生不同的收穫,但這些記憶卻也能夠成為彼此共融的經驗,整體強化了對於自身族群原住性(indigeneity)的認同(謝博剛 2020)。

除此之外,在製圖實作課程中,也讓同學了解到製作地圖─—「回家」──的困難,和與他人合作的必要,雖然能做的、會做的不同,但同學們皆互助著朝目的前行,正如謝博剛講者的演講標題一般「我們都在嘗試用各種不同的路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