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日期:109年9月10~13日
活動地點: 臺東縣新武呂溪流域的布農族舊社Mamahav
紀錄者:鄭宜潔

活動簡介:

在殖民治理之下,空間經歷可視化、均質化、權力化建構,而舊社踏查、部落遷移史紀錄、部落地圖製作、生態知識學習與實踐,則能經由身體感的開放「共融」經驗,刺激多元感知的開展,重新論述不同空間的豐富關係和多義性,並藉此探索不同力量的溝通過程、族群邊界的重新界定,以及當地人主觀經驗和政治經濟秩序之間的辯證。

此次規劃的舊社踏查位於臺東縣新武呂溪流域的布農族舊社Mamahav,既為「參與而劃設:傳統領域空間技術工作坊」的延伸,透過最重要,也是最真實的參與式經驗,與祖先曾居住於此的歷史事實發生共融。另一方面也結合「青年返鄉與地方創生」的年度主軸,期望藉由與部落青年面對面交流,以都市原住民為主的在校學員能認識並理解當代部落生活,同時建立、加強社群連結。

活動紀錄:

此次舊社踏查課程,可分為兩部分,一為第一天上山前的海端文化館參訪、傳統領域介紹、和晚間與族人們的交流;二為正式登山後的種種一切。

首日課程著重在布農族和海端鄉當地知識的建構,尤其是後者由謝博剛講者帶來的演講,從日治時期開始的過往,逐一地為我們梳理當地「空間」(尤其是行政區域)概念的形成,殖民力量、國家治理力量、甚至是資本力量進駐其中並拉扯的階段,以及權力關係的變化。

講者也另外提到他本身的研究最主要的思考:「尋根」對於當代原住民族的意義為何?在隨著Isnangkuan 家族重返舊部落進行尋根,並持續籌劃該地區傳統家屋的踏查的行動後。發現過程中記憶敘事(narratives of the past)疊合於歷史地景(家屋、廢棄田園)的圖象,「身體」則是連結各種符碼的平台,藉由感官經驗(例如:涼風、乾渴、徐行、痠痛…等)具體化並重組過去的記憶碎片。另一方面也在山徑之旅的當下創造出當代的共同記憶,不同的行動者在同一場域裡有其個別收穫,但也建立了彼此共融的經驗,整體強化了對於自身族群原住性(indigeneity)的認同,釐清在紛亂的後現代臺灣社會作為原住民個人與原住民族集體的位置,並進而產生後續的行動(謝博剛 2020)。

晚間則是與一同上山,擔任揹工、講師、或是領隊的族人互相交流熟悉,期間甚至幾位學員都被取了布農族名。這樣的取名過程就像是一段儀式一般,有了族名的學員,就像是被正式地納入了布農群體一樣,和布農人一起行動、一起遵守登山的禁忌、一起接受布農祖靈的祝福。

第二日便正式登山踏查,路徑主要是循著過去布農族人遷徙的腳步,沿著他們的足跡,往回追尋從前的「家」。儘管已做好萬分準備,但領隊仍教導眾人:「不管再怎麼完善,一定都會有突發狀況,屆時切不可慌張」。果不其然,光是駕車前往入口的途中,就遇到原定路程臨時不開放、路旁樹枝打破擋風玻璃等情況。好不容易進入山區,更遇到大雨、蜜蜂螫咬的突發狀況,幸好隨隊人員皆經驗豐富,一邊處理這些困難,一邊教導學生該如何應對。

隨著狀況平息,課程也逐漸按照規劃展開。領隊與揹工開始為我們講解沿路植物種類、特性、能否食用、以及登山時布農族的習俗、習慣、與禁忌;布農族人遷徙詳細路徑,詳細描繪了遷徙前、中、後、各個時期布農傳統領域氏族間的關係;甚至在抵達舊社家屋時,領隊還帶領學生們進行祭祀,為學生介紹祭祀的由來、目的等知識。除了文化知識外,本中心也安排了考古知識方面的課程,主題為舊社考古,講師解釋:「當我們在討論布農族舊聚落的時候,要描述與觀察的不僅只是眼前的石造住屋而已。在整個復返過程中的路徑、自然環境、聚落(耕地、家屋、紀念祭儀用地、禁忌的地)、路徑、資源、動物棲息地。甚至是人身處在其中的感官,都可能是建構出布農族傳統地景的元素」。並分享了舊社的GIS定位、平板測繪、在空間分析上如何解讀、考古學上又如何解讀、兩者是否會有衝突矛盾之處、該怎麼思考等等。講師豐富的經驗搭配生動有趣的講解,讓在場不只是學生,連族人們也聽得津津有味。

經由這次的「共融」經驗,以及和族人們的交流。可以了解布農族人對於萬物的理解過程、如何詮釋舊社和家屋,又會如何透過實踐來界定「家」,而這樣的實踐方式是否有所變化等等;除此之外,也能看到不同族群在不同時空下會如何詮釋空間的多義性,更可以藉此追溯不同力量──殖民、國家治理、資本主義、文化主體性等能量相互協商或衝突的過程。

儘管這次參與的學員都不是海端鄉當地人,也不全然都是原住民,但透過第一日課程的講座,使同學們能在腦中建構出各自對於當地的記憶敘事,再透過身體這項媒介,從踏查之行中一點一滴地蒐集感官經驗,重組出自身對於過去的理解。並且,跟他人互動之際也同時在創建出團體的共同記憶。或許在當下的那個瞬間已無人有原漢之分,而是以同一個群體為前提,創造出了屬於他們自己的認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