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日期:109年9月25~26日
活動地點:南投中原部落
紀錄者:鄭宜潔

活動簡介

對於賽德克而言,編織不僅具有實用和美學意涵,同時也是織者們實踐信仰、文化價值和社會關係的一種場域;尤其還能從織布的製作方式、形制、材質、配件等等線索去追溯過往,看見族群互動的種種軌跡(王梅霞、伊婉.貝林 2019)。

2015年10月16日人類學博物館和賽德克部落共同策展「走過GAYA 看見彩虹橋—賽德克族」,透過此次合作,兩方建立了對話與共識。在王梅霞主任和中原部落織女、老師們開會討論後,認為可開設一個不只是織布,而是設計一個「從無到有」的課程,從苧麻抽絲開始,一步一步往成線、染色、編織的階段前進。讓學員從頭開始「參與」賽德克族的重要場域。

第一次課程──苧麻抽絲,因材料有限,在評估苧麻收成量後,老師認為約莫可供4-6為學員體驗。因此規劃了兩天課程,安排刮麻工具製作、苧麻採收、刮麻等教學實作。教學方面則是邀請到了Habo(羅美妹)、林喜美、高雪珠三位傳藝師指導。

活動紀錄

三個階段的課程高、林兩位老師希望學生們都能夠與Habo老師近距離互動、學習,因此安排在最初的教學階段讓Habo老師示範,接下來再由高、林兩位老師再次示範及講解、翻譯Habo老師的話。

1.刮麻工具製作 :
刮麻工具通常以竹子製成,完成品形似前端削尖、兩側內凹的尖狀物。

  • 首先,Habo老師告訴我們竹子應該要挑選細長、且較成熟(老)的竹子,如此在刮麻時,才會比較好握及鋒利。
  • 接著在選擇削修哪一端時,則說要以「節長」最長的那端為主,並且以縱向上有節(竹皮凹陷處)的部分為主軸,將兩側削除。
  • 削出尖端後,會縱向地從中剖開至竹節處,接著會纏上一段繩索,目的是避免之後的動作讓竹子裂開。綁好後會在剖開處插入一小段竹片並直立,使竹子前端被撐開,以利後面的修整步驟。
  • 接下來便會開始進行最主要的修整,在這個步驟中,會將剖開部分的竹邊削薄,從竹子尖端縱向看,削整的地方會像是刀刃一般。
    這是刮麻工具最重要的部分,因為刮麻時,便是依靠此部位將麻「割除」,且要注意的地方就是修整時不能割到竹皮(綠色部分),否則當他夾起時,會無法密合,使刮麻作業不順。

        在這個過程中Habo老師的示範相當流暢,讓人誤以為這是一件簡單的工作,殊不知當學生們拿起番刀修整時就開始叫苦連天,紛紛喊道「怎麼這麼難削」、「會不會削到自己」等等。這才驚覺剛剛老師的示範是多麼的驚人與珍貴,尤其Habo老師已高齡80多歲,仍能如此精準、有力地修整工具,不禁令人更敬佩其豐富經驗。

2.苧麻採收:

相較於前面的工具製作,苧麻採收就顯得簡單許多,只需要砍下苧麻即可。不過要注意的是,砍割苧麻時從越接近根部的地方砍越好,這樣才能取得最大長度的苧麻莖。另外在整理、搬運時得注意不可以凹折到苧麻才行。

3.刮麻:此工作的步驟相當簡單,但卻不容易做好,大致上可分成兩步驟

  • 折凹苧麻,使折凹處的苧麻皮和莖肉分離,在從此處為起點,將手指伸進分離處並下滑剝離兩者。此步驟需要的是莖皮,所以不需要的莖肉便可丟棄。
  • 接著將莖皮從靠近手握處嵌入刮麻工具後往後抽,此時需巧妙地將刮麻工具調整至剛好的角度,才能讓被抽離的苧麻皮最上層的部分被工具內側的鋒利處刮下。

此過程的原理相當簡單,就只是將皮放入上下接近密合的工具中,讓皮因為厚度較厚,在向後抽離時,多餘的部分會被刮除,只留下可以通過縫隙的纖維,而這個纖維便是我們主要取下的部分,也是可以用來編織的初步材料,日後需再捻線,才能成為線材。

雖然過去只有女性能接觸織布,而刮麻工具只有男性可以做,但隨著時代變遷,這些技藝已不多人學習,專精者也逐漸減少。儘管也有一些族人認為兩性各自能做的工作,異性還是不要隨便嘗試為佳;不過也有另一種觀點認為這些技藝已逐漸失傳,若再不傳承,終將消失,因此若是異性來學習也無妨。而這次邀請到的三位講師正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對學員們傾囊相授。面對著時代變化,過去習慣的場域,實踐GAYA的過程與方式可能也會因此產生變化,是否仍能在織布時,與自身內心對話,以面對、調整當代社會的紛擾不安?若是織者為男性,其內容與意涵是否又會和女性有所差異?這些疑問,或許在為學生設計課程,使其體驗傳統技藝的同時,也是值得觀察研究和學習的地方。